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相墓手札

编号:
wx1200060257
销售价:
¥23.84
(市场价: ¥29.80)
赠送积分:
24
数量:
   
商品介绍

《相墓手札》:一种古老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职业——殡葬执事人,一张揭示中华文明的起源之谜的《帝葬山图》,一个极为隐秘的身份——守灵人,一串因故而生的奇事……
“殡葬执事人”是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身份,这样的题材选择无意中也与市面上流行的“墓”、“寻宝”相结合,但通过主人公身份的变化,为小说注入了新意。
信周编著的《相墓手札》以神秘文化为背景,涉及到一段暗藏的历史,寻找失落的墓穴,发现华夏文明起源的真相。
沐林枫是一个厨师,因为出身于精通相墓之术的“疙瘩”世家,被国家一个重点课题组找到,希望他帮助寻找能够证明“华夏文明起源”的商末古墓。
就在沐林枫答应东方教授参加课题组的同时,国外的文物走私集团也派出了盗墓高手,准备与课题组争抢寻找攸侯喜的陵墓。要找到古墓必须先找到沐家的《帝葬山图》,于是沐林枫成了双方争夺的对象。
沐林枫在曾祖的坟墓中发现了的相墓之术,根据沐家祖训,要想继承相墓绝技就必须先发誓成为看护古墓的“守灵人”。当沐林枫发誓成为守灵人后,却发现自己进退两难了,因为课题组的工作是寻找和挖掘《帝葬山图》上的古墓,而他的责任是保护古墓不受打搅。于是沐林枫决定退出课题组……
尊古训“守灵”还是顾大局“发掘”
保性命“退出”还是为国家“探索”
解不开的玄机,探不明的深奥,原来源于失踪多年的父亲……
没有《相墓手札》,何谈《盗墓笔记》?! 

沐林枫是一个厨师,因为出身于精通相墓之术的“疙瘩”世家,被国家一个重点课题组找到,希望他帮助寻找能够证明“华夏文明起源”的商末古墓。就在沐林枫答应东方教授参加课题组的同时,国外的文物走私集团也派出了盗墓高手,准备与课题组争抢寻找攸候喜的陵墓。要找到古墓必须先找到沐家的《帝葬山图》,于是沐林枫成了双方争夺的对象。沐林枫在曾祖的坟墓中发现了的相墓之术,根据沐家祖训,要想继承相墓绝技就必须先发誓成为看护古墓的“守灵人”,当沐林枫发誓成为守灵人后,却发现自己进退两难了,因为课题组的工作是寻找和挖掘《帝葬山图》上的古墓,而他的责任是保护古墓不受打搅。于是沐林枫决定退出课题组并由此又引发出新一轮的事件……

信周,山东寿光人,个人经历很传奇,07年发奇想开始码字,至今已出版图书近二十册。主要作品有:《猎人突击队》三部,《秘密使命》三部,《魔鬼突击》《神秘宝藏》《赏金猎人》《喋血缅北》《天墓之谜》以及繁体书《闯王》7部。

