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2020年中国短篇小说精选/2020中国年选系列

编号:
wx1202208426
销售价:
¥29.16
(市场价: ¥36.00)
赠送积分:
29
数量:
   
商品介绍

本书由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精选了数十篇经典短篇小说作品。这些小说充分反映了2020年度中国短篇小说这个文学领域主要的创作流派、题材热点、艺术形式上的微妙变化,同时,在风格、手法、形式、语言等方面充分多样化,注重作品的创新价值,注重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雅俗共赏。

中国作协创研部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一部分,对当年度作品创作、作家挖掘起到重要的作用。选编年选套集,集结具有时代性、社会性的作品成册。是文学积累的重要分支。

踏雪之访/刘庆邦
走向冬天/叶兆言
最后一天和另外的某一天/艾伟
人类的算法/弋舟
晚霞/尤凤伟
江边少年/裘山山
虞公山/徐则臣
仙境/哲贵
白昼天空的星辰/李骏虎
瓦西里/钟求是
桥头先生/姚鄂梅
听众/马金莲
赏金/凡一平
春暖花开/畀愚
众生/金仁顺
训练课/王祥夫
就当从没发生过/季宇
洗尘/储福金
哨兵北舞/曾剑
删除/刘建东
跑风/黄咏梅
迷失/梁鸿
你什么时候原谅你的父亲/盛可以
玛瑙手串/张柠
叫了一声/潘灵
古玉·古砚·古盘/陆涛声

     踏雪之访
刘庆邦
窗外有些发白,文丰以为天亮了。似睡似醒之际,他的眼睛还迷糊着,还不是被擦亮的状态。擦亮他眼睛的不是别的东西,是他的眼皮。他把眼皮眨了两眨,等于把闲置一夜的眼珠子擦了两擦,眼睛才明亮一些。这时再往窗外看,他不有些惊喜,不光他的眼睛亮了,他的心仿佛也亮了起来。下雪了,外面像是下雪了,映进窗内的不是天光,像是雪光。因玻璃窗上结有一些冰花,看去像隔了一层雾,他吃不准到底下雪了没有。窗户一侧对着他的床头,他从被窝里坐起来,光着上身,头抵着窗玻璃往外看。这一次他看清楚了,确认了,老天爷真的下雪了。他看见,外面的窗台上已砌了一层雪,砌起来的雪,已拥到了窗框的下沿。没有刮风,雪下一朵,存一朵,看样子还会越砌越高。往上看,窗户上方雪光荧荧波动,一波未落一波涌,一波更比一波兴。蜂舞蝶阵乱纷纷,这不是下雪又是什么!
冬季漫长,晴天的时候总是多,下雪的时候总是少。人冬以来,这个冬天一直是干冬,人们一直盼望着能下一场雪,这场雪总算从天而降。这里是矿区,文丰所在的工厂是煤矿支架厂。矿区的主色调是黑,是从里到外的黑,彻头彻尾的黑。黑得连田里的麦苗都成了黑色,有麻雀从矿区飞过,似乎也会变成鸟雀。有什么办法可以把矿区的色调改变一下呢,可以把黑色变成白色呢?人的眼珠有黑也有白,日子有黑夜,也有白天,矿区的面貌总不能一黑到底吧!那么,用水洗行不行呢?恐怕不行。好比煤的本质就是黑色,你越洗它就越黑。在地上撒些石灰行不行呢?恐怕也不行。你可以在某个场地撒一些石灰,使场地在小面积范围内由黑变白,可是,还有房顶呢,树木呢,天空呢,你总不能指望用石灰来个全覆盖吧,那得抛撒多少石灰呀!好啦好啦,别发愁了,雪来了!在人们还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雪悄悄地来了,一下子就下了个铺天盖地。改天也好,换地也好,要把黑世界变成白世界,还得靠雪呀,还只能靠雪啊!
下雪是一个喜讯,文丰得到了喜讯,想对住在同一间宿舍的工友们报告一下。他相信,工友们听到喜讯,也会很欣喜。他回过头在宿舍里看了一下,见两个上夜班的工友尚未下班,他们的床铺还空着,只有一个工友在蒙着头睡觉。他的嘴张了张,没有报出声来。他的心比嘴快,想到把熟睡的工友叫醒不太好。窗外的雪在那里明摆着,等工友醒来,自然会看得见。宿舍内生有一炉煤火,睡觉前,文丰用和得稀软的煤泥把火口封上了,只用火锥在煤泥中间扎了一个火眼。经过一夜的蒸烤,煤泥被烤干了,火眼那里生长出一支火苗。他在宿舍的暗影中发现,火苗是红色的,好像一支红花。这支在夜里开放的“红花”,应该是献给白雪的吧!
文丰没有开灯,若是开了灯,就显不出窗口的白了,他不想让电光夺了雪光的光彩。他没有起床,又在被窝里躺下了。他在心里祈愿着。雪千万不要停,夜里下,早上下,中午下,下午下,再下一天一夜才好呢,下得天翻地覆才够意思呢!文丰是一个善感的青年,他的感觉与别人的感觉也许不大一样。他的感觉,悄然而至的大雪,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给他寄来的一封信,每一朵雪花都像是一页信纸,每页“信纸”上都写满了字。那些“字”有着雪花一样的符号,每个符号都能唤起他对雪的记忆。记得还在农村老家时,有一天夜里下大雪,雪下了一夜,把堂屋的门都堵住了,堵到了门半腰。母亲一打开双扇木门,半堵雪墙一下子倒塌在屋子里,扑得屋当门都是雪块子。母亲□着雪去灶屋做饭,需要先用铁锨把堆砌在屋门前的雪铲去一些,才能把灶屋的单扇木门打开。在他的记忆里,在每年的春节前,他们那里都会下雪,直到放炮过年了,雪都化不完,需要把残雪堆在墙角,或堆在树的根部,才能给春节的欢乐打开一些场子。而红色的炮纸落在残雪上,融化的雪液总能把炮纸洇湿,洇出一块块殷红,像开在白雪上的一朵朵莲花,或木槿花。更让文丰难以忘怀的是,他们村里有一位会拉弦子的盲人,每当天下雪时,盲人的弦子总会响起来。他的眼睛看不见下雪,不知他对下雪是怎样感知到的。反正只要一下雪,他的弦子必定会响起来。人们似乎不记得他在晴天晴地时是否拉弦子,但人们都记得,只要天一落雪,他的弦子声一定会及时响起来。这样一来。他的弦子声就成了一个信号,弦子一响,村里人就知道又下雪了。他拉出的曲调儿一点都不欢快,而是有些悠远、凄婉,甚至充满无尽的忧伤。听到弦子声后,文丰不止一次踏着雪去盲人家里近距离地听。边看边听是允许的,但不能说话,只能悄悄地张着眼睛和张着耳朵听。这是盲人定下的规矩。让文丰感到吃惊和难忘的是,他不止一次看见,盲人正旁若无人似的拉着弦子,却有两行清泪从盲人的眼角流下来,慢慢流到盲人鼻梁两侧的鼻凹子里。盲人的鼻梁高高的,显得有些苍白,像是用石膏雕塑而成。在雪光的映衬下,盲人流出的眼泪明溪溪的,似有雪花的翅膀在泪光中翻飞。文丰不能明白,盲人在雪天拉弦子时为何会流泪,他的眼泪是为漫天的大雪而流,是为自己拉出的曲调而流,还是为自己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70219421
条码 9787570219421
编者 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1-01-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375
字数 370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一般胶版纸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