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死穴(法制文学)

编号:
wx10433783
销售价:
¥24.30
(市场价: ¥30.00)
赠送积分:
24
数量:
   
商品介绍

弄权者、贪渎者这些平时高高在上,表面风光无限的人物却被一位来自农村的姑娘玩弄股掌……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乡下来城里谋生的姑娘蓝月季,是一名余业电脑修理者,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一名贪官贪污受贿的黑名单,她依照名单上的姓名,加上自己的理解进行巧诈。蓝月季把巧诈当成一次偶遇,天下掉下个馅饼,砸在我头上,我当然可以从贪官身上拔根毛,反正,他们的钱也是不干净的;刘伟民把巧诈当成一种事业,是帮反贪局做了好事,贪官们以为贪污受贿无人知晓,却不知道天上一只眼,地上一只眼,四周都是眼,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乡下来城里谋生的姑娘蓝月季,是一名业余电脑修理者,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一份官员贪污受贿的黑名单。她依照名单上的姓名,加上自己的理解进行敲诈,竟然让她成功了,很容易从贪官污吏手里弄到了金钱。但她不满足,想尽办法把项目经理刘伟明拉下了水。在她精心策划下,刘伟明离婚了,成了她的同伙。这名有知识的男人,提出了比蓝月季更“宏伟”的计划,他们买通侦探公司,弄到了市里各局主要领导的材料,实施了更大范围的“敲诈”,设计的骗局越来越高明,刘伟明也从一个好男人,逐渐变成了花花公子。蓝月季本想把这个男人弄到手,看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远,就设计把他“抛弃”。她变本加厉地实施更大的“计划”。一位被敲诈者不愿束手就擒,向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展开调查,很快把蓝月季及有关人员抓获。小说讲述了一个女人在城市犯罪的经历,在揭露贪官污吏的同时,也在告诉我们,一个人对自己优选的保护就是良心的回归。在商品化和金钱弥漫的世界,保持心灵的纯洁就是要对理想永不背叛。背叛了自己的良心就是埋葬了自己。官员也好,普通人也罢,当我们面对物质诱惑时,我们如何保持道德底线?本书在拷问着所有的人。

李惠泉,祖籍江西南昌,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已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多万字,小说《生死游戏》获得中国故事会奖,《黑白布局》获中国第三届侦探小说很好情节奖,长篇小说《保证机密》和《保证内幕》被广州日报和南京日报等多家报刊连载,《高度机密》是作者奉献给读者的近期新力作。

    一
    肖子文对准垃圾桶猛踢一脚。
    他拿起水桶里的拖把,极不情愿地往地上一墩,弄得水珠四溅,正好有几滴飞上了值班经理的脸。值班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老处女,脾气本来就怪怪的,一看肖子文那个样子,火就往上窜。她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骂道:“你这个小羊羔崽子,愿干就干,不愿干就滚。像你这样的人,能做什么?读书读不进,干活又偷懒,哼!你回家待着得了。”肖子文不敢吭声,只好使劲地墩着地。
    二十岁的肖子文,读书不进,考大学更是没有门,父母只好托东托西,帮他找了这个饭店服务员的工作。他哪愿做这个,上班不是迟到就是早退,每月的奖金几乎没有拿过,除了电脑没有感兴趣的东西,他一边儿于活还一边儿想着电脑里的游戏,感到好玩得不行。他来到407房间,把被子叠好,又把卫生打扫了一遍,发现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开着,手就痒痒了,迈不开步子,上前按了一下回车键,桌面马上显示出一幅猫抓老鼠的图画,他感到好奇,仔细一看,显示屏上正好有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图标,生性对电脑游戏爱不释手的他,赶忙点击,猫出现了,一次一次地抓老鼠,都被老鼠巧妙地躲开了,他来兴趣了,也不干活,就坐在那里玩了起来。
    这是一种渐进式游戏,过五关斩六将,很后才能抓到老鼠,指法稍微慢半秒,就过不了关,既考验人的智慧,又锻炼人的指法。肖子文好像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没有一会儿就进入了第四关,他兴奋极了,继续用类似的办法前进,但是,办法用尽,他也进不了第五关,老鼠仍然抓不到。他急得满头大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用尽了所学知识,仍然无法进入第五关。他有些沮丧,决定把这个游戏拷贝回去再想办法。于是,跑回自己房间,找了一张三寸软盘,把游戏拷贝下来。
