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画商Ⅱ:决天下

编号:
wx11202377
销售价:
¥19.20
(市场价: ¥24.00)
赠送积分:
19
数量:
   
商品介绍

靠前首部画商成长励志史,全程揭示中国式商道的很终奥义。
潜规则,中国商业界的真实游戏!商圈如海,习水性者生;职场如局,明内幕者存!
企业经理人推荐阅读之博弈哲学,再现“不抛弃,不放弃”的奋斗精神!

商场是人生的缩影,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人生如棋,商场亦如棋。
不谋一域者,不足谋全局,行棋无悔间,彰显很好高手优选对弈之风采。
当秦云瀚率领靠前财团凭着强大的攻势杀进中国画商界时,天海画廊不惜一切代价顽强抵抗。
得何欢者得天下!秦云瀚、周博,谁能将何欢纳为旗下?
就在这时,一个实力惊人的台湾地区集团虎视眈眈,试图一统中国画商界。
三足鼎立,秦云瀚、周博、何欢继续明争暗斗,还是携手击退共同的敌人?
这里没有爱与恨,只有成与败。
决天下,生死的艺术,有人进了天堂,有人下了地狱。

作者简介

聂昱冰,笔名黑暗中的鲨鱼,现居河北,2006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创作有多部超人气作品。 长篇处女作《穿越霸王花》荣获新浪VIP小说总优选。首部长篇商战小说《画商》一经网络连载即刻好评如潮,赢得数千万点击。现创作长篇职场小说《白骨精养成记:我在职场的日子》。

章 质本洁来还洁去
第二章 天生的商人
第三章 数天下英雄
第四章 敦煌画院
第五章 风云再起
第六章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第七章 烽火台
第八章 一线生机
第九章 决天下

    

