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雪人+幽灵+猎豹+警察 共4册 尤.奈斯博横扫 欧美各大榜单 读者好评如潮作品 侦探悬疑推理畅销外国文学小说

编号:
wx1201555434
销售价:
¥143.52
(市场价: ¥184.00)
赠送积分:
144
数量:
   
商品介绍

《警察尤.奈斯博/(挪威)尤.奈斯博》
正义到底会不会缺席?尤·奈斯博极具压迫感和野心的暗黑新作,悬疑小说迷的饕餮盛宴。这一次,连环杀手瞄上了警察,猫抓老鼠变成老鼠虐猫的游戏。紧张刺激的杀人风暴,让人揪心断肠的故事走向……如同完结篇一般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高潮之作,重要配角悉数登场,剧情伏笔一一揭晓,让人悲痛之至的故事*后是慰藉人心的结局。
《雪人》

? ?1. 挪威*畅销作家、北欧悬疑小说天王尤?奈斯博探究邪恶本质的登峰之作,蝉联挪威排行榜**长达50周,情节媲美《消失的爱人》,一再翻转的真相,鬼斧神工的布局,毛骨悚然的场景,欲罢不能的不错阅读体验

 2. 是上乘悬疑小说,也是上佳文学小说,入围都柏林文学奖。《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洛杉矶时报》《科斯评论》《泰晤士报》《卫报》《独立报》《镜报》等20多家重量级媒体一致好评!靠前推理大师迈尔?康纳利、詹姆斯?艾洛伊绝赞推荐!



《幽灵/(挪威)尤.奈斯博》
1.如父如子的亲情,失而复得的挚爱……痛苦与甜美交错出现,被幽暗过去缠绕的警探,如何抓住转瞬即逝的幸福?这是哈利·霍勒系列中至为令人心碎的故事。?2.风靡优选的挪威作家、北欧悬疑小说天王尤·奈斯博全新挑战双线叙事。扣人心弦的主线之外是忧伤美少年的暗黑成长故事,惊心动魄的破案过程*后是令人唏嘘的伤感结局。
《猎豹(全2册)/(挪威)尤.奈斯博》

《警察尤.奈斯博/(挪威)尤.奈斯博》
一名高大男子躺在国立医院重症病房,陷入昏迷,据说他掌握着奥斯陆贩毒集团的内幕消息。他的身份不能透露,他的名字讳莫如深,连病房门口全天候看守的警察都无权知道。然而,有人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与此同时,奥斯陆出现了一个“警察杀手”。每一名遇害警察死亡的地点和日期,过去都曾发生过命案,至今未破,而且死者都是当初负责侦办那些悬案的成员。这显然不是巧合。?这是当年凶手的复出重演,还是有人在惩罚办案不力的警察?哈利和他的伙伴们,能否像以前一样创造奇迹?然而他们浑然不觉,下一个遭残杀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雪人》

? ? 初雪的夜晚,小男孩从噩梦中醒来,惊觉妈妈不见踪影,院子里凭空出现一个不知是谁堆起的雪人。他当圣诞礼物送给妈粉色围巾,就围在雪人的脖子上,一排由黑色卵石组成的眼睛和嘴巴在月光下闪烁,雪人凝视着屋子,仿佛在微笑……

  一封署名“雪人”的匿名信,开启了警探哈利?霍勒对新近女性失踪案的调查,观察力敏锐、又略显神秘的女警卡翠娜也加入了调查小组。接连失踪的那些女人似乎有着奇怪的共同点。是什么隐秘的动机在驱使罪犯连续作案?以“雪人”为杀人记号的冷血犯人究竟是谁?总是徘徊在酒醉与清醒之间的哈利沉迷于扑朔迷离的案情,越来越无法自拔,几欲疯狂。就在他即将揭开“雪人”真面目的当口,前女友萝凯也被卷入这场致命的追缉。哈利必须牺牲自己,才能救回爱人……