    太阳逐渐西去,他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出了门骑上自行车飞奔而去,到了家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坐在电脑前弄开了。他把游戏拷贝到c盘下,一关一关过,还是进不了第五关。他又给同学和朋友打电话,在他们的指导下,又重新进行分解进人,仍然没有效果。妈妈叫他吃饭,也被他轰出了房间,就那样一个人坐在那里苦思冥想,弄到晚上十二点,还是进不了第五关。
    肖子文犟脾气上来了,班也不上,第二天一早,就来到演乐胡同225号,来找一个叫蓝月季的女人。蓝月季今年三十岁,没有结婚,一个人住两间平房,和一个叫徐兵的男人同居。她没有正式工作,专做电脑维修,特别是在解码方面很有天赋,肖子文电脑坏了都找她修,一来二去就混熟了。他一口一个姐,叫得这个女人很喜欢他,把他当作弟弟一样看待,有问必答,手把手教他。
    肖子文推开蓝月季房间门,怔住了。她正倒在徐兵怀里接吻,弄得他进又不是,退又不是。蓝月季笑了,推开徐兵,招呼道:“文弟,进来。”
    徐兵瞪了他一眼,又在蓝月季脸上吻了一下,转身就走:“我走了,月季,省得破坏你们的关系。”
    蓝月季用指头点着他的前额:“你不要瞎说,人家还是孩子呢。我的干弟弟。”
    徐兵鼻子哼了一声,不冷不热地说:“弟弟好哇,雏鸭肉嫩啊!”
    “去,去,去。快滚吧,不要满嘴放屁。”徐兵被蓝月季骂跑了。
    肖子文拿出了张张软盘。
    蓝月季也不说话,把盘插入电脑,拷贝到C盘下,这才开始运作。她没有问肖子文,很快进入了第四关,但是,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是进不了第五关。她有些烦躁,把鼠标一扔,告诉肖子文,“我说不就是一个游戏吗,干吗非得进第五关呢,前四关也是很好玩的。我告诉你,这套游戏不是通用版,是人家自己编的,他在第五关上设了密码,鬼晓得是什么数字。”
    肖子文怯生生问:“姐,真的没有办法?”
    “没有。主要是不值得费这个劲儿。你解开了也不过是一个游戏,有什么意思。如果里面有金银,你姐我就得想办法,你说是吧?”肖子文眼里对她崇拜的目光消失了,啷嚷说:“我还以为你比我强,我看跟我也差不多”。蓝月季一听他的话,怒道:“嘿!我说文弟,你怎么说这样混蛋的话呀!我教你都白教了:解不开?解不开姐这么多年就白混了,我今天要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肖子文站在那里偷偷地乐。
    从上午十点开始,蓝月季坐在椅子上就没有动,除了上厕所吃饭,就在那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数字,不停地翻看各种书籍,不停地打电话,额头上有涔涔的汗珠,看得肖子文心疼地说:  “姐,不行就算了。”
    “算了,哼!你想算了我还不算了呢!”蓝月季秀目圆瞪:“我要不把它解出来,我就得死!”她一边说一边发牢骚:“你姐就是一个好强的人,刚才你看见了吧,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一块儿好了几年,嫌我赚不到钱,又跟别人睡过,竟然要离我远去。他呢,这些年睡过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唉!现在的好男人都他娘的死光了。文弟,你可不要学他们,男人就要像个男人样。”
    “我听姐的。”肖子文显得很乖巧。
    蓝月季很满意:“听姐的没错,姐不会让你吃亏的。”她转过身,摸了摸他的头:“姐是过来人了,什么事不知道。只要有技术,有了钱,还怕找不到女人?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还得去一趟饭店,把那个客人的住房登记拿来,包括他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反正只要有数字的都抄下来,很多密码都可能隐藏在其中。”肖子文一听,二话没说,直奔饭店。
    送走肖子文,蓝月季又给徐兵打电话。
    “兵兵,我们一块儿好了几年了,容易吗?上次不是为了帮你找工作,我会跟总经理上床吗?,怪,也只能怪你没本事。你自己也扪心自问,这些年你跟多少女人上过床,我要纠缠,这个事还有完没完?”蓝月季很动情,苦口婆心地劝说。
    徐兵在电话里嘿嘿地笑了:“算了,月季,我们的缘分到头了。这家公司总经理,是个娘们儿,她答应了帮我解决进天都市的户口,人嘛,总要往高处走,对吧。月季,等我解决了户口,我就把那个娘们儿蹬了,真的。你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立字据,我徐兵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都是生活逼的,没办法呀!”
