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惊天大案曝贪魂

编号:
wx11240295
销售价:
¥22.68
(市场价: ¥28.00)
赠送积分:
23
数量:
   
商品介绍

对“潜规则”说“不”
反腐败斗争很后也是不错大的一个堡垒,恐怕就是“潜规则”。这场反腐败的“源头”之战,必然深刻触动所有奉行“密经”的贪官以及某些在“潜规则”中活得“风调雨顺”的既得利益者的特殊利益,而且必然引发党内政治体制以及党内外政治互动机制在某种程度上的重构。
    敲响反腐警钟,杜绝“贪魂”附身,今年1至6月,全国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犯罪大赛12888件,县处级以上干部要案涉案人数1527人。

2002年5月底,一个闷热得“仿佛咳嗽声都能将空气点着”的下午,200余名官员神色凝重,鱼贯进入安徽省阜阳市委会议大厅里。……这些官员都是阜阳市的市级领导和各部门的负责人,以及下辖各县市的头头脑脑,他们是应中纪委、安徽省纪委相关负责人召集,前来观看一部令很多人心情沉重的资料片。
    资料片开播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看起来状态不太好”的男人,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把头扭向一边;镜头切换之后,这个50多岁的男人开始蒙脸,哭泣起来;镜头再换,此人“扑通”一声“趴”在地上——观看资料片的官员们感觉到他是想跪下去,却好像身体不适,跪不下去,便以头叩地,颤抖着声音说:“我愿意认罪,我愿意认罪,请求组织饶我一命……”喊饶命的“男主角”是大家熟悉的阜阳市委前任书记、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他正在中纪委办案人员面前作检查。

陈维伟,现任中央工委紫光阁杂志社总编辑,曾任人民日报靠前政治部副主任。分获哲学学士、法学硕士学位,被评为不错编辑技术职称。 在人民日报工作期间,曾参与数百次党和国家重大活动的报道,包括党的代表大会、中央全会、全国“”等;先后参与“长城公司非法集资案”系列通讯、孔繁森同志优选事迹策划报道等重大题材的新闻宣传工作;曾任中央宣传部新闻协调组副组长。历任全国青联委员、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央青联常委、中国法学会理事。 著有《跨世纪的较量——一位党报记者笔下的反腐倡廉风云》、《信仰的选择》、《心灵的和谐》等书。

序言
贪财经
以权谋私利互换讲交易
拉帮求共荣抱团好营私
官帽可买卖重财不重才
身边傍大款致富有捷径
上司贪在前下属学样板
一人戴桂冠鸡犬也升天
猎色经
权贵福自来美女也投怀
风流桃花运尽显是身份
明知有陷阱偏在淫道行
官场来周旋女子胜于男
只图今朝乐哪管法与德
一朝权在手看中谁是谁
弄权经
一切均我赐唯吾乃独尊
风光不靠才全仗有后台
顺我康庄道逆我倒霉桥
官大压过法容己不容他
不喜人规劝讳疾又忌医
举报别碰我虎腚摸不得
造假经
权力未到手贪心深处藏
当面露道貌暗下显魔心
实话常碰壁谎言总通行
虚张造声势全为谋升迁
制度墙上挂对策心中留
假戏需真唱至死不吐实
后记

    

贪财经

    以权谋私利  互换讲交易

    【案例1】

    主要涉案人:李嘉廷——云南省原省长,因受贿罪被判死缓。

    案例主题词:以权谋私

    官场“密经”:“当官要有‘投资’价值观。权,是可以拿来换钱的,不懂得这一点,你不如退出官场。”

    从云南走出去上大学,再返回云南当省长,又在云南坠入了深渊——这就是李嘉廷的人生轨迹。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指控,李嘉廷单独或伙同其子李勃收受他人贿赂的犯罪事实,均发生在1994年初到2000年7月他担任云南省领导期间。而有心人对李嘉廷的犯罪事实进行了一番分析,得出一个结论,李嘉廷为他人所办的事中,绝大多数都属于利用其直接分管范围的职权,从这个角度不难看出,李嘉廷是一个有“投资”价值的交易工具。

    1994年9月,李嘉廷出访美国。云南省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葛建辉给在美国定居的弟弟葛景辉打电话,让他好好接待李嘉廷,为自己的发展做铺垫。葛景辉到李嘉廷在华盛顿居住的酒店去探望,送给李嘉廷2000美元。此后,葛建辉陪同李嘉廷到北京长富宫酒店看望回国的葛景辉,葛景辉又送给李嘉廷1万美元。1998年2月,经李嘉廷提议,葛建辉调任云南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

    昆明建华企业集团董事长舒建与李嘉廷的关系是又一例证。1995年元月的晚上,舒建为了以后得到李嘉廷的关照,在李嘉廷家里送给他1万美元。1995年2月,舒建随李嘉廷到泰国参加投资洽谈会,在曼谷又送给李嘉廷5000美元。同年6、7月间,舒建三次找李嘉廷请求帮助建华集团贷款。李嘉廷则利用与省人民银行负责人到酒楼吃饭的机会,特意说:“小舒的企业流动资金不够,给协调协调。”有李嘉廷的关照,建华集团于是从交行昆明分行贷款2500万元,从昆明城市信用联社贷款2000万元。作为回报,1996年春节与1999年春节前,舒建分两次送给李嘉廷2万美元。