《幽灵/(挪威)尤.奈斯博》

尤·奈斯博著、林立仁编译的《幽灵》讲述了:哈利自我放逐到香港之后,以为从此远离警探生涯给他造成的创伤。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曾与哈利情同父子的少年欧雷,因涉嫌杀人而被警方逮捕。哈利无法相信欧雷是杀人凶手,因此返回奥斯陆试图找出真凶,挑战一桩在警方看来已经罪证确凿的毒虫命案。
为了拯救他誓言守护的少年,在律师汉斯和昔日旧友贝雅特的帮助下,哈利只身展开调查。然而他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让人有效迷失的处境。如幽灵般神秘飘忽的贩毒组织幕后首脑,渴望权力的政客,收受黑钱的警方……没人希望哈利回来,找出真相……

《猎豹(全2册)/(挪威)尤.奈斯博》
雪人一役之后,身心受创的警探哈利·霍勒来到香港疗伤,然而,挪威一桩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和病重父亲的牵绊让他告别香港的颓废生活,重回奥斯陆。
两名女性死者被自己的血液溺毙:体内的麻醉剂,牙齿上的钶钽金属,口中24个穿刺伤口……种种证据显示凶手是同一人。罕见的凶器,毫无线索的案情,无法揣测的动机,让查案陷入僵局。
作为挪威仅有有追缉连环杀手经验的警探,哈利·霍勒开始与新搭档卡雅,老搭档卡翠娜、侯勒姆一同追查凶手。不久他发现一名失踪女性和三名死者有所关联——她们都曾在某个滑雪小屋度过一晚。哈利追查到当晚也在小屋的一名旅客,却发现他已经遇害;小屋里的住客登记簿,也被人刻意撕去。
当晚在小屋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是谁一一杀掉这些萍水相逢的旅客?为了深入凶手的内心,哈利决定求助于昔日的宿敌——在医院里日渐衰亡的连环杀手“雪人”。
然而他不知道,这些命案背后,原来是一场暗中策划已久的猎捕游戏……


尤·奈斯博,风靡优选的挪威作家,北欧犯罪小说天王,每一部作品几乎都是挪威图书畅销排行榜**。他拿过北欧几乎所有的犯罪小说大奖,包括玻璃钥匙奖、挪威目前*佳犯罪小说奖、书店业者大奖等,还获得英国靠前匕首奖和美国爱伦·坡奖提名,作品被翻译成40种语言,在50多个国家出版,优选销量突破3300万册。?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摇滚明星,白天任职于金融业,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演出。不久,他考得金融分析师执照,被挪威*大程度的证券公司高薪挖走。然而工作和乐团越来越难以兼顾,濒临崩溃的奈斯博决定休半年长假。他带着笔记本电脑,跳上飞机,前往澳大利亚,在那里写下了日后让自己声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部。?奈斯博受到英美犯罪小说名家的一致推崇,迈尔·康奈利称赞他是“我*喜欢的惊悚作家”。评论家普遍认为,奈斯博可与丹尼斯·勒翰、詹姆斯·艾尔罗伊、迈尔·康奈利、伊恩·兰金、雷蒙德·钱德勒等名家相提并论,称他是“挪威犯罪书写的毕加索”;德国《明镜》周刊则赞他为“斯堪的纳维亚的奇迹”。他的读者族群广泛,涵盖纯文学、冷硬推理、黑色小说,以及通俗惊悚小说爱好者。
以及通俗惊悚小说爱好者。

《雪人》
《幽灵/(挪威)尤.奈斯博》
《警察尤.奈斯博/(挪威)尤.奈斯博》
《猎豹(全2册)/(挪威)尤.奈斯博》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警察尤.奈斯博/(挪威)尤.奈斯博》
????一名高大男子躺在国立医院重症病房,陷入昏迷,据说他掌握着奥斯陆贩毒集团的内幕消息。他的身份不能透露,他的名字讳莫如深,连病房门口全天候看守的警察都无权知道。然而,有人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与此同时,奥斯陆出现了一个“警察杀手”。每一名遇害警察死亡的地点和日期,过去都曾发生过命案,至今未破,而且死者都是当初负责侦办那些悬案的成员。这显然不是巧合。?这是当年凶手的复出重演,还是有人在惩罚办案不力的警察?哈利和他的伙伴们,能否像以前一样创造奇迹?然而他们浑然不觉,下一个遭残杀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雪人》