    蓝月季知道劝他不动,咬着嘴唇说:“好听的话你就留给别的女人吧,我蓝月季不混出个人样来,我就一头撞死。”说完就挂了电话。
    肖子文满头大汗回来了。
    蓝月季接过复印的材料一看,瞪大了眼睛:“噢,美籍华人方明,看样子是个科学家了,要不就是个大老板。”肖子文不关心这些,只问能不能进入第五关。蓝月季没吭声,对照材料进行操作,输进了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等有关材料,仍然进不了第五关,气得她破口大骂。
    肖子文接近丧失了信心,垂着头说:“姐,不行就算了,你也忙了了,我们一块儿吃顿饭吧。”
    蓝月季手一挡:“要不你先走,要不你坐在这里别吱声,哕哕唆唆的,烦死了。”肖子文只好一声不吭坐在那里。
    蓝月季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问肖子文今天是什么日子?肖子文说是十月十二日,她把这个日子输进去,第五关终于打开了,一只巨大的老鼠终于露了出来,两人高兴得又抱又跳。肖子文一声“哇塞”情不自地在蓝月季脸上嘬了一下:“姐,你真行。”
    蓝月季娇嗔地拍了拍他的脸:“文弟,你也快学坏了。姐不是跟你吹牛,没有我解不开的程序。记住,这个程序叫时间程序,是近期新发明的,它的密码是随着时间变换。我也是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很难解。我可以肯定,这个叫方明的老家伙,是个电脑专家。”
    随着猫把老鼠叼进嘴里,电脑画面上颜色消去,一份资金分配表呈现在她们面前。先是总表,上面列出了年月日、主要项目的工程名称、负责人姓名、资金数额,涉及人员近三十人,支付金额高达二百万美元。总表下面是一张张分项表和电子签名,一看就知道是扫描进去的。蓝月季有些困惑,这是什么东西?年终奖金分配表,不像。利润分红,也不像。但项目栏里都是大的项目,难道……难道是贿赂款项?肖子文也瞪大了眼睛,问怎么回事。蓝月季没有说什么,拷贝了一份,把原始的删除,只留下那只大老鼠,交给了肖子文。肖子文也没问为什么,高高兴兴走了。蓝月季坐在那里,做着发财的美梦。
    ……

    一
    肖子文对准垃圾桶猛踢一脚。
    他拿起水桶里的拖把,极不情愿地往地上一墩,弄得水珠四溅,正好有几滴飞上了值班经理的脸。值班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老处女,脾气本来就怪怪的,一看肖子文那个样子,火就往上窜。她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骂道:“你这个小羊羔崽子,愿干就干,不愿干就滚。像你这样的人,能做什么?读书读不进,干活又偷懒,哼!你回家待着得了。”肖子文不敢吭声,只好使劲地墩着地。
