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偶然的音乐

编号:
wx1200081206
销售价:
¥21.84
(市场价: ¥26.00)
赠送积分:
22
数量:
   
商品介绍

吉姆·纳许是一名普通的消防员,音乐是他生活的惟一慰藉。妻子离他而去,父亲也过世了。他带着父亲留下的遗产四处游荡,漫无目的的挥霍。在意志很消沉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赌徒杰,杰引诱他将剩下的遗产与两位富豪进行一场豪赌。很终输了这场豪赌的杰必须负责在林中修建一堵石墙来偿还债务。书中充满谜团与隐喻,然而保罗·奥斯特充满音乐性的文字吸引人手不释卷的阅读下去。

    整整一年,他无所事事,除了开着车在美国到处跑,让钱自然花光。他并不想长时间这样,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等纳什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第十三个月零三天,他遇到了一个自称“杰波特”的小伙子。这种不期而遇,简直像一根风中折断的树枝突然间落到你面前那样的偶然。事情要是发生在任何别的时候,很怀疑纳什还会不会开口说话。但因为那时他反正已经不指望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可再失去的了,以至于他把这个陌生人当成了一切都为时已晚之前的很后一个机会,一次缓刑。就这样,他迎了上去,行动了。没有哪怕是很轻微的惧怕,纳什就闭上眼睛,跳了进去。
    这一切都可归结到顺序的问题,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要不是律师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他,他也不会碰上杰?波齐,这次相遇连带的其他事情也就不会发生。回过头来想想,那段日子真是乱了套了。离开他的一个月之前,他父亲去世了,如果他稍微得知一点点的暗示可以继承一笔钱,没准能说服她留下来。即使她没有留下来,也没必要把朱丽叶送到明尼苏达他姐姐那儿。那样,已经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话说回来,他还有消防队的工作,他得没日没夜地在外面跑,怎么照顾好两岁大的孩子呢?有钱还好办,他会雇个女人住到家里来照顾女儿,但要是有哪怕一丁点儿的钱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在萨默维尔租个凄凉的两家共用的底层房,那么也不会走。不是他工资低,是四年前母亲中风把他的口袋给掏空了,而且他每个月还寄钱到佛罗里达的一家疗养院,他母亲后来在那里去世。考虑到这些,姐姐那里似乎是专享的选择。至少朱丽叶能跟一个真正的家庭生活在一起,能有其他小孩的陪伴,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比他这里要好得多。然后,出乎意料地,律师找到了他,钱落入他的腰包。这笔钱数额巨大――将二十万,对于纳什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想像的数字――可惜来得太晚了。在过去五个月里,太多事情已经运转起来,即使有钱也无法使之停下来。
    他和父亲三十多年没见,很后一次见面是在他两岁时,从那以后没有任何往来――没有信件,没有电话,什么都没有。据负责处理财产的律师说,他父亲在离棕榈泉不远的一个加州沙漠小镇上度过了很后的二十六年。他有一家五金店,业余时间玩点股票,一直没有再婚。他从未向外人透露他的过去,律师说,只有那天,老纳什走进事务所准备订遗嘱时才提及孩子的事。“他得了癌症,快不行了,”律师在电话那头说,“他不知道还能把钱留给谁,他想不如分给他的两个孩子一一半给你,一半给唐娜。”
    “倒是很独特的弥补过错的方式。”纳什说。
    “没错,你父亲保证是很特别的一个人。我永远忘不了当初我问起你和你姐的时候,‘他们大概对我恨之入骨,’他说,‘但现在哭都来不及了。我只希望我死了以后还能去看他们――就想看看他们拿到钱时是怎样的表情。”’
    “我奇怪他怎么知道上哪儿找我们。”
    “他不知道,”律师说,“相信我,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你们,得有六个月。”
    “如果葬礼那天给我打电话,对我来说会好得多。”
    “运气有好有坏。六个月前,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不可能有悲痛之感,但纳什设想过他会有其他感受――类似难过之类的情绪,或者一阵转瞬即逝的气愤与悔恨。毕竟这个人曾是他的父亲,就为这,也该对生命的奥秘聊发几许深沉的思索。但没想到纳什只感到高兴。这钱对他来说太过意外,而且意义如此巨大,以至于其他一切都黯然失色了。他二话没说,立马还清了欠欢乐田园疗养院的三万两千元的债务,给自己买了一辆新车(红色双门的萨博900――这是他靠前辆新车),并乘机用上了过去四年累积的假期。离开波士顿的前晚上,他为自己办了一个慷慨的晚会,和朋友们疯玩到凌晨三点,然后,都等不及上床趴一会儿,就急匆匆地上了新车,开往明尼苏达。
    P1-3