? ?1 雪人

  一九八○年十一月五日 星期三


  这天,天空开始飘雪。早上十一点,大片雪花从无色天际落下,入侵鲁默里区的野地、庭院、花园、草地,犹如来自外层空间的白色大军。下午两点,利勒史托市出动扫雪机。下午两点半,莎拉?齐纳兰小心翼翼地驾驶她那辆丰田卡罗拉SR5,缓缓行驶在罗路的独栋洋房之间。十一月的白雪铺在蜿蜒起伏的乡间道路上,宛如替马路盖上一层羽绒被。

  莎拉觉得这些房子在白天看起来很不一样,以至于她差点开过头,错过了他家的车道。她踩下刹车,车子猛然刹住。她听见后座传来呻吟声,朝后视镜望去,看见儿子摆出一张臭脸。

  “不会花太久时间的,宝贝。”莎拉说。

  她看见车库前方的积雪之间露出一大块黑色柏油路面,心知那个位置停过一辆搬家卡车。她觉得喉头紧缩,只希望自己并未来得太迟。

  “谁住在这里啊?”儿子的声音从后座传来。

  “妈妈认识的一个人。”莎拉说,下意识地在镜子里查看自己的头发,“等我十分钟就好,宝贝。我把钥匙留在车上,让你听收音机。”

  她没等儿子回话就下了车,踩着滑溜的鞋底,连走带跑来到门口。这里她来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在大白天前来,接近暴露在邻居窥探的视线中。倒不是说深夜来访就显得比较清白,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行为在夜幕降临后进行似乎比较恰当。

  她听见门铃声在门内响了起来,犹如受困于果酱罐的大黄蜂发出嗡嗡声响。她感到急切之情在体内不断升高,不由得朝邻居窗户瞥了一眼,却不见任何动静,窗户上只映照着光秃秃的黑色苹果树、灰色天空和乳白色地面。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听见门内传来脚步声,这才松了口气。片刻之后,她已在屋内,投身在他的怀抱中。

  “亲爱的,不要走。”她说,听见自己的声带不由自主发出呜咽声。

  “我非走不可。”他语气平淡,显然这句话很久以前就说得腻了,但他的双手依然熟悉地在她身上游走,并不觉得厌腻。

  “不对,你不是非走不可,”她在他耳畔低声说,“你只是想离开,你不敢再继续下去。”

  “我走不走跟我们的事没关系。”

  她听见他的口气中透出些微怒意,同时感觉到他强壮温柔的手滑下她的脊椎,伸进裙子腰带,来到大腿上。他们就像一对配合娴熟的舞者,熟知对方的每个动作、脚步、呼吸、节奏。首先他们会做爱;他们的性爱是纯白色的,而这是美好的部分。做完爱之后,他们就得迎接黑暗的部分,也就是痛苦。

  他的手在她外套上抚摸,在厚厚的衣料下找寻她的乳头。他时常为她的乳头神魂颠倒,无论如何总是会回到她的乳头上,也许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乳头的缘故。

  “你是不是把车停在车库前面?”他问,声音显然有点焦躁。

  她点点头,觉得欢愉如同飞镖射入她的脑际,带来痛苦。她的性欲已为他张开双翅,准备迎接他的手指:“我儿子在车上等。”

  他的手陡然停住。

  “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呻吟一声,感觉到他的手开始撤退。

  “你丈夫呢?他在哪里?”

  “你说呢?当然是在上班啊。”

  这次换她语带恼怒。她之所以恼怒除了因为他提到了她丈夫,也因为她只要一说到丈夫就无法不恼怒。她的身体需要他,立刻就要。她拉下他的裤子拉链。

  “不要……”他说,抓住她的腰际。她挥出另一只手,掴了他一巴掌。他诧异地望着她,脸颊浮现红色掌印。她微微一笑,抓住他的浓密黑发,将他的脸拉到面前。

  “你要走就走,”她轻声说,“可是在你走之前,你得再干我一次,明白吗?”