    二十岁的肖子文,读书不进,考大学更是没有门,父母只好托东托西,帮他找了这个饭店服务员的工作。他哪愿做这个,上班不是迟到就是早退,每月的奖金几乎没有拿过,除了电脑没有感兴趣的东西,他一边儿于活还一边儿想着电脑里的游戏,感到好玩得不行。他来到407房间,把被子叠好,又把卫生打扫了一遍,发现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开着,手就痒痒了,迈不开步子,上前按了一下回车键,桌面马上显示出一幅猫抓老鼠的图画,他感到好奇,仔细一看,显示屏上正好有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图标,生性对电脑游戏爱不释手的他,赶忙点击,猫出现了,一次一次地抓老鼠,都被老鼠巧妙地躲开了,他来兴趣了,也不干活,就坐在那里玩了起来。
    这是一种渐进式游戏,过五关斩六将,*后才能抓到老鼠,指法稍微慢半秒,就过不了关,既考验人的智慧,又锻炼人的指法。肖子文好像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没有一会儿就进入了第四关,他兴奋极了,继续用类似的办法前进,但是,办法用尽,他也进不了第五关,老鼠仍然抓不到。他急得满头大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用尽了所学知识,仍然无法进入第五关。他有些沮丧,决定把这个游戏拷贝回去再想办法。于是,跑回自己房间,找了一张三寸软盘,把游戏拷贝下来。
    太阳逐渐西去,他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出了门骑上自行车飞奔而去,到了家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坐在电脑前弄开了。他把游戏拷贝到c盘下,一关一关过,还是进不了第五关。他又给同学和朋友打电话,在他们的指导下,又重新进行分解进人,仍然没有效果。妈妈叫他吃饭,也被他轰出了房间,就那样一个人坐在那里苦思冥想,弄到晚上十二点,还是进不了第五关。
    肖子文犟脾气上来了,班也不上,第二天一早,就来到演乐胡同225号,来找一个叫蓝月季的女人。蓝月季今年三十岁,没有结婚,一个人住两间平房,和一个叫徐兵的男人同居。她没有正式工作,专做电脑维修,特别是在解码方面很有天赋,肖子文电脑坏了都找她修,一来二去就混熟了。他一口一个姐,叫得这个女人很喜欢他,把他当作弟弟一样看待,有问必答,手把手教他。
    肖子文推开蓝月季房间门,怔住了。她正倒在徐兵怀里接吻,弄得他进又不是,退又不是。蓝月季笑了,推开徐兵,招呼道:“文弟,进来。”
    徐兵瞪了他一眼,又在蓝月季脸上吻了一下,转身就走:“我走了,月季,省得破坏你们的关系。”
    蓝月季用指头点着他的前额:“你不要瞎说,人家还是孩子呢。我的干弟弟。”
    徐兵鼻子哼了一声,不冷不热地说:“弟弟好哇,雏鸭肉嫩啊!”
    “去,去,去。快滚吧,不要满嘴放屁。”徐兵被蓝月季骂跑了。
    肖子文拿出了张张软盘。
    蓝月季也不说话,把盘插入电脑,拷贝到C盘下,这才开始运作。她没有问肖子文,很快进入了第四关,但是,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是进不了第五关。她有些烦躁,把鼠标一扔,告诉肖子文,“我说不就是一个游戏吗,干吗非得进第五关呢,前四关也是很好玩的。我告诉你,这套游戏不是通用版,是人家自己编的,他在第五关上设了密码,鬼晓得是什么数字。”
    肖子文怯生生问:“姐,真的没有办法?”
