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曹文轩小说五本套 穿堂风 蝙蝠香 萤王 草鞋湾 寻找一只鸟

编号:
wx1202069053
销售价:
¥113.10
(市场价: ¥145.00)
赠送积分:
113
数量:
   
商品介绍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曹文轩登临靠前安徒生奖讲台后的重新出发,是曹文轩获奖之后创作的靠前部作品

※用爱和悲悯讲述一个不受欢迎、处处被排斥的男孩的内心世界和破茧成长,传递一种自尊和人格的巨大力量

※就像故事中的男孩,每个人身上都有缺点,心中都有不被阳光照亮的角落,故事像一面镜子,反射出每个人的内心,启发读者正视自我,拥抱阳光

※新的作品,新的理念,新的气象,新的思考,新的手法,新的格局,是曹文轩在几十年文学创作生涯中又一个新的起点和创作范式
《蝙蝠香》
*靠前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继《穿堂风》后的全新呈现;

*一部关注留守儿童这一特殊群体自我成长与蜕变之路的作品;
*一部在“大美、大爱、大智慧”之外更有“大格局、大视野、新气象、新面貌”的作品;
*特邀博洛尼亚靠前插画展新锐青年艺术家创作图书封面,由旅居意大利的青年艺术家创作内文插图,共同用视觉艺术呈现作品动人意境。

《萤王》
  
《草鞋湾/曹文轩》
? 中国首位靠前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2019年全新力作,打造儿童文学新范式,抢先发售尝试侦探题材小说。在“大美、大爱、大智慧”之外更有“大格局、大视野、新气象、新面貌”;? ★一部发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上海的侦探故事,跌宕起伏的情节大大增强可读性。严谨缜密的探案过程、凝练明快的叙事语言、烛照当下的社会安全教育,令人回味无穷;? ★作品中扣人心弦的探案情节,随书配“探案导图”,增强儿童阅读作品时的参与感:作品中的小主人公有极强的观察与推理能力,甚至为神探父亲出谋划策。这些情节的设置,在增加阅读趣味的同时,有很好的代入感,尊重了儿童的阅读心理与体验。此外,附赠“探案导图”,读者可根据故事情节和线索提示,与主人公一起参与探案!找寻真相的过程,也是一次深度阅读的美好体验。? ★作品在突破中保持创作内核,展现了人性中情与理的纠葛。在复杂的情理之间,对职业的操守、对责任的承担、对正义的追求、对生命的守护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利器;? ★特邀博洛尼亚靠前插画展新锐青年艺术家创作图书封面与内文插图,用视觉艺术呈现作品耐人寻味、非同凡响的意境。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男孩橡树因为父亲偷盗,是村里很不受欢迎的孩子。炎热的夏天,其他孩子在草棚底下享受凉爽的穿堂风,橡树一人在寂寞而广阔的天地里独处,稻田里、河堤上、水塘边,他自由自在地奔跑、呐喊,仿佛周围的世界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村里屡次失窃,大家都把怀疑的目标指向了橡树。自尊的橡树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靠前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新作品,用细腻有力的笔触描摹一个男孩的孤独与倔强,讲述一个守护和尊重童心的故事。
《蝙蝠香》
男孩村哥儿在晚上推开家门,走进了夜色中。他穿过树林,跨过田埂,爬上高高的稻草垛,茫然地望着繁星闪烁的天空,身边飞绕着几只没头没脑、灰扑扑的蝙蝠。无论爸爸怎样呼喊村哥儿的名字,他都不会回应;即使小伙伴们拦在村哥儿的去路前方,他也不会停下脚步。村哥儿在夜游,仿佛每天夜里,他都会进入一个甜美无比的梦境中,甜美得让他舍不得睁开双眼。然而,幽暗的夜色将被阳光照亮,心中的忧伤会被希望驱散,梦中的孩子也会睁开双眼——看到碧蓝的天空,看到激荡的河流,看到散发着馥郁香气的蓝色迷迭香花田。
《萤王》
曹文轩著的《萤王/曹文轩新小说》讲述了望不到边的芦苇荡挡住了男孩回家的路,五只小小的萤火虫闪烁着、飞舞着,为他点亮了希望。从此,男孩与萤火虫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共同谱写出一曲绚烂的生命组曲。
夜空中繁星点点,树林间萤光闪烁。这些飞舞的精灵让夜晚不再单调,但它们的光芒却穿不透被利益诱惑的人心。男孩坚守着自己的诺言,他要保护这些小生命,即使这意味着要面对全村人的不理解,即使这份守护的承诺要用尽他一生的心血。无畏的人总会遇到同伴一路相随,坚守信念的人终会得到生命的加冕。
《草鞋湾/曹文轩》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草鞋湾路一百零八号,是大名鼎鼎的神探沙丘的私家侦探所,也是他和儿子沙小丘的家。沙小丘天长大,逐渐显露出极强的观察与推理能力,甚至能够为神探沙丘出谋划策。沙小丘十岁那年的,沙丘遇到了一件复杂而棘手的拐卖案。沙丘一次次搜寻到线索,又一次次失去线索,经历了众多波折。在父子俩坚持不懈地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这桩案子的很终突破口。但就在他们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时,却发现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沙丘父子会如何选择?
《寻找一只鸟》
男孩羽片儿跟着妈妈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但他学会的个单词却是“爸爸”。羽片儿的妈妈告诉他:爸爸是一只鸟。羽片儿与生俱来地与鸟儿有着莫大的缘分,随着他天长大,他对鸟儿的热情与执念也与日俱增。他用树枝在雪地上画鸟,用颜料在家里的墙壁上画鸟,他用各种各样鸟儿的涂鸦装点着整个小镇的墙壁。他收集鸟儿们换下的美丽羽毛,悉心地把羽毛夹在书中。,羽片儿追着一片从没见过的羽毛,遇到了一只在风雨中迷失了方向的黑色信鸽,这只鸽子成了他很忠诚、形影不离的朋友。

