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高地/徐贵祥长篇军事小说典藏

编号:
wx1202208419
销售价:
¥28.35
(市场价: ¥35.00)
赠送积分:
28
数量:
   
商品介绍

在创作《高地》的日子里,我感到我进入了很好的状态,我把我的理想赋予了我的作品人物,我的作品人物成了我表达理想的载体,我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我重新认识那位老首长和他的对手。他们是在抗日战争尾声参加八路军的,在抗日战争期间,他们曾经有过忍辱负重的经历;在解放战争中,他们“百万雄师”南下,一路所向披靡;在朝鲜战场上,他们所在和我后来所在的部队打出了八面威风……他们是在战争的特殊环境里锻造出来的特殊材料。可是,就在他们刚刚上足了发条,要在战争中大显身手的时候,战争戛然而止,他们就像奔驰的骏马被突然勒住缰绳,惯性使他们猝不及防地从事业的很好滚落下来。生活、爱情、工作……当我写到他们生命的终点,也是小说结局的时候,我同读者一样恍然大悟,我认识的那位老八路临终前还耿耿于怀地摆弄他的地图,其实并不一定有什么政治目的或者军事目的,也许只不过是一种习惯,我把这种习惯理解为职业精神。

本书以双榆树战斗为经线,巧妙地结构了两个军人、两家军人、两代军人四十余年情感与命运的纠葛,通过争夺荣誉、争夺战功、争夺爱情、争夺女儿、争夺指挥权等外在行为,展现了军人丰富而深沉的内心,同时也揭示了军人们在荣誉与作为、责任与利益、爱情与婚姻、理想与现实等诸多矛盾中面临新的挑战表现出来的超凡脱俗的精神。
对于军人而言,军事意义上的高地,意味着进取、冲锋和胜利,而精神意义上的“高地”,要用一生去坚守。小说人物性格独特鲜明,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叙述风格凌厉新颖。

徐贵祥,皖西人,1959年12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明天战争》《特务连》《马上天下》《四面八方》等。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第七、八、九、十届全军文艺奖,中宣部第四、八、十、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高地/徐贵祥长篇军事小说典藏》无目录

     引 子
他向他们打了一个微弱的手势,这种手势表达了不容置疑的非常不错。他的左手掌心贴在床沿上,枯瘦的指头倔强地分开,然后节奏分明地弹动,示意众人注意。在指挥所里,他曾经无数次运用这种手势。配合这个动作的还有一柄雕花竹根烟斗,在适当的时候,他的手腕就会从烟斗上移开,抬至空中,掌心向内手背朝外,分开五指晃动几下,参谋人员立即就会打开作业夹记录口述。
自从被医院宣布身体某部位出现故障之后,烟斗里就永远地消失了新鲜的烟丝,但他仍然需要那只烟斗,需要在嘴里含上一个物件来维持某种平衡,当然也需要继续以手势发出预先号令。
他想用这种手势来阻止他们的徒劳,并且否定那些愚蠢的或者不算太愚蠢的建议。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那些虚构的灵丹妙药和渺茫的回春之术,他想由自己亲自支配很后的这一点时间。他已经摆好了一个姿势,当然很艰难,而且要想长时间地保持下去势必会更加艰难。在他看来,走向荣誉和走向死亡同样需要庄重的仪表。现在,他知道那个在心里准备了许多次的结局终于蹒跚而来。红崖峪那一次,敌人的子弹在他的腰眼上穿了三个窟窿,那当口他琢磨他肯定是完了,他想挺起身子吼一嗓子响亮的口号,然后才耀武扬威地倒下去。他听说很多人在阵亡之前都来过那么一下子,想必是很豪迈的,问题是那会儿工夫他虽然想喊却无论如何站不起来,所以他很终没有喊也很终没有光荣掉,迷迷糊糊中让团部的担架队给抬走了。
他需要时间。
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他尚有一些十分重要的东西需要在这段时间里进行思考,就像以往出发之前要摸摸裤扣紧紧鞋带一样重要。这时候,他觉得脑子里面格外清朗,进入了一个清静空旷的境界。一幅幅莺飞草长的画面从眼前纷纷掠过,就像忽冷忽热的风。后来他确凿地看见了一座古老的小镇和小镇东头的古柏,还有古柏下站着的女兵和她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再后来他又看见了一座冰雪覆盖的山头和山头下隐隐约约的人群,这时候他的目光便坚决地停住了。他很后的视线被那座异国山头上的冰雪凝固了。他听见一阵悠扬的琴声从山谷冉冉升起,他认为那是催促他出征的号角。他在这一瞬间走进了全新的理智状态中。他目光雪亮地坐了起来,拍了拍床沿。
病房里安静极了,尽管里面有很多人。
他竖起了一根指头。参谋人员出去了。
他竖起了第二个指头。医护人员出去了。
他竖起了第三根指头。老伴和战友出去了。 现在,病房里只剩下他的女儿和女婿,女婿的手中拿着笔和纸。他微笑了一下,看着女儿,伸出了一根指头。女儿眼含热泪,走到了他的身边,他看了女儿一眼,目光黯淡了下来,孩子……
女儿跪在病床前,拉住了父亲的手。
孩子,爸爸要走了……爸爸给你的父爱太少了,爸爸……对不起你孩子……一阵剧烈地咳嗽袭来,护士赶紧进来吸痰,忙完之