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悲伤地图集

编号:
wx1202027618
销售价:
¥37.44
(市场价: ¥48.00)
赠送积分:
37
数量:
   
商品介绍

1. 这是一本关于令人沮丧地名的悲伤故事集,出版前已经在欧美社交媒体Instagram上爆红,作者的个人网页因此收获数十万粉丝2.在这本“奇葩”旅行指南的每一个悲伤地名背后,都有一片由神话、历史、景观、意外事故和悲剧交织而成的忧郁风景,再也没有比它更另类、更暗黑的旅行指南了,足不出户即可纸上悠游3.插画师凯特琳娜·迪达克为每一处地名制作了风格独特的地图插画,为全书增添了一份奇特的冷峻感,地图部分双色印刷,潘通蓝尽显悲伤忧郁本色

这是一本破解日常生活烦闷、带领读者随时随地来一场虚拟旅游的趣味指南。你只需打开手机,点开地图App,就可与世界上很悲伤的地名来一场邂逅,随之展开一次终点未知的历史与文化之旅。这是没有旅途劳顿,也不需付出金钱的“纸上”旅行,是属于这个时代中宅男宅女、懒人“废柴”、陌生人恐惧症患者的旅行秘籍。《悲伤地图集》是世界上很悲伤地名的俱乐部,也是悲伤者按图索骥探访隐秘世界的忧郁指南。每一个阴郁地名的背后,都有一个由神话、历史、景观、意外事故和悲剧交织而成的丰富故事。从南极洲的欺骗岛到德国的痛苦镇,从俄罗斯的寂寞岛到澳大利亚的绝望山——所有这些地点在人人都会经历的悲伤忧郁时刻,奇异地引发出窥探欲和安慰感,再也没有比它更另类的“奇葩”地图集了。

达米安·鲁德,1984年生于澳大利亚悉尼,是一位作家和艺术家。他从挪威的卑尔根国立艺术学院获得艺术硕士学位,目前生活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那里从事关于阿比·瓦尔堡(Aby Warburg)的《记忆图集》(Mnemosyne Atlas)的研究。
凯特琳娜·迪达克,1990年生于乌克兰,是一位插画师和版画家,尤其擅长蚀刻、单字铸排、水彩画和数字艺术。她从乌克兰国立美术与建筑艺术学院获得版画与书籍插画硕士学位,目前生活在基辅。

导言 001
欺骗岛 南极洲 007
世界尽头 加利福尼亚州,美国 015
忧思群岛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拿大 021
无名之路 伊卡卢伊特,加拿大 027
绝望山 南澳大利亚州,澳大利亚 033
无有城 亚利桑那州,美国 039
空间制图学 045
无望岛 新斯科舍省,加拿大 065
寂寞岛 喀拉海,俄罗斯 071
世界尽头 伦敦,英国 077
死亡岛 塔斯马尼亚州,澳大利亚 083
忧郁地图集 089
末日之城 内华达州,美国 107
天启峰 南极洲 115
难言岛 南极洲 123
孤独镇 纽约州,美国 129
乌托邦 俄亥俄州,美国 135
冷酷角 塔斯马尼亚州,澳大利亚 143
屠杀岛 安大略省,加拿大 151
苦难镇 萨克森- 安哈尔特州,德国 157
无名者的记忆 163
无有之地 杜伦郡,英国 181
失望岛 奥克兰群岛,新西兰 187
自杀林 青木原,日本 193
饥饿港 巴塔哥尼亚,智利 199
黑暗湖 安大略省,加拿大 205
死亡村 芬兰 211
致谢 216