羽片儿在每个假期都会背上行囊,带着他的黑色信鸽一起,踏上寻找的旅程,他要去寻找那只青灰的大鸟,寻找自己的爸爸。在旅程中,羽片儿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心术不正的陌生小镇男孩、默默守护他的青年野树、寻找自己儿子的盲爷爷……这些经历就像是一块块拼图,逐渐拼凑出一幅奇异而温情的画面。直到在一次寻找之旅中,羽片儿遇到了一位从意大利回国的鸟类学家,一大一小两个人,明明是次相见,却又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这一次,会成为羽片儿寻找之旅的终点吗?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曹文轩,一九五四年一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团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长篇小说《草房子》《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和“丁丁当当”系列等。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日、韩等文字。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很好作品奖等很好不错奖项四十余种。2016年获靠前安徒生奖,是中国靠前位获此殊荣的作家。
《萤王》
曹文轩,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团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著有长篇小说《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蜻蜓眼》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丁丁当当”系列等。创作图画书《远方》《小野父子去哪儿了?》《飞翔的鸟窝》《羽毛》《柏林上空的伞》等五十余种。学术性著作有《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文轩文集”(19卷)。《红瓦》《草房子》《青铜葵花》等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希腊文、日文、韩文、瑞典文、丹麦文、葡萄牙文、俄文、意大利文等七十余种文字。获全国很好儿童文学奖、宋庆龄文学奖、冰心文学奖、国家图书奖、输出版很好图书奖、金鸡奖很好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靠前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重要奖项六十余种。2016年获得靠前安徒生奖,是中国靠前位获此殊荣的作家。
《草鞋湾/曹文轩》
曹文轩,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团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著有长篇小说《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蜻蜓眼》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丁丁当当”系列等。创作并出版图画书《远方》《小野父子去哪儿了?》《飞翔的鸟窝》《羽毛》《柏林上空的伞》等五十余种。学术性著作有《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文轩文集”(19卷)。《草房子》《青铜葵花》等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希腊文、日文、韩文、瑞典文、丹麦文、葡萄牙文、俄文、意大利文等文字,计七十余种。获中国作协全国很好儿童文学奖、宋庆龄文学奖、冰心文学奖、国家图书奖、输出版权很好图书奖、金鸡奖很好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靠前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重要奖项六十余种。2016年获得靠前安徒生奖,是中国位获此殊荣的作家。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蝙蝠香》
《萤王》
《草鞋湾/曹文轩》