  她感觉他的气息喷上面颊,这时他的吐息已接近喘息。她用空着的那只手又掴了他一巴掌,另一只手则感觉他的欲望在她手中逐渐膨胀。

  他的撞击一次比一次强烈,但对她而言一切都已结束。她觉得麻木。魔法消失了,张力消散了,留下的只有绝望。她就要失去他了。她躺在床上的这一刻,已然失去了他。这么多年来,她为他思念渴慕,为他流过无数眼泪,为他涉险过无数次,而她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得到的只有一样东西。

  他站在床尾,闭着双眼朝她冲刺。她看着他的胸膛。他们刚开始交往时,她看见他的胸肌上只有一大片白色肌肤,觉得颇为怪异,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她开始喜欢上这片胸膛,这片胸膛让她想到许多老式雕像为了不让社会大众有多余联想,刻意省去了乳头。

  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知道他很快就会发出狂暴的吼声。她喜欢那狂暴的吼声,他的吼声总是充满惊奇,狂喜连连,几乎是以痛苦的方式呈现,仿佛每次高潮都远远超过他*狂野的想象。她等待着他发出那*后的吼声,像是对这间少了照片、窗帘和地毯的冰冷卧室发出道别的吼声。之后他会穿上衣服,前往挪威另一个角落。他说那里有人提供给他一份令他难以说不的工作,但他却可以对她说不,可以对她的求欢说不,而且依然可以发出欢愉的吼声。

  她闭上双眼。吼声并未到来。他停止了动作。

   “我看见一张脸。”他低声说。

  她猛吃一惊:“在哪里?”

  “窗户外面。”

  窗户位于床铺另一端,就在她头部正上方。她翻过身来,感觉他已然垂软,滑出体外。她仍躺在床上,头部上方的窗户位置太高,她无法往外看。此外,如果有人要站在窗外往屋内窥看,那扇窗户的位置也同样过高。外头的阳光已逐渐黯淡,她只能在窗玻璃上看见天花板灯光的双重映像。

  “你只是看见你自己吧。”她说,语气近乎恳求。

  “我本来也这样想。”他说,依然盯着窗外。

  莎拉在床上跪了起来,朝窗外庭院望去。她看见了一张脸。

  她不由得松了口气,放声大笑。那张脸是白色的,上头有两个眼睛,嘴巴以黑色卵石排成,卵石可能是车道上捡来的,两只手臂是苹果树的树枝。

  “我的老天,”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是个雪人而已嘛。”

  她的笑声逐渐转变为哭声;她无助地啜泣,直到感觉他的手臂环抱住她。

  “我得走了。”她呜咽地说。

  “再待一会儿。”他说。

  她又待上了一会儿。

  莎拉往车库走去,看了看表,发现她已离开将近四十分钟。

  他答应偶尔会打电话给她。他向来是个说谎高手,但这次她很高兴他扯了这个谎。她还没上车,就看见儿子的苍白脸庞在后座里凝视着她。她伸手去拉门把,却发现上了锁。她透过布满雾气的车窗看着儿子,敲了敲窗户,儿子才打开门锁。

  她坐进驾驶座,发现收音机静默无声,车内冷森森的,车钥匙在前座上。她转头望向儿子,看见他脸色发白,下唇颤抖不已。

  “出了什么事吗?”莎拉问。

   “对,”儿子说,“我看见他了。”

  儿子的语气中带有一种又细又尖的惊恐。自从小时候他挤在他们夫妇中间,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眼睛看电视以来,她已经很久没听见他用这种恐惧的语气说话了。如今他已开始变声,不再跟她拥抱互道晚安,开始对汽车引擎和女孩感兴趣。有,他会跟一个女孩坐上车,离她而去。

  “你是什么意思?”她说着,将钥匙插进点火装置,然后转动。

  “雪人……”

  引擎没有反应。毫无预警之下,惊慌突然将她攫获。莎拉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她朝挡风玻璃外看去,再次转动钥匙。电池是不是没电了?