     欺骗岛,南极洲 欺骗岛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岛屿。1908年12月22日,经历了六天剧烈的南极风暴和严重的晕船后,“普尔夸帕”号(Pourquoi-Pas)的船员们终于跌跌撞撞地驶进了冒着热气的火山臼,而这里就是欺骗岛。直径长达12公里的环形黑色火山岩环绕着港口,形成了地狱般的奇观。捕鲸船——不是靠煤而是靠企鹅油驱动——挤满了海湾,仿佛在举办一场可怕的船队嘉年华。“四面八方都漂浮着鲸鱼的碎尸,”让-巴蒂斯特·查考特(Jean-Baptiste Charcot)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正在被肢解或等待被肢解的鲸鱼尸体就在各种小船旁边。味道难闻极了。”沿着捕鲸湾浸满鲜血的海滩,在腐烂的尸体和被肢解的骨架中间,矗立着若干个巨大的铁罐,鲸鱼的肉和骨头在里面翻滚着,熊熊燃烧的熔炉日以继夜地照亮了这座岛屿。在浮动屠宰船的下方,被鲜血染红的海水冒着泡,汩汩作响。这一切都被水面上升起的薄雾所笼罩,到处都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恶臭。海滩上,炼油师将鲸肉和鲸脂变成鲸油,再把鲸油变成可供交易的商品。 1821年,21岁的美国康涅狄格州人纳撒尼尔·帕尔默(Nathaniel Palmer),驾着一艘不比划艇长多少的单桅帆船,在该岛多山的一侧偶然发现一个狭窄的裂口。与此同时,他还发现此处是一座休眠火山。而且讽刺的是,这里也是南极洲安全的港口——一个罕见的避难所,可以躲避南大西洋的狂风和危险的浮冰。 他当时搜寻的不是鲸鱼,而是海狮。在南极,海狮是批被猎杀的动物——而且是以能想到的很不可持续的方式。在被棍棒打死或长矛刺死后,这些海狮会被清洗并装进木桶,之后便被运往欧洲、北美和中国。每年夏天,越来越多的猎人来到这里,而争夺新猎场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仅仅过了五年,海狮的数量就大幅减少,濒临灭绝。“当发现海狮生意无利可图时,”一位评论人士(不是指责狩猎者,而是指责海狮的繁殖速度不够快)说道,“……我们的船只在捕鲸业迅速占据了靠前地位。”南极洲有大量的鲸鱼,而捕鲸者也发现优选市场对珍贵鲸油的需求很好强烈。 今天,我们很难理解近几个世纪以来西方社会对鲸油的依赖高到什么程度。它不仅是化妆品、机油和洗涤剂的配料,也在纺织品、黄麻纤维、皮革、油毡、绳索、清漆、涂料、肥皂和人造黄油的生产中发挥作用。它是精密钟表和计时器的润滑剂,亦可作为维生素的重要来源,此外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它也是哈制造和硝化甘油的重要原料。不过,它很出色的表现还是在照明方面。一种被称为鲸蜡的东西——比蜂蜡和动物油脂都要好,能产生更明亮、更清洁且无烟的火焰——可以直接用桶欧从抹香鲸被割下来的头里舀出来。鲸蜡为欧洲和北美的数百万家庭、路灯、灯塔、建筑带来了光明。鲸油成了现代化命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兴工业化世界的血管中流动。它能让时钟滴答作响,让灯具发出光芒,以及让炸弹轰然引爆。 几乎一夜之间,欺骗岛成了一个繁忙的捕鲸工厂。19世纪50年代中期,煤油的发明很终开始取代鲸油成为优选燃料。20世纪20年代,那些驶抵南极洲的捕鲸船都配有内置的滑道,可以方便地将鲸鱼拖到甲板上处理,不再需要欺骗岛这样的庇护港口。更快的加工过程意味着更多的鲸油,进而是更大的利润,结果鲸油市场很终饱和,导致鲸油价格大幅下跌,使得利润较低的陆上加工业务突然终止。19世纪和20世纪对鲸油的依赖,在很多方面同21世纪对矿物油的依赖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捕鲸船就是一种非法的开矿机——一台海洋动物油的挖掘机,”·霍尔(Philip Hoare)在《白鲸记》(The Whale)一书中写道,“……它对工业革命的贡献丝毫不亚于人们从地下挖出的煤。鲸油和鲸须都是机器时代的大宗商品……”到1931年时,欺骗岛上很后一家捕鲸公司很终也停止运营了,岛上的商业捕鲸活动就此终结。 在1941年以前,欺骗岛一直处于废弃状态,英国海军当时决定摧毁岛上残留的油罐和其他补给,以降低该岛对于德国海军的吸引力。虽然德国并没有表现出对该岛的兴趣,可到了第二年,阿根廷却登陆了该岛,胡乱放置了一些国家标志和旗帜,半心半意地试图宣示主权。不久,英国人回来了,用他们自己的国旗重新宣示了主权。1944年,一队英国科学家在此建立了较为性的研究站。1955年,智利决定也要在欺骗岛上占据一席之地,他们挨着英国人建了自己的研究站。尽管有许多国家同时宣布对欺骗岛拥有主权,但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冲突,甚至连就主权问题交流的茶话会都鲜有报道。然而,到了20世纪60年代末,欺骗岛决定用一连串的火山喷发来驱赶它不喜欢的这些岛上居民。火山喷发摧毁了研究站,并将所有的一切都掩埋在厚达几英尺的泥土和火山灰之下。 如今,该岛根据“南极条约体系”(Antarctic Treaty System)受到管辖,而在短暂的夏季,游客们会带着相机漫步在已成废墟的建筑物中,这些建筑物或倾倒或部分沉没在黑色的火山沙中。英国文学批评家、哲学家威廉·黑兹利特(William Hazlitt)曾写道: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ISBN 9787510468896
条码 9787510468896
编者 (澳)达米安·鲁德(Damien Rudd)
译者
出版年月 2019-12-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16
字数 200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一般纯质纸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