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林则徐(上下)

编号:
wx1202208415
销售价:
¥71.28
(市场价: ¥88.00)
赠送积分:
71
数量:
   
商品介绍

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人。——范文澜在所有十九世纪的中国政治家中,林则徐的形象和影响都超过了其他人。……比曾国藩、李鸿章早二、三代人的时间,林则徐就已提倡和发动了向“蛮夷”学习的自强运动。——张馨保

本书从林则徐1838年底受命到广东烟写起,到1845年底从新疆释回结束,近7年的故事。上册主要写广州烟的故事,集中表现了林则徐为国家、民族利益敢于担当、不计个人荣辱的崇高爱国精神;面对强敌不屈不挠、注重发动民众的斗争精神和难能可贵的持久战思想;在举国上下视外国为蛮夷、不屑与外国人交往的背景下,组织专门人员,翻译外文报刊书籍,主动了解世界大势,提出了可贵的“师夷”观念,走在了时人的前列,成为近代“睁眼看世界人”。下册主要写林则徐发配新疆的过程和经历。被贬新疆,是林则徐的人生底谷,但身处逆境,却不消沉。他在辞别家人的诗中言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身负罪臣的屈辱,仍然以国家利益为重,为百姓谋福祉,这一点尤其令人钦佩和敬仰,这也是下册着力表现的重点。此外,作品生动记述了发配途中关内外沿途自然风光和社会生活,尤其借助《林则徐日记》等史料对南疆风俗人情有着细致生动的记录。

张鸿福,山东莱芜人,济南市作协主席。 2012年来,主要以中国近代史为背景进行系列长篇历史小说创作,已出版《左宗棠》(全二册)《李鸿章》(全三册)《袁世凯》(全三册)。

章 鸦片烟荼毒中国清朝廷禁弛游移
第二章 林则徐奉旨觐见道光帝决心禁烟
第三章 访舆情禁烟志坚广请教妥筹善策
第四章 钦差严清缴鸦片颠地傲百般阻挠
第五章 林钦差义正词严英监督预布狡谋
第六章 呈禀帖全数缴烟收鸦片扬眉吐气
第七章 英商团回国促战林钦差向海祭神
第八章 虎门销烟惊中外杀一儆百振水师
第九章 醉酒滋事毙村民谋我法权不交凶
第十章 断绝柴米再驱逐巡阅澳门扬国威
第十一章 英内阁决议侵华清朝廷自大轻敌
第十二章 穿鼻洋海战失利澳门岛会谈受欺
第十三章 林则徐优待良商道光帝断绝贸易
第十四章 赖民力招募水勇恃炮舰英军北侵
第十五章 姚知县投水殉国远征军攻占定海
第十六章 英舰队北扰京畿道光帝禁烟动摇
第十七章 琦总督奉旨抚夷林则徐革职查办