  “那雪人长什么样子?”她问,将油门踩到底,急切地转动钥匙,转得那么用力,以至于她觉得钥匙似乎就要被她扭断了。他给了回答,但声音被引擎的怒吼声淹没。

  莎拉挂好挡,放开手刹,仿佛突然急着想离开此地。轮胎在柔软的雪泥中转动。她催动油门,车尾滑向一边,轮胎抓上柏油路面,车子蹒跚地向前驶去,滑上马路。

  “爸爸在等我们,”她说:“我们得快点才行。”

  她打开收音机,调高音量,让冷森森的车内除了她自己的声音之外,还灌满广播的声响。新闻播报员正在播报今天已播出上百次的新闻: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罗纳德?里根打败吉米?卡特,当选美国总统。

  儿子又说了一句话,她朝后视镜瞥了一眼。

  “你说什么?”她拉高嗓门说。

  他又说了一次,但她依然听不清楚。她调低收音机的音量,驾车朝主干道及河川的方向驶去,两者有如两条阴郁的黑色条纹贯穿乡间。儿子倾身凑到前座之间,吓了她一跳。他在她耳边低语,声音嘶哑,仿佛他说的话优势地位不能让别人听见。

  “我们都得死。”



《幽灵/(挪威)尤.奈斯博》
????那些尖叫声在召唤它,如同声波做成的长矛,穿透奥斯陆市中心的其他噪声:窗外传来的来往车声、远处抑扬的警笛声,以及附近教堂的钟声。它继续觅食。它用鼻子在肮脏的厨房油地毯上四处嗅闻,闪电般迅速地将气味分成三类:可食用的,有危险的,以及与生存无关的。地上有灰色烟灰的刺鼻气味,沾血纱布的甜腻味,林内斯啤酒瓶盖内的苦味,空金属弹壳所散发的硫黄、硝石和二氧化碳分子的气味。这枚弹壳专门设计用来容纳9毫米×18毫米铅弹,又称马卡洛夫子弹,对应这种子弹口径所开发出来的就是马卡洛夫手枪。此外还有仍在闷烧的烟味,金色滤嘴和黑色烟纸上印有俄罗斯帝国的双头鹰国徽图案。对它来说可是食物。除了这些气味之外,还有酒、油脂和沥青的臭味。地上有只鞋子,它闻了闻。有个障碍物侧躺着,背部挡住鼠窝的入口,鼠窝里有它的八只初生宝宝,它们的眼睛尚未发挥功能,身上无毛,正在高声尖叫,呼唤母鼠回来哺乳。那个如山一般的肉体障碍物散发着盐、汗水和鲜血的气味。那是一具人类的身体,而那人依然活着,它敏感的耳朵听得见在它幼崽的饥饿叫声之间的微弱心跳声。
????它很害怕,但它别无选择。喂养它的幼仔比什么都重要,再危险,再费力它都不在乎,再有其他不好的直觉也无所谓。它站在那里,鼻子在空气中嗅着,思考着解决办法。
????教堂钟声正好和那人的心跳声一致: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母鼠张露利齿。
????七月,,死在七月真是烂透了。我耳中听见的真是教堂的钟声吗?还是该死的子弹上涂有迷幻药?好吧,所以我的生命要在这里结束了,反正也没什么差别吧?死在这里或那里,现在死或一会儿死,好像也没什么差别。但我真的就该死在七月吗?楼下的奥西瓦河畔传来鸟儿的啼唱声、酒瓶相碰的叮叮声和阵阵笑声,我真的就该死在窗外的夏日欢声中吗?我真的就该死在这个鼠辈横行的毒窝地上,身上多出一个洞,生命快速流逝,一生回忆从眼前闪过,*后落到这个下场吗?难道这就是我,这就是一切,这就是我的一生?我对人生有过计划不是吗?如今,我的生命不比一袋尘土更有价值,只是个没有笑点的笑话,短到在那疯狂钟声结束前就可以叙述完毕。
????!没人告诉我死亡会这么痛。爸,你在吗?别走,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去。关于我的这则笑话是这样说的:我的名字叫古斯托,这辈子只活到十九岁。爸你是个坏男人,上了个坏女人,九个月后生下了我,我还喊不出“爸爸”就被送到寄养家庭。我尽可能招惹各种麻烦,他们却只是把照护网收得越来越紧,问我到底想要什么,是不是想要该死的冰激凌。他们不知道你跟我这种人*后会在子弹下结束生命,而且我们会散播传染病和腐败堕落,只要一逮到机会就像老鼠一样繁殖。他们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但他们也有需求,每个人都有需求。十三岁那年我**次在养母眼中看见她的需求。
????“古斯托,你好英俊。”她说,走进浴室。我没关门,也没打开莲蓬头,因此水声没能警告她。她在浴室里多站了一秒才出去。接着我捧腹大笑,因为我心中雪亮。爸,这就是我的天赋,我可以看穿别人的需求。这天赋是不是来自你的遗传呢?她离开浴室之后,我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她不是**个说我英俊的人。我比其他男生发育得早,身材高大结实,肩膀已相当宽阔;头发乌黑光亮,颧骨高耸,下巴方正,有张贪婪大嘴,嘴唇却有如女生般饱满;古铜肌肤十分光滑,褐色眼珠近乎黑色。“褐鼠。”班上有个男同学这样叫我。男同学的名字好像叫迪德里,他想成为钢琴家。那年我刚满十五岁,迪德里在班上大声说:“那只褐鼠连阅读都有问题。”
????当然了,我只是一笑置之,因为我知道他说这句话背后的动机,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想要的是卡米拉。他暗地里偷偷爱恋卡米拉,卡米拉公开地爱恋我。我曾在学校舞会上趁机看了看她的毛衣底下,却发现没什么料。这件事我跟几个男同学说了,迪德里一定是有所耳闻,才决定要让我闭嘴。我一点也不在意成为他的“箭靶”,但霸凌就是霸凌,因此我去找摩托俱乐部的图图,并在学校拿了些哈希什分给那些车手,说我需要点尊重。图图说他会料理迪德里。后来迪德里不肯对任何人解释说他的两根手指为何会被男厕所门的上层铰链给夹住,但他再也没叫我褐鼠,而且是的,他也没能成为钢琴家。,好痛!不,我不需要安慰。爸,我需要来一管,*后一管,然后我发誓我会一声不哼地离开这个世界。教堂钟声又响起来了。爸,你在吗?P2-4