靠前章 质本洁来还洁去
    [1]
    初八一大早,何欢就忙碌了起来:洗脸、做头发、化妆,忙得不亦乐乎,很后竟然又换上了参加聚会时穿的那身黑衣服。萧雪飞很好不解:“你去辞职还需要穿得这么隆重吗?”
    “辞职?”何欢愣了一下,才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频频点头:“对,我今天还得去辞职,我都忘了。”
    “你忘了?你又不想辞职了?”萧雪飞大惊失色。
    “我当然辞职,我是忘了我今天还得去通知一下博物馆我辞职的事。
    萧雪飞无语望苍天,她越来越感觉到眼前这个表姐实在是个人物:“您是真够嚣张的,辞职都忘了通知原单位。”
    何欢笑了:“主要是我一直都没把博物馆当成过我的单位吧。”
    “那你这么打扮,是为了去联系下一个工作?”萧雪飞试探着问。
    “不是,对方同不同意我的要求,跟我穿什么没任何关系。”
    “哎呀,表姐,你快告诉我吧,我好奇死了。你到底为什么打扮成这样啊?”
    何欢已经开始戴项链了:“其实真的没什么,就是有一个人,一直都很好关心我、爱护我,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所以我想好好打扮一下,给他一个惊喜。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决定做一个懂得感恩,懂得回报的人。而对他优选的回报,就是让他看见我的形象不再灰暗。”
    萧雪飞的眼睛中闪动着惊喜的光芒:“表姐,你说的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很好吗?”
    “很好很好很好,成熟、睿智、充满魅力。”
    “用你的话说,他和你是同类吗?”萧雪飞小心地问,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紧张,她的声音竟然有些微微发颤。
    “应该说,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他的同类。”何欢对着镜子作很后的审视。
    “天啊,表姐,你怎么不早说啊!上帝啊,我爱死你了!”萧雪飞跳起来一把抱住了何欢的脖子。
    “哎哎,我的衣服。”何欢向外推着萧雪飞,“我不早说什么?上帝干什么了,你就爱死他了?”
    “谁爱上帝了,我是爱你。”萧雪飞还想拥抱何欢。
    “你们学外语的都这么热情吗?”何欢赶紧躲开。
    萧雪飞没顾得上回答何欢的问话,她像旋风一样满屋子飞着,换衣服、拿皮包。
    “等我一下,我送你去。”
    “你送我去哪儿啊?”
    “你要去哪儿,我就送你去哪儿。今天我就给你当专职司机。”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快走吧,反正你这身衣服也没法坐公交车。”
    何欢想想也是,也就不再推辞了:“好吧,你送我去,中午我请你吃饭。”
    “不用,中午我请你。只要你结婚的时候,让我当伴娘就行了。”
    “结婚?”何欢不解,这是从何说起。
    “好了好了,别解释了,我知道你要说你暂时还不会结婚,反正不管你什么时候结婚,记得让我当伴娘就行了。”萧雪飞太快乐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真心喜欢上了何欢了,所以她很怕何欢会爱上宋振峰。因为宋振峰是肯定会成为她萧雪飞的丈夫的,而萧雪飞又保证不能和一个爱着自己丈夫的女人成为朋友。现在好了,何欢另有意中人,而且看何欢的意思,还对那个男人一往情深。这样,她跟何欢就能一直做朋友了。
    车驶进了博物馆的停车场,萧雪飞靠前眼就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豪华宝马,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动作好快啊,不过他来博物馆干什么呢?他要来这里应该先和我联系啊。
    何欢的目光跟随着萧雪飞的眼神,也看见了这辆宝马:“近期新款的宝马,的确漂亮。”她以为萧雪飞也在欣赏这辆车。
    “表姐,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萧雪飞试探着问。
    “不知道,我平时不来停车场。应该是外来的吧,这不是京照吗?”何欢显然对这辆车不感兴趣,“我去辞职了,你回去吧。”
    “不,我在这等你会儿,反正我也没别的事。”现在看见了这辆宝马,萧雪飞更不肯走了,她把奥拓缓缓倒进了宝马车旁边的车位里。
    何欢刚朝前走了两步,背后就传来了萧雪飞的声音:“表姐。”
    何欢回头一看,萧雪飞正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看自己,脸上是一副很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
    “我觉得你穿成这样,跟周围的人反差太大,很不协调。”萧雪飞用下颏指了一下博物馆的大门,那里正涌动着上班的人流。
    何欢看看他们,又看了看自己,也笑了:“是不太协调,不过无所谓,他们跟我没什么关系。”何欢说完,轻松地转过身,朝办公楼扬长而去。
    何欢融进了上班的人流里,其实不能说是融进,因为她根本就融不进去,何欢在这群人中显得突出而突兀。人们也都纷纷侧目,猜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来历。
    赵毅的办公室里,孙青正在情绪高涨地向他汇报着什么。
    敲门声响起,赵毅还没有说话,孙青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她不希望这个时候被人打搅。
    “进来!”孙青尖声喊道,声音中充满了强做出来的威严和莫名的愤怒。
    何欢推门走了进来。看着何欢,赵毅和孙青都本能地站了起来,态度恭敬,孙青甚至向后退了两步,把座位给何欢让了出来。何欢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本来就很习惯这种恭敬。
    何欢觉得屋里太热了,就把皮包放在茶几上,脱下了大衣,然后自然地整理一下披肩,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接着,她朝着孙青轻轻地一挥手:“你先出去一下,我说点事。”
    孙青像被催眠了一样,应声朝门口走去,直到她的手已经碰到门把手了,才清醒了过来。