《寻找一只鸟》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穿堂风一 夏日天堂夏天,一年比一年热了。今年的夏天,从一开始,就来势汹汹。而到了现在,那热,越发地让人感到难以抵抗。一连许多天,不刮风,不下雨,天空没有一朵云,只有一轮那么大那么大的太阳悬挂着。哪里还是太阳嘛,分明是一只扣在头顶上的巨大火盆。那火盆里的火,张牙舞爪,仿佛有无数条贪婪的火舌在卷动,让仰头观望它的人,会担心那火舌忽地卷到他的头上,不住用手去摸一下头发,看是否被它点着了、烧焦了。这火盆越来越大,越来越低。才一大早,它就挂到天空——应该说是滚动着来到天空的,然后一路向西,呼啸而去。在它的后面留了一道长长的火辙。赤着脊梁的老人们,一边不住地摇动着扇子,一边说:“这天热得越来越不像话了!”到了中午,凡是花,都蔫了,凡是叶子,都卷了。天空没有一只鸟,都藏到树叶下,不敢飞到有阳光的地方。芦苇丛中,有一种人们永远也不能看到它身影的鸟,不住地叫唤着。这种鸟,越是天热,叫唤得越欢。它的叫声让那些感到天热难熬的人,又凭添了几分烦躁。“死鸟!别叫唤啦!”可那鸟,依然在深深的芦苇丛中,聒噪不休。不过,对于油麻地的孩子们来说,这样的夏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油麻地一带有的是大大小小的河流,他们尽可以整天浸泡在河水中。如果天不这么热,他们还没有理由下河呢。但整天待在水中也是很无聊的,人又不是鱼,人是在岸上活动的动物,人还是待在岸上惬意。可天空中的大火盆怎么躲闪呢?嘻嘻!去乌童家呀!乌童家的屋又高又宽,距离东山墙五米,是她家的谷仓和牛房,也是又高又宽。两座房屋中间,高高地搭了个草棚,怪得很,天空明明没有一丝风,可这草棚下却到晚风“呼呼”地吹个不停。大人们说,这风叫“穿堂风”。油麻地中学的一位物理老师那年夏天路过这里,在草棚下坐了一会儿,临走时问乌童:“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总有风吗?”乌童说不上来。物理老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草棚,又看了看左右的两个出口,说:“这叫‘风洞效应’。”女孩乌童有点儿懂,但也就是有点儿懂,因为乌童才十一岁,还是一个小学生。不懂就不懂吧,乌童知道她家有一块凉快的地方,就足够啦。这草棚下——不,“风洞”,不仅总有风,还到晚晒不着太阳。这一方天地,仿佛将全世界的凉爽都集中在这儿了。特别是当你在白花花的毒太阳之下走了半天,忽然走到这里时,就会加倍地感受到这里的凉快。每年夏天,炎炎烈日当空照耀时,孩子们总像逃避瘟疫一般躲到这里。乌童家的“风洞”是孩子们夏日的天堂。他们将炎热丢在了外头,在这里嬉闹,认认真真地做游戏,或埋头完成他们的家庭作业。作为小主人,乌童总是很高兴、很热情。家中的长凳、短凳,还有一个长桌、一个方桌,都搬到了草棚下。虽然也有孩子更愿意慵懒地瘫坐在墙根下,但绝大部分孩子还是喜欢坐在凳子上,围着桌子看书,或下军棋什么的。桌子上,总有一盆乌童的妈妈煮的竹叶茶。那茶是翠绿色的,很好好看。乌童会问小伙伴们:“你们渴吗?”她手里端着一只盛了竹叶茶的碗。大多时候,孩子们在草棚下总是玩耍,但每天总会有一个时刻,乌童会像老师那样,对孩子们说:“我们该做一会儿作业了。”就像听到上课铃一样,孩子们连忙找个地方坐下,从各自的书包里掏出作业来。做作业的时候,草棚下一片安静。孩子们离去时,一定会把草棚下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是一块宝贵的地方,他们应当爱惜。乌童会向离去的他们摆手。“明天见!”“明天见!”等孩子们全都走了,乌童转身回到草棚下时,会觉得草棚下那一方小小的天地,忽然空得很,大得很。这时,她会立即转身跑出草棚,对着孩子们远去的背影大声叫道:“明天见!”有的孩子听见了,会回过头来,用同样大的声音回答她:“明天见!”草棚下,有叫声,有欢笑声,也有迷人的安静。油麻地的大人们知道孩子们喜欢这块地方,再热,也不会来与孩子们争抢地盘。这里只属于油麻地的孩子们。当油麻地的孩子们在穿堂风中自由自在地来来去去时,乌童知道,远处的大树背后,或是那座废弃的房屋拐角处,藏着一双眼睛。她有时会玩着玩着,心思悄悄走开了,便暂时忘了草棚下有那么多孩子,用眼睛看向远处,并慢慢移动目光,寻找着那双眼睛。也许,这个时候,有另外一个女孩看到了乌童的目光,也会像她一样,往远处看去。乌童,还有那个女孩,目光里含着犹疑,还有少许不安。但大部分孩子,是不会去关注远处那双眼睛的。这天下午,乌童的妈妈抱来了一只大西瓜。当孩子们正吃着甜丝丝的西瓜时,一个男孩用沾着西瓜汁的手指指着远处的田野:“你们看呀!”草棚下的目光纷纷转向同一个方向:一个光着脊梁的男孩,头戴一顶草帽,正在没有任何遮挡的田野上穿行。仿佛要躲避阳光,他一直在跑动。那时的太阳光十分强烈,他跑动时,样子很虚幻,像是在田野上游荡的魂灵。有时,他会蹲下去,让地里的稻子遮挡住自己。孩子们的目光聚拢过去,一直看着他消失的地方。一个脑袋慢慢地露了出来。孩子们看不清他的面孔,却又好像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双眼睛,正透过稻叶向他们这边看着。有时,他消失了,稻田里许久没有升起他的脑袋,等孩子们终于又看到他时,已是在四五十米远的地方了。于是,孩子们就在心里猜测:难道,他是从田埂上爬着前行的吗?孩子们手里都拿着咬了一半的西瓜,一直无声地向那里看着。他终于走远了,很后消失在河堤的那一边。孩子们又接着吃手中的西瓜——草棚下,只有吃西瓜的声音……
《萤王》
    