《警察尤.奈斯博/(挪威)尤.奈斯博》
阅读本书的颤栗仿佛在神经里都碰触得到--令人震颤不已。 ――《纽约时报》 奈斯博慢慢铺陈剧情,沿途抛出大量红鲱鱼,建构出令人难以忍受的紧张感,接着再把读者丢进一连串的杀人风暴中,*后再以暴力方式替故事画下句点。这过程**令人上瘾。 --英国《贝尔法斯特电讯报》 这系列一部比一部黑暗,而这部称得上是*具压迫感也*有野心的一部……书中有个宗教层面,关于扭曲的死亡与重生,以及人类扮演上帝,既扮演救赎者,也扮演复仇者…… --《科斯评论》 北欧犯罪小说中*黑暗的莫过于畅销优选的哈利·霍勒系列,而第十部是*精彩的一部。 ――英国《周日镜报》 就像《冰与火之歌》的书迷一定都知道“凛冬将至”一样,建议那些准备跃入尤·奈斯博黑暗挪威世界的读者,赶紧把哈利系列的每一部都弄到手,蜷伏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来场狂野之旅。 --《匹兹堡邮报》 在看过多本哈利系列小说之后,读者早已和书中人物建立起关系,不希望看见他们受到作弄。但奈斯博在书中作弄每一个人,尤其是读者,我们虽然很想发火,但*后也只能请奈斯博手下留情。 --《书单》 奈斯博笔下以奥斯陆警探哈利·霍勒为主角的犯罪系列小说黑暗而吸睛,对人物的描写越发深刻,风格近似美剧《绝命毒师》,书中主角逐渐转变成非正统派主角。 --《芝加哥论坛报》
《雪人》

? ? 《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泰晤士报》《卫报》《独立报》《镜报》等20多家重量级媒体一致好评!靠前推理大师迈尔·康纳利、詹姆斯·艾洛伊绝赞推荐!


《幽灵/(挪威)尤.奈斯博》

《猎豹(全2册)/(挪威)尤.奈斯博》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40474836
条码 9787540474836
编者 (挪)尤·奈斯博(Jo Nesbo) 著;林立仁 译
译者
出版年月 2016-04-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426
字数 300千字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