    “没有。主要是不值得费这个劲儿。你解开了也不过是一个游戏,有什么意思。如果里面有金银,你姐我就得想办法,你说是吧?”肖子文眼里对她崇拜的目光消失了,啷嚷说:“我还以为你比我强,我看跟我也差不多”。蓝月季一听他的话,怒道:“嘿!我说文弟,你怎么说这样混蛋的话呀!我教你都白教了:解不开?解不开姐这么多年就白混了,我今天要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肖子文站在那里偷偷地乐。
    从上午十点开始,蓝月季坐在椅子上就没有动,除了上厕所吃饭,就在那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数字,不停地翻看各种书籍,不停地打电话,额头上有涔涔的汗珠,看得肖子文心疼地说:  “姐,不行就算了。”
    “算了,哼!你想算了我还不算了呢!”蓝月季秀目圆瞪:“我要不把它解出来,我就得死!”她一边说一边发牢骚:“你姐就是一个好强的人,刚才你看见了吧,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一块儿好了几年,嫌我赚不到钱,又跟别人睡过,竟然要离我远去。他呢,这些年睡过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唉!现在的好男人都他娘的死光了。文弟,你可不要学他们,男人就要像个男人样。”
    “我听姐的。”肖子文显得很乖巧。
    蓝月季很满意:“听姐的没错,姐不会让你吃亏的。”她转过身,摸了摸他的头:“姐是过来人了,什么事不知道。只要有技术,有了钱,还怕找不到女人?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还得去一趟饭店,把那个客人的住房登记拿来,包括他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反正只要有数字的都抄下来,很多密码都可能隐藏在其中。”肖子文一听,二话没说,直奔饭店。
    送走肖子文,蓝月季又给徐兵打电话。
    “兵兵,我们一块儿好了几年了,容易吗?上次不是为了帮你找工作,我会跟总经理上床吗?,怪,也只能怪你没本事。你自己也扪心自问,这些年你跟多少女人上过床,我要纠缠,这个事还有完没完?”蓝月季很动情,苦口婆心地劝说。
    徐兵在电话里嘿嘿地笑了:“算了,月季,我们的缘分到头了。这家公司总经理,是个娘们儿,她答应了帮我解决进天都市的户口,人嘛,总要往高处走,对吧。月季,等我解决了户口,我就把那个娘们儿蹬了,真的。你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立字据,我徐兵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都是生活逼的,没办法呀!”
    蓝月季知道劝他不动,咬着嘴唇说:“好听的话你就留给别的女人吧,我蓝月季不混出个人样来,我就一头撞死。”说完就挂了电话。
    肖子文满头大汗回来了。
    蓝月季接过复印的材料一看,瞪大了眼睛:“噢,美籍华人方明,看样子是个科学家了,要不就是个大老板。”肖子文不关心这些,只问能不能进入第五关。蓝月季没吭声,对照材料进行操作,输进了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等有关材料,仍然进不了第五关,气得她破口大骂。
    肖子文完全丧失了信心,垂着头说:“姐,不行就算了,你也忙了一天了,我们一块儿吃顿饭吧。”
    蓝月季手一挡:“要不你先走,要不你坐在这里别吱声,哕哕唆唆的,烦死了。”肖子文只好一声不吭坐在那里。
    蓝月季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问肖子文今天是什么日子?肖子文说是十月十二日,她把这个日子输进去,第五关终于打开了,一只巨大的老鼠终于露了出来,两人高兴得又抱又跳。肖子文一声“哇塞”情不自禁地在蓝月季脸上嘬了一下:“姐,你真行。”
    蓝月季娇嗔地拍了拍他的脸:“文弟,你也快学坏了。姐不是跟你吹牛,没有我解不开的程序。记住,这个程序叫时间程序,是*新发明的,它的密码是随着时间变换。我也是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很难解。我可以肯定,这个叫方明的老家伙,是个电脑专家。”
    随着猫把老鼠叼进嘴里,电脑画面上颜色消去,一份资金分配表呈现在她们面前。先是总表,上面列出了年月日、主要项目的工程名称、负责人姓名、资金数额,涉及人员近三十人,支付金额高达二百万美元。总表下面是一张张分项表和电子签名,一看就知道是扫描进去的。蓝月季有些困惑,这是什么东西?年终奖金分配表,不像。利润分红,也不像。但项目栏里都是大的项目,难道……难道是贿赂款项?肖子文也瞪大了眼睛,问怎么回事。蓝月季没有说什么,拷贝了一份,把原始的删除,只留下那只大老鼠,交给了肖子文。肖子文也没问为什么,高高兴兴走了。蓝月季坐在那里,做着发财的美梦。
    ……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中国检察出版社
ISBN 9787801859839
条码 9787801859839
编者 李惠泉
译者 --
出版年月 2008-10-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69
字数 245
版次 第1版
印次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