楔子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第二十章

    靠前章
    从朱福贵家里出来,到火化场进行的葬礼过程就容易多了,举行了一场简单的追悼会,随后把遗体火化了,很后再把骨灰送到县里统一修建的奉安堂内安放。这样的葬礼省去了许多繁琐的礼仪和环节,很快整个“公事”就结束了。
    葬礼因为被出现的怪事耽搁了几个小时,等到去奉安堂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再把骨灰安放好后,天色也黑了下来。
    朱家人和高鸿进一再挽留沐林枫去吃晚饭,这也是当地的习俗,逝者下葬后,亲戚朋友和帮忙的人都要在一起吃顿饭。
    不过沐林枫却坚决地推辞了,因为他的心里一直有种异样的感觉,具体是什么自己也说不出来,反正是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所以他急着赶回家,想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一下。
    回到家里,沐林枫才感觉到有些疲惫,他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静静地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实话说今天的经历好像是在做梦,沐林枫自己也感觉很奇怪,对于做“疙瘩”就像是轻车熟路,仿佛是祖先的神魂附着在自己身上,在冥冥中提醒和指导着自己,或许是祖辈留在他身体内的遗传基因被唤醒了。
    忽然间,沐林枫感觉内心有个声音在提醒自己,应该继承祖业了,就在这一刹那,沐林枫意识到也许做一个“疙瘩”才是自己很终的选择。
    想到这里,沐林枫马上站起来走进书房里,在始祖的神位前上了一炷香。这是老沐家的传统,家里一直供奉着老祖宗的神位,因为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父亲失踪后老祖宗的神位就传到了他这里。
    随后沐林枫从书桌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个黝黑发亮的木匣,里面盛放的是沐家的家谱。
    沐林枫轻轻打开盒盖,露出了一本已经发黄的八开大小,折叠起来的书,书是用粗麻线装订,边沿部位也破碎了,显示着它的沧桑。
    这本家谱并不是一个总谱,仅仅是他们家族的这一个分支,起始时间是明朝初期,以搬迁到沐家营后的沐姓人为靠前代始祖,传到沐林枫这里已经是第二十一代了。因为从曾祖父起就一直是单传,所以这个家谱才会到沐林枫的手里,家谱的传递也是有严格规定的,必须是长门长子才有保管的资格。
    沐林枫轻轻地翻开家谱,找到自己的名字,家谱上的字都是用小毫毛笔写的正楷,一笔一划很好工整。
    这本家谱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沐林枫这个名字在他出生前好多年就已经有了,他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哪位先祖给起的,反正已经写在了家谱上。如果没有这个人,这个名字就空着,只要有就叫这个名字,而且在沐林枫的名字的下面,他的儿子甚至孙子的名字也已经排列上了,而且还都是好几个。
    看到这里,沐林枫忍不住咧嘴一笑,在心里说老祖宗一定没有想到现在会施行计划生育,别说是三四个儿子,有一个就不错了,弄不好还是女儿,不过女人在家谱中是不出现的。这恐怕也正是孟子所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缘故。
    事实上孟子所言的“无后为大”,也是古人对死后的祭祀进行的考虑。
    去世的先祖接受子孙的祭祀叫做“血食”或“歆享”。古人在祭祀先人时特别强调:“神不歆非类,民不食祀非族,神不食非其宗。”意思就是说祭祀去世的先人时,必须是先人真正的骨血,否则先人不歆享。
    因此在当地的扫墓风俗中,如果没有后代祭祀和上坟添土是很好严重的事情,就表示断了香火,祖先就会变成抢食别人祭品的强神饿鬼,这样不仅是后代不孝,还让先人不寒而栗,所以才会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说。
    沐林枫把思绪拉回到现实来,他忽然感觉有点儿饿了,这时他才想起来还没吃晚饭,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墙壁上的石英钟,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一个人生活就是这样,经常没有规律。
    沐林枫准备去厨房煮碗面条吃,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起来,这么晚了谁还能来?该不会是高鸿进喝多了跑到这里来了吧,在丧宴上喝醉了的事情不是没有,而高鸿进又喜欢喝口,沐林枫一边念叨着一边去开门。
    走到房门口,沐林枫伸出手去刚要开门,突然又停住了,心想先看看是谁;如果真的是高鸿进喝醉了,自己就装作没在家。这个家伙喝多了就兴奋,能跟人聊一个晚上,自己明早还要上早班,,如果让他进来,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想到这里,沐林枫把一只眼贴近门镜,借助走廊里的照明灯,他看到门口外站着两个陌生的男人,前面的一个人三十多岁,穿着很正式,深色西装白衬衣,不过没扎领带,后面的人被挡住了看不清楚。