《草鞋湾/曹文轩》
    本书的主人公是私家侦探沙丘和他的儿子沙小丘。故事发生的时间距离今天有点儿遥远,但又不算十分遥远: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地点:上海。
     沙丘父子住在草鞋湾路一百零八号一座带院子的两层小楼里。草鞋湾路位于上海南市,周边有国货路、海潮路、大德路等马路。这座小楼既是他们的住处,也是沙丘的私家侦探所。
     那年,沙小丘十岁。春天到了。一早上,他被喜鹊的喳喳声吵醒了,双手揉了揉眼睛,一脚踢掉了被子,一骨碌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口,然后轻轻地拉开窗帘,将身子藏着,慢慢探出脑袋,向外看去。
     一对漂亮的花喜鹊站在邻一座小楼的屋顶上,正不住地叫着,一边叫一边用眼睛打量着他家院子里那棵老槐树。这是一棵高大的槐树,树顶上有一只破败的喜鹊窝。
     当沙小丘忽然想到这对喜鹊有可能要在他家的老槐树上做窝时,他的心里急促地敲了一阵小鼓。不知是因为没有穿上衣服有点儿凉,还是因为激动,他那两条有点儿细瘦的双腿不住打起战来。因为从他有记忆开始,就从未见到过有喜鹊飞临到他家周边的楼上,更未见到过有喜鹊飞临到他家的这棵老槐树卜。
     不久前,管家马大伯还对他说:“树上的那只喜鹊窝,是八年前的喜鹊窝。打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有一只喜鹊在这棵树上落过脚。”
     八年前,也是在春天,一个傍晚,当血色的晚霞染红这座城市西边的天空时,一伙歹徒突然闯了进来。他们十分野蛮地推倒了上来阻拦的马大伯,随即,从怀里、腰间掏出、拔出手枪,一言不发,一阵乱射,破碎的窗玻璃哗啦哗啦响成一片。那些面容冷冰冰的家伙,在撤离之前,无意问发现了老槐树上的那只又大、又好看、又结实的喜鹊窝,至少有三支手枪同时向它射击。两只喜鹊顿时惊恐万状,喳喳乱叫着飞向半明半暗的天空。但它们并没有飞远,并且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很快又不顾一切地飞回老槐树:窝里有它们的两只出生还不到一周的喜鹊宝宝呢!它们一会儿落在树上,一会儿飞起,一会儿又再落下……恐惧、不安、愤怒的喳喳声惊起远远数十只喜鹊和乌鸦,它们盘旋在这棵老槐树的上空,喳喳声、哇哇声响成一片,使这个城市的黄昏显得十分纷乱、惶恐和令人不解,无数的人在仰望这片灰暗而怪异的天空。枪声没有停息。那只母喜鹊被一颗子弹击中,笔直地坠落在了院子里。公喜鹊不顾一切,俯冲而下,用翅膀猛地击打了一个歹徒的面颊,啪的一声,犹如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就在它马上就要撞击到地面的一刹那问,它忽地抬头直插天空,追击的子弹差一点儿也将它击中。天空中的喜鹊和乌鸦开始喷粪,白色的、灰色的、绿色的、黑色的鸟粪雨点儿一般落下,其中一泡落在了一个歹徒的头上,一泡落在了一个歹徒的鼻梁上,两人连声“呸!呸!”,说了几句“真倒霉”,终于收起枪撤离了。
     在草鞋湾路一百零八号被袭击期间,沙小丘的母亲于蔓莉一直紧紧地抱着两岁的沙小丘,浑身哆嗦成一团,躲在墙角里。沙小丘两次被枪声吓得要哭,都是她及时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并小声地哄着:“丘丘别怕,丘丘别怕……”
     夜里,沙丘从苏州办案回到了家中。
     马大伯把傍晚时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那天的月亮很大很亮,高高地飘在城市的上空,即使没有路灯,也会见到街是街,里弄是里弄,人是人,树是树。很安静。
     沙丘觉察到整座小楼毫无动静,有点儿疑惑。
     马大伯告诉他:“夫人和孩子受了惊吓,不敢在家中住,被她的一个朋友接去住了。”
     那只公喜鹊站在窝边的树枝上,不时地望一眼喜鹊窝,然后仰望着夜空,叫上一声,听上去十分凄惨、哀切。
     马大伯将那只身体早已经变凉了的母喜鹊,从槐树下捡起,拿到沙丘的面前:“是他们打死的。”
     P2-4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后记 曹文轩我有一个习惯:将忽然想到的一个感觉上很新颖、很独特的故事随手记在笔记本上。这个故事也许是完整的,也许只是一个开头。有时,连开头都谈不上,只是一个词、一个短句而已,而这些词、这些短句,让我隐隐约约地预感到它们会让我引申出一个很不错的故事。我有不少这样的记录。要写作品了,就拿出这些本子翻一翻,总有让你眼前一亮的记录。那时,我的目光会暂时离开本子,不由自主地思索,也许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想出一篇或一部小说的大致模样。然后,自己跟自己跟说:可以写它了。接下来的日子,就会总想着它。想着想着,它就越来越成模样,并越来越招人喜欢。终于有一天,你认为它已枝繁叶茂,无需再生发了,可以用文字将它呈现出来了,就会坐到书桌前,一气呵成地写成作品。从《穿堂风》开始,只要能有时间,又能兴致不败,我可能要一部一部地写下去。“曹文轩新小说”的中的“新”字,不只是指它们是我的新作,还有“新的思考”“新的理念”“新的气象”等其他含义。 当然,如果要一本一本写下去,还得有一个必需的前提:这就是出版社的出版人、编辑们一个个得变成催命鬼。他们得不厌其烦地催促我。不住地用电话、短信,甚至干脆上门来问:写完了吗?我发现,一个作家能够写出作品来,其实是离不开那些兢兢业业、玩命工作、不辞辛劳、诚心诚意、无微不至的出版人和编辑们的鞭策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稿子不是写出来的,是逼出来的。多少年以后,当你回想起这些作品的诞生、出炉到引来成千上万的读者的过程,一定会在心中深深感激他们,并发誓一辈子记住他们。一个作家绝对离不开这样一些执着而心底柔软并欣赏你的出版人和编辑。我衷心感谢他们。