    也就在1996年春节前,昆明伟事达公司总经理王伟带着5万元人民币到李嘉廷家,当着李嘉廷的面交给其爱人王骁。同年5月,伟事达公司投资参与昆明柏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昆明市政基础设施综合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金碧路拓宽改造拆迁安置工程。工程完工后,因柏联公司未付土地金,金碧路拆迁指挥部拒绝支付建房款。经李嘉廷出面,金碧路拆迁指挥部支付柏联公司建房款共计人民币4000万元,王伟从中分得650万元。为感谢李嘉廷,王伟又于1999年春节前到李家送给其人民币10万元、美元1万元。

    1996年初,李嘉廷出面协调变更药品经营企业合格证,请他出面的是云南人和实业集团公司总裁和丽伟。人和集团公司所属人和药业有限公司参与云南省卫生发展总公司资产重组,省卫生发展总公司在申请办理变更药品经营企业合格证时,未获有关部门批准。李嘉廷协调解决后,和丽伟在云南省驻北京办事处送给李嘉廷6万元人民币。

    中纪委公布的李嘉廷的主要违纪事实中,靠前条是收受邹某某等9人贿赂,共折合人民币119万元。这个邹某某便是昆明佳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邹丽佳。2000年7月,李嘉廷出访返经香港,邹丽佳送给李嘉廷5000美元、3万港币。此前的1996年红塔集团有意购买邹丽佳名下的佳华广场B座,后双方发生了矛盾,李嘉廷从中协调得以解决。接下来在1998年,李嘉廷帮助其将佳华广场列入昆明世博会配套工程,并协调佳达公司与美国沃尔玛中国公司、云南共和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作成立昆明沃尔玛管理服务公司。此年冬,邹丽佳到李嘉廷家中,当着李嘉廷的面送给其爱人王骁人民币10万元。案发后,李嘉廷很终因受贿罪被判死缓。

    按语

    权力是谁给的?是人民。掌握人民赋予的权力,理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令人可叹的是,李嘉廷这个出生在偏僻贫困小山村里的彝族少年,凭借辛勤的努力考上了品牌大学,登上了省级领导岗位,却栽倒在金钱的诱惑下,接近忘记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崇高理想,利用手中的权力,不断帮助行贿人解决面临的难题,成为深受行贿人欢迎的有“投资”价值的交易工具。而更为严重的是,他充当了一些非法牟利人的后台。

    【案例2】

    主要涉案人:丛福奎——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因受贿罪被判死缓。

    案例主题词:以权谋私

    官场“密经”:“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应当说,丛福奎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确实有过努力工作的昨天。据丛福奎身边工作人员反映,他刚到河北工作时,暂住在河北宾馆,每天工作到后半夜才休息。当他在1996年5、6月份有了房子后,每天下班还让人把要批的文件和参阅资料给他装起来,回家后继续工作。

    但随着地位的变化,丛福奎对自己的要求逐渐放松,对私利和官位的欲望则变得越来越强烈。1997年,丛福奎没有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再进一步”,对他而言,想当省长的“政治理想”实现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他认为自己在“仕途”上受了挫折,自己的“官运”走到了尽头。在为党和人民工作与个人私利之间,他心中的天平接近倾向了个人。他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工作没能换来应得的利益。

    心理失衡很快体现在行动上。丛福奎从此变得心灰意冷,意志消沉,还成天发牢骚“现在没好人了,人都变成鬼了”,并不时流露出对党的事业的不满,有了“照这样干下去,累死也没用”的想法。于是,他的工作陡然消极下来,理想信念开始动摇了。转而寄希望于“大师”的预测和“老佛爷”的恩典。特别是与殷风珍结识后,丛福奎对佛教更加迷恋,什么事情都相信“天意”,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在他头脑中已经荡然无存,“神”成了全部寄托。从1998年起,丛福奎到全国各地求神拜佛,甚至两个春节都没有回家,而是在寺庙中度过。

    丛福奎在石家庄和北京的两处住宅中,都有一间房子设立佛堂,供奉着各种佛像。一进家门,就能看到烟雾腾腾。在他的书房中,佛教方面的书籍一应俱全,道教方面的书籍应有尽有。偌大的书房,竟然连一本马思、列宁、、的著作都没有。在其卧室被褥下面,铺着一块红布,上面衬有黄绫,四周缀有铜钱。黄绫下面压着五道佛令,枕头底下还有五道道符。丛福奎俨然成为一个虔诚的信徒。

    然而,丛福奎真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吗?丛福奎信佛的真正目的是保自己健康,保自己平安,保自己升官,保自己发财。1997年底,某法师曾给丛福奎的仕途做预测,说丛福奎还有三步,一是当省长,二是当省委书记,三是升到中央、国务院。1998年3月,丛福奎又找到殷凤珍预测。殷凤珍说:“你快高升了,要想没病,要想上升,你就信佛。你还有两步或三步,即当省长、省委书记和到党中央、国务院。”健康平安升官发财,就是丛福奎这个貌似虔诚的信徒对佛优选的企盼。