     章
鸦片烟荼毒中国 清朝廷弛游移
道光十八年(公元1838年)夏天,珠江口外的伶仃洋上十分热闹。
对中国人来说,伶仃洋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南宋名臣文天祥抗元战败被俘,乘囚船过伶仃洋,著有名诗《过零丁洋》。零丁洋也就是伶仃洋,是同一个地方。 伶仃洋的位置在珠江口以南,方圆一百余里,西面是被葡萄牙人占据了快三百年的澳门,东边是新安县所属的香港岛,居民并不多,颇显荒芜,但因为在通商上的便利,已经为英吉利人所觊觎。 伶仃洋的热闹,接近是因为鸦片交易。洋人输入鸦片已经有些年头了,鸦片害人也早为世人所知,从雍正朝开始,就采取止的办法。但而不绝,洋货和鸦片向粤海关纳税后便可公开买卖。嘉庆登基,令更严,废除海关鸦片税例,把黄埔港停泊的鸦片船全部逐出内河。鸦片不再是合法交易,但鸦片走私量却逐年增加,到了道光年初年,已经超过万箱,而遭光十八年,已经近四万箱!伶仃洋,正是鸦片走私的总码头。
伶仃洋面上,停着十几艘高大的趸船,高出海面二十余米,巍巍然,仿佛比远处的小岛还要高大。趸船是英国人发明的,英文名称“store ship”,就是水上仓库的意思。这种无动力装置的平底船,通常固定在岸边,本来是作为“浮码头”以供船舶停靠,上下旅客,装卸货物。但自从鸦片走私船被赶出黄埔后,东印度公司便对浮码头进行改造,增长增宽增高,长达上百米,连底舱达到三层、四层,甚至五层。舱内设备俱全,可仓储,可贸易,可居住,可娱乐,乘季风由海船拖带而来,成了鸦片买卖的庇护基地。船上,几根手臂般粗的锚链坠下,直落水下几十米,几吨重的铁锚紧紧咬住江底,一些相互为邻的趸船,还以粗缆连接,互相依傍。
当然,也有些趸船并非是浮码头改造,而是本来就是鸦片走私船,看到作为鸦片仓库,每月每箱有五六块洋银的租金,有利可图,就停在了伶仃洋.也做了鸦片“趸船”。米罗普号、萨马龙号、狄金尼号、詹姆西亚号、克罗加将军号……二十多艘趸船,不远不近地停泊在伶仃洋,等着鸦片商人的到来。
除了趸船,伶仃洋上往来穿梭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船只。很小的是舢板,多是贫苦渔户,并无力走私鸦片,为趸船上送米粮、小吃、器具,赚点儿小钱。大点的是“快蟹”,又称“扒龙”。“快蟹”本是海盗船,船身狭长,帆张三桅,两侧各置桨数十具,每桨配身强力壮水手两人,举桨时如蟹脚伸缩。其速极快,故名“快蟹”。元明时期,“陕蟹”就闻名珠江口外,海盗用之抢劫财物,后来则用之走私鸦片。船上装有枪炮,官兵追缉时便加速逃窜,开炮拒捕。官兵莫可奈何。到了后来,水师也配备了“快蟹”,算是以毒攻毒。伶仃洋一带的“快蟹”有六七十只,名义上都有正当营生,其实无一例外都走私鸦片。
再大的船是近年来从美国商人那边时兴过来的“飞剪’’船。这种船船身细长,船头尖削,空心,且有一杆斜桅;船身装置高耸人云的桅杆三根或四根,每杆上有五道帆或六道帆,在顶桅帆上还挂有月亮帆和支索帆,船身两侧还有外伸帆桁,可挂翼帆。因为帆多,面积大,可乘八面来风,尤其是逆风的时候,可以通过调整帆的角度,走之字形,照样可以借逆风行船。因船身低矮,几乎贴着海面剪浪而行,因此被称“飞剪”。“飞剪”不以载重量见长.优选的不过装四五百吨;它是以快取胜,从伶仃洋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只需四十多天,而一般的帆船则需要八九十天。做生意,快一步就有钱赚。特别是中国的茶叶,早一个月运到伦敦,“新到中国雨前茶”,牌子一挂,趋之若鹜,那是多大的一份利!
西南方向,有一艘三桅大船驶来,看吃水,就知道所载不下两千吨。这是只有海洋霸主英国的商人才会有的大船。看到老主顾到来,便有趸船派出小舢板驶去,把商船夹带的鸦片一船船运回到趸船上。远处就有专管鸦片缉私的水师官船,上面挂着“韩”字大旗,都知道那是水师韩副将的座船,他的座船前还有两艘“快蟹”巡船。但不用去管,因为早就取得默契,他们此时是不会十涉的。
商船卸完鸦片,便向东北方向驶去,目的地是广州,在那里,他们将继续进行茶叶、生丝、布匹、绸缎、大黄、白铅、瓷器及糖等合法生意。同时,他们带去了少量的鸦片样品,与设在广州的窑口商人或大商贩派出的代表谈妥,一手交钱,一手交提货单。提货者再雇快蟹到趸船上凭单取货。取了货,或者乘夜运往广州,或者运往他处,由此流向大清的角角落落。这个交易程序,其实尽人皆知。水师的巡缉船当然更知底细,但他们很少去巡缉,彼此都有背后的沟通,一般到不了撕破脸皮的程度。
看到鸦片运到趸船上,水师的巡船该上场了。果然,一艘“快蟹”举桨飞驰,向趸船驶来,到了趸船边戛然而止,贴着船舷停了下来。趸船上的洋人连跷大拇指,口中叫着:“good、good!”中国雇工则吱呀呀把一架铁舷梯摇下来,垂在“快蟹”边。韩副将和文书还有两个护兵先后登上趸船。
英国船主早就由通事陪着,站在舷梯口等着,通事向韩副将打千请安,英国船主行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70216994
条码 9787570216994
编者 张鸿福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0-12-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807
字数 756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一般胶版纸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