    “我凭什么出去?”孙青的声音尖锐而狂躁,就像是一个没有修养的家庭妇女在向婆婆发出挑战,每一个有经验的人都能听出来,接下来孙青就准备像泼妇那样破口大骂了。
    何欢连头都没有回:“没关系,如果你不出去,我就出去,等你什么时候想出去了,我再进来。”何欢的声音悠然清越,虽然字字平和,却隐隐带着风雷之音。
    孙青刚刚积攒起来的气焰,一下子又被打下去了,她不明白自己在怕什么,可她就是不敢再跟何欢较劲。孙青求助地望向赵毅,可赵毅根本没看她,事实上,从何欢进来以后,赵毅就一直在盯着何欢看。
    孙青无奈,走出了办公室,边走边恨恨地想:不要脸的妖精、狐狸精,穿成这样出来勾引男人,哼,没准趁这几天放假,早就上了馆长的床。孙青恨不得一步走到有人的地方去,把这个谣言告诉所有的人。
    孙青走了,何欢开始面对赵毅:“赵馆长,今天我来主要是想跟您说一件事情。”
    何欢顿了一下,给了赵毅一个集中精力的时间,然后接着说:“一直以来,您都很好照顾我,我很感激。而我因为个人原因,也确实给您给单位添了不少麻烦,为此,我感到挺抱歉的。”这段话何欢说得很熟,以前员工向她提交辞呈的时候都这么说。
    赵毅显然理解错了何欢的意思:一身盛装,在第上班的靠前时间,就来到他的办公室,说这些感激,感到抱歉的话,看来何欢真的屈服了。
    何欢接着往下说:“从今天起,我就正式辞职了。”
    “你说什么?”赵毅惊叫了出来。
    何欢不明白赵毅为什么会这么吃惊:“我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您,我决定辞职了。”
    赵毅稳定了一下心神,他听明白了,但是他对“辞职”这个词很陌生,他打算先把事情弄明白:“你是说你要调工作?”何欢一下子想不出辞职和调工作的区别,就点了点头。
    “那你想调到什么单位?”这是赵毅现在很关心的,因为人们总是会敏感于别人是否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我还没想好去什么单位,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何欢说的是实话。
    但赵毅显然没听明白:“你身体还没好吗?”
    “不,我的病已经好了。”
    “这么说,你是因为孙青那件事,不敢再上班了?”
    “不是,真的没有那么复杂,只是我觉得博物馆的工作不适合我,所以才想辞职。”
    “你确实没有找到接收单位?”
    “没有。”
    “那你的档案放到哪里?调令怎么开?”
    何欢也糊涂了,辞职要这么复杂吗?以前别人跟她提出辞职的时候,挺简单的啊。她困惑地看着赵毅。赵毅决定再换一个角度:“你辞职的事跟你的家人商量过了吗?”
    何欢不解:“没有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赵毅被有效地打败了,他实在适应不了何欢的思维方式。他觉得愤怒,因为他长期以来一直奉若神明的东西,在何欢看来竟然是那么地不值一提。他想用刻薄的、粗鲁的指责来维护住自己摇摇欲坠的和尊严,可是,在今天,在何欢的面前,他再也说不出面对金羚时说的那番话了。
    尽管如此,赵毅还是觉得,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在职工的工作态度如此不端正的时候,他必须得说点什么,才能符合自己的身份:“何欢,我知道你的父亲是何达教授,所以你的生活条件肯定不错,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地考虑一下,因为工作对一个人是很好重要的。”本来赵毅还想说“一个女人很重要的是保持住自我。只有有属于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事业,才会得到社会的尊重,男人的尊重”。可是,这些天天被人挂在嘴边上的浅显道理,赵毅现在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清醒而无奈地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何欢,即使没有工作,也会得到社会和男人的尊重——因为她的自身条件。
    何欢微微一笑:“赵馆长,谢谢您。我知道您说这些,接近是为我着想,而且您说得也很好有道理。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个女人只有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才会拥有和男人一样的社会地位,否则男女平等永远都只是一句空谈。’但是我觉得,这里的‘事业’,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份工作或者一份收入,它所指的应该是一个女人的独立和个性。其实,不管女人是在干属于自己的事业,还是在挣钱,是在相夫教子,还是在做全职主妇,这都只是一种外在的形式,而真正重要的是女人在心理上认为自己是独立的,是一个有尊严的个体。只要女人永远保持住自己的独立和尊严,并且永远积极地捍卫住这份独立和尊严,就能得到社会和男人的尊重。”
    赵毅无语了,面对着一个如此清醒如此透彻的女人,他还能说什么呢。
    [2]
    何欢步履轻盈地来到停车场,萧雪飞正坐在车里听音乐,看见何欢来了,忙问:“辞完职了?顺利吗?”
    “很顺利。”何欢点头,“现在我要去看望一位朋友,时间就没准了,你不用等我了。”
    “用我送你去吗?”
    “不用,就在后面那个院子。这儿以前其实是一个大院,去年才垒了一堵墙,分隔成了两个院子。”
    “你要去见谁啊,是那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吗?”
    “对,就是他。”
    萧雪飞双眼发光:“你去吧,我不等你了,省得你着急出来。多待会儿啊。”
    何欢没有听出萧雪飞话中的调侃之意,应声离去,边走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张所长的号码。
    ……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ISBN 9787229006785
条码 9787229006785
编者 聂昱冰 著
译者 --
出版年月 2009-06-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页数 262
字数
版次 1
印次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