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红莓花儿开:相簿里的家国情缘

编号:
wx1201940704
销售价:
¥56.44
(市场价: ¥68.00)
赠送积分:
56
数量:
   
商品介绍

、李莎之女李英男用一幅幅珍贵生动的老照片,为您深情讲述一个普通又特殊的中俄家庭波澜起伏的往事,还原了一段真实且鲜为人知的峥嵘岁月,追溯了70年来的家国变迁,见证了深刻难忘的中俄情缘,谱写了一段休戚与共的中俄关系史话。

李英男,有名教授、翻译家。曾任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院长、俄语中心主任。2003―2007年担任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委员。2002年至今担任中俄友好协会常务理事、顾问。2018年9月获俄罗斯外交部靠前合作署“友谊与合作”荣誉奖章,2019年6月荣获“中俄互评人文交流领域十大杰出人物”称号。

序 一 1
序 二 1
最早的记忆 1
难忘的 1949 年 6
国际家庭 14
不易处理的家庭关系 24
儿童时代的俄罗斯氛围 39
在北京上苏联学校 53
妈打字机 72
国际保育院的哥哥姐姐们 88
我是中国人 106
妈抉择 120
冰冻期过后的早春二月 129
木樨地“俄罗斯之家” 143
百年之路终成书 156
我的教学生涯 167
翻译是桥梁 175
吻手礼 185
夕阳红――我的跨国婚姻 192
民间交流拉近民心 204
俄语是我们家的传家宝 214

    很早的记忆
     1943年8月,苏联卫国战争正经历着激战犹酣的阶段,我在莫斯科呱呱坠地。我的父亲是中国人,在苏联用的名字是李明。母亲是俄罗斯人,原名叫丽萨?基什金娜。
     1944年,我9个来月的时候照了人生中的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上,我接近是一个中国小孩子,头发黑黑的,脸和眼睛都是圆圆的。拍摄这张照片还有一个故事呢!后来妈妈告诉我,有我父亲突然间急急忙忙想起来,孩子都这么大了,早就出了百日了,还没给她照相呢,抱起我来就往外跑。跑到照相馆,父亲才发现我的一只小鞋掉在半路上了,所以这张照片上,我有一只脚穿着小鞋,另一只脚是光着的。妈妈后来还有点责怪爸爸,说你怎么那么粗心大意,鞋子都丢了,而且照相的时候,也没有把衣服好好地给孩子整一整。不管怎么样,照片是留存下来了,我觉得这张照片还是很珍贵的,因为这是我一生当中很早的照片。
     父亲1946年离开莫斯科回国的时候,我还没有多少记忆,妈妈从1946年春天开始,一直在争取到中国和父亲团聚。可我妈妈很多亲友都替她担忧,说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我们这边刚打完仗,刚刚过上和平的日子,你又马上要走了,要跑到炮火连天的地方去,还想把孩子带过去,那怎么行?我妈妈坚决地说:“没关系,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孩子都是这么生活的,我把孩子带过去,也跟中国孩子在一起。”
     正是在这个阶段,我留下了一段很早的记忆,而且是很有意义的。那大概是1946年9月初,哈尔滨来人了,来的是有名的将领罗荣桓和他的夫人。他们给妈妈捎来了爸爸的信,妈妈就带着我去他们下榻的莫斯科饭店。这是当时莫斯科市优选的酒店之一,而且它的位置也很好好,就在红场旁边。那天恰恰是战胜日本军国主义一周年纪念日,红场上在举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和焰火晚会,我们晚上正好在莫斯科饭店看到了这一场景。我回忆当时的场景:大人把我领到阳台上,抱起来,我看到了红场全景。广场上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远处传来千万人的欢乐声音。天色已经很黑,但广场周边有许多探照灯射出白晃晃的光柱,划破漆黑的夜幕。突然间,我听到轰隆隆的巨响,那是克里姆林宫墙外的礼炮声,红色、绿色的礼花腾地升起,照耀了天空。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漂亮的礼花,但印象很深的还是高空中飘浮的斯大林的巨幅画像。在探照灯的照耀下,我看到斯大林穿着大元帅的军装,胸前挂着很多的勋章。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个记忆。
     在这之后不久,妈妈就获得批准,带着我坐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临走的那马上就要出门了,她就在家里抱着我照了一张相。和她在一起的还有特地来送别的她的大侄子亚历山大。现在我看着妈妈那张照片上的表情,觉得她的脸上充满着期待,虽然也有一丝的不安,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以及和爸爸团聚的期待。我瞪着大眼睛向前看,似乎还不太懂事,也不知道准备去哪里。妈妈只告诉我,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
     当时还没有直达列车,我们换了两次车,走了十来天,才来到哈尔滨。我还隐隐约约地记着窗外西伯利亚大森林美丽的秋色,也记得抵达苏联边境小镇奥得堡(20世纪50年代改名为后贝加尔)的情景。妈妈和她的同路好友林利、孙克英(孙维世)去找边境人员询问情况,让我自己坐在行李上“留守”。妈妈给我说了一声:“乖孩子,坐一会儿,我们很快就回来。”三岁的我环顾四周,只觉得木板搭的站台又长又空,长得几乎望不到头,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挺害怕的,想哭又不敢出声。妈妈后来告诉我说,当她不久回来的时候,我两眼已经满是泪水了。
     经过一些坎坷,我们终于跨过边界,进入中国国土。到了哈尔滨那天,记得爸爸是在家门口迎接我们的。他穿着黄绿色的那种军人大衣,头顶六角帽,抱起我来特别的亲切,而且在我的眼中他又显得那么有力,那么高大,我简直是说不出来的高兴,终于重新见到我的爸爸了!
     P1-5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山东画报出版社
ISBN 9787547432259
条码 9787547432259
编者 李英男
译者
出版年月 2018-03-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精装
页数 226
字数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