    整整一年,他无所事事,除了开着车在美国到处跑,让钱自然花光。他并不想长时间这样,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等纳什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第十三个月零三天,他遇到了一个自称“杰克波特”的小伙子。这种不期而遇,简直像一根风中折断的树枝突然间落到你面前那样的偶然。事情要是发生在任何别的时候,很怀疑纳什还会不会开口说话。但因为那时他反正已经不指望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可再失去的了,以至于他把这个陌生人当成了一切都为时已晚之前的*后一个机会,一次缓刑。就这样,他迎了上去,行动了。没有哪怕是*轻微的惧怕,纳什就闭上眼睛,跳了进去。 这一切都可归结到顺序的问题,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要不是律师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他,他也不会碰上杰克?波齐,这次相遇连带的其他事情也就不会发生。回过头来想想,那段日子真是乱了套了。离开他的一个月之前,他父亲去世了,如果他稍微得知一点点的暗示可以继承一笔钱,没准能说服她留下来。即使她没有留下来,也没必要把朱丽叶送到明尼苏达他姐姐那儿。那样,已经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话说回来,他还有消防队的工作,他得没日没夜地在外面跑,怎么照顾好两岁大的孩子呢?有钱还好办,他会雇个女人住到家里来照顾女儿,但要是有哪怕一丁点儿的钱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在萨默维尔租个凄凉的两家共用的底层房,那么也不会走。不是他工资低,是四年前母亲中风把他的口袋给掏空了,而且他每个月还寄钱到佛罗里达的一家疗养院,他母亲后来在那里去世。考虑到这些,姐姐那里似乎是*一的选择。至少朱丽叶能跟一个真正的家庭生活在一起,能有其他小孩的陪伴,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比他这里要好得多。然后,出乎意料地,律师找到了他,钱落入他的腰包。这笔钱数额巨大――将近二十万,对于纳什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想像的数字――可惜来得太晚了。在过去五个月里,太多事情已经运转起来,即使有钱也无法使之停下来。 他和父亲三十多年没见,*后一次见面是在他两岁时,从那以后没有任何往来――没有信件,没有电话,什么都没有。据负责处理财产的律师说,他父亲在离棕榈泉不远的一个加州沙漠小镇上度过了*后的二十六年。他有一家五金店,业余时间玩点股票,一直没有再婚。他从未向外人透露他的过去,律师说,只有那天,老纳什走进事务所准备订遗嘱时才提及孩子的事。“他得了癌症,快不行了,”律师在电话那头说,“他不知道还能把钱留给谁,他想不如分给他的两个孩子一一半给你,一半给唐娜。” “倒是很独特的弥补过错的方式。”纳什说。 “没错,你父亲*对是很特别的一个人。我永远忘不了当初我问起你和你姐的时候,‘他们大概对我恨之入骨,’他说,‘但现在哭都来不及了。我只希望我死了以后还能去看他们――就想看看他们拿到钱时是怎样的表情。”’ “我奇怪他怎么知道上哪儿找我们。” “他不知道,”律师说,“相信我,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你们,得有六个月。” “如果葬礼那天给我打电话,对我来说会好得多。” “运气有好有坏。六个月前,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不可能有悲痛之感,但纳什设想过他会有其他感受――类似难过之类的情绪,或者一阵转瞬即逝的气愤与悔恨。毕竟这个人曾是他的父亲,就为这,也该对生命的奥秘聊发几许深沉的思索。但没想到纳什只感到高兴。这钱对他来说太过意外,而且意义如此巨大,以至于其他一切都黯然失色了。他二话没说,立马还清了欠欢乐田园疗养院的三万两千元的债务,给自己买了一辆新车(红色双门的萨博900――这是他**辆新车),并乘机用上了过去四年累积的假期。离开波士顿的前一天晚上,他为自己办了一个慷慨的晚会,和朋友们疯玩到凌晨三点,然后,都等不及上床趴一会儿,就急匆匆地上了新车,开往明尼苏达。 P1-3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ISBN 9787208100374
条码 9787208100374
编者 保罗·奥斯特
译者 纪洪
出版年月 2011-07-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14
字数 125.00千字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