    看到来人不是高鸿进,沐林枫顺手打开门,然后扫视了一下站在门外的两个人。这时他也看清了后面的那个人,二十多岁,牛仔裤夹衫,穿着很休闲,小平头显得很精神。
    站在前面的那个人透露着精干,很客气地问:“请问你是沐林枫沐先生吗?”
    沐林枫点点头:“你们是?”
    穿西装的男子打开黑色手包的拉链,取出一本警官证递给沐林枫:“我们是国安局的,可否到屋里说话?”
    昕到“国安局”三个字沐林枫愣了一下,因为国家安全局总是给人很神秘的感觉,好像离自己很远,他看了一眼警官证那黑色封面上的银色国徽,急忙把身体往旁边一闪,同时说:“好,屋里请。”
    等两位客人进门后,沐林枫伸手把防盗门带上,他感觉很纳闷,国安局的人找自己做什么?自己就是一个厨师,好像涉及不到国家安全方面的事情。
    沐林枫没有细看就把手里的警官证又还给来人,同时好奇地问:“请问两位警官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穿西装的男子笑了笑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李建平,这位是我的助手小曹,我们俩目前负责一个国家重点课题组的安全工作。我们来找你的目的,是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这个课题组的负责同志想见见你……”
    没等李警官说完,沐林枫就一脸惊讶地问:“你们没有搞错吧?我是一个厨师,不是什么科研工作者,课题组的负责人见我干什么?”
    “对不起,关于会见的内容我们就不知道了,因为这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内……”
    说到这里李建平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什么,随即接着说:“沐先生,说实话在来之前我们对你进行过调查,你曾经是名很好的军人,有些事情不必我细说就应该明白。这个科研项目之所以要我们国安局负责安全工作,是因为我们已经了解到国外的某些机构对这个课题很好感兴趣,更确切地说已经掌握了他们开始行动的信息。所以我们才会在晚上来请你,就是防止有人了解到情况……”
    听了李警官的话,沐林枫更是如坠迷雾中摸不着头脑了,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上午的经历就够离奇了,而现在这件事听起来更离谱,一个厨子突然之间竟然跟国家重点科研项目联系起来了,谁听了也像是天方夜谭。
    看到沐林枫疑惑木定的神情,李建平笑着说:“沐先生请不要多心,我们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再说你自己也知道没做什么……”
    警察说话就是直接,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沐林枫摆摆手:“哦,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奇怪我能为国家的重点研究项目做些什么……”
    “哈哈……沐先生去了后就知道了。”
    沐林枫突然冷冷地说:“我要是不想跟你们去呢?。”
    李建平微微怔了一下,可能没有想到沐林枫会说这样的话,随即平静地说:“呵呵,我相信沐先生不会拒绝。”
    “为什么?”沐林枫好奇地问。
    “因为当过兵的人,在他的意识中已经深深地刻上了报效国家的印迹,更何况沐先生还是当过六年的特种兵……实话说我也是军人出身,所以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李建平很好清楚什么样的语言能打动对方的心。
    看来又是个霸王硬上弓,不去是不行了,另外李建平的话的确说到他心里了,沐林枫点点头:“好吧,现在就走吗?”
    “不错,我们的车就在小区外面。”李建平马上回答。
    看来对方说得不错,防止被人注意车都没有开进来,沐林枫不再说什么,走进卧室穿上外衣,刚要往外走,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李警官,我什么时间能回来?”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真的回答不了。”李建平如实地说。
    沐林枫急忙说:“我就歇了的班,明天早上六点前还要上早班给客人做饭呢,如果旷工这个月的效益工资就泡汤了,到时候我跟谁要去?”
    “哈哈,沐先生一个月的效益工资有多少?”李建平用开玩笑的口吻问。
    “不算太多,也就两千多块钱,不过旷工的名声不好听,还会影响到年终奖……”
    李建平摆摆手:“放心吧,我们不会让沐先生为难,到时候有人会给你们领导打招呼。快走吧,咱们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两个小时的路程,那明天早上肯定是回不来了,沐林枫心想这个月的效益工资有可能泡汤了,他也不说什么话了,跟随两人一起离开了家。
    P21-25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ISBN 9787229036201
条码 9787229036201
编者 信周
译者 --
出版年月 2012-01-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303
字数 287.00千字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