《曹文轩新小说·穿堂风》
《穿堂风》让我们看到的是一种令人感动的自信和勇气——一个作家在登凌绝顶以后,还能不断拓宽自己潜藏的创造疆域,不惮做一个栉风沐雨的“探路者”。但这一切对曹文轩来说自然而然,对于这样一个将写作视为生命的作家,写作本身带给他的价值和满足感恐怕远远大于获奖的欢愉。于是,我们看到了以《穿堂风》开启的这一系列“新小说”。
《草鞋湾/曹文轩》
草鞋湾不再是其童年油麻地记忆里某个已然失落的乡村,而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上海南市区的一个实实在在的路段。虽说曹文轩这次转身式的写作让我不免有些恍然,我却也还是从中重温到了那些相当熟悉的元素,比如执着于回溯的视角,比如老上海依稀泛着怀旧微光的斑驳影像,他曾有的深情和诗意仍然一如既往。透过他悉心经营的这一故事和背景,我得以洞见到的乃是热切且深刻的现实忧伤。可以说,《草鞋湾》既是在向侦探小说致敬,也是在向孩子们致敬。——北京语言大学教授、作家、学者、翻译家 路文彬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天天出版社
ISBN 9787501616145
条码 9787501616145
编者 曹文轩
译者
出版年月 2020-04-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180
字数 120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