    当丛福奎升官的愿望难以满足时,他就借“佛”敛财。在丛福奎索贿的过程中,有一个优选的特点,就是动不动就打出“老佛爷”的招牌,以做佛事、做善事为幌子敛取钱财。他曾说:“我退休后要办实体,建大厦,要干这些事需要几千万资金,现在就开始弄钱。”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丛福奎和殷凤珍沆瀣一气,疯狂上演了一幕幕借佛敛财的“二人传”。

    1997年初,深圳某公司董事长王某经人介绍认识了丛福奎。当时,王某正在河北推销汽车尾气净化装置,为了尽快打开市场,他就请求丛福奎帮忙。在丛福奎的帮助下,1997年底至1998年初,王某与唐山市环保局合作经销了汽车尾汽净化装置。此后,他又借助丛福奎的地位和影响,于1999年4月在唐山成立了天元房地产开发公司。

    对于丛福奎的关照和帮助,王某心中自然很是感激。1999年春节前的,丛福奎等三人来到北京,王某把他们安排住到北京贵宾楼饭店。晚上,丛福奎约王某与殷凤珍见面,丛介绍他们互相认识后,殷风珍为王某当场施了“法术”。春节期间,王某又开着奔驰车,陪同丛福奎等人去了普陀山。回到北京后,王某安排丛福奎住到王府饭店。丛福奎再次约了殷风珍。王某到其住处,殷凤珍又一次为王某施了“法术”,随后说:“我准备建个庙,需要几千万元,你出一些吧。”丛福奎也在旁敲边鼓:“修庙是积德行善的事,对你的家庭、事业都好。”王某表示尽力去做。过了一段时间,丛福奎又来到北京,王某拿了8万美元到北京交给了丛福奎。

    区区8万美元根本就不可能满足丛福奎办实体、建大厦的目的。1999年6月底,丛福奎在北京开会期间,又把王某约到住处,他对王某说:“大师让你办的事要抓紧办,给大师修庙是有期限的。”并把北京龙吟公司的账号给了王某。此后,王某分两次给龙吟公司账号汇去了130万元。

    丛福奎借佛向某靠前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敛财,与向王某敛财如出一辙。1997年夏,丛福奎在北戴河暑期办公期间,李某主动跑来看望他,并应丛的要求“借”给他50万元,这50万元使双方成为了“朋友”。1997年李某因公司设备预付款保函一事,请丛福奎帮忙。丛福奎两次给省农行打电话催办。1998年,李某因秦皇岛海滨林场拖欠其承包费800万元一事,请丛福奎帮忙。1999年12月,李某为利用贷款一事,请丛福奎帮忙,丛福奎在李某带来的申请报告上批示:请计委研究速批。

    几次应李某的请求给予帮忙,丛福奎都给办了。对于做这么大生意的老板,“弄钱”心切的丛福奎岂能放过。1998年底,丛福奎在北京梅地亚中心约见李某时说:“你要有实力就拿出200万元做佛事,修建寺庙,以前拿的50万元就算在这200万元之内”。李某答应后,丛福奎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上面记有五台山某寺的账号,让李某先给汇去70万元。李某收下纸条后由于资金紧张,这答应的70万元一直没有汇出。丛福奎在多次催问后提出,分批提现金交给他也可以。按照丛福奎的要求,李某从1999年2月至2000年6月14曰,先后十余次送给丛福奎现金150万元。

    从李某手中相继拿到150万元现金后,丛福奎仍不甘心,2000年2月,丛福奎以做佛事、制作佛像为名,又要李某给其安排资金300万元,并多次打电话催要。在丛福奎的催促下,李某分两次将两张共计300万元的支票交给了丛福奎。到头来,丛福奎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按语

    作为一名党的不错领导干部,丛福奎接近丧失共产主义信仰和远大理想,将“升官发财”作为人生优选境界,甚至不惜求助神灵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丑恶目的,充分暴露了一个贪官的扭曲灵魂,是党内理想教育的典型反面教材。

    目前,越来越多的问题官员在反腐利剑的威慑下,惶惶不可终日,继而“台上作科学报告,台下搞烧香祷告”,“不信马列信迷信、不信科学信风水。”企图依靠寻求肮脏心灵的寄托之地,来寻求心理按摩和精神庇护,减轻自己的负罪负担,想着法子对付政府和人民的监督。

    信仰的转移,本质上就是对于党和人民的事业失去了信心,就是在远离人民。过去,对于问题官员的监督,可能比较多地强调了制度上的监督和政策的攻心,使信仰教育出现了假、大、空的现象,使问题官员转而寻求相信风水和迷信,很多监督部门也对于官员的迷信想象的危害估计不足,甚至听之任之,可以说,迷信官员的增多与某些地方的党组织监督意识的松懈和措施的软弱不无关系。

    ……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人民日报出版社
ISBN 9787802089334
条码 9787802089334
编者 陈维伟 著
译者 --
出版年月 2009-09-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26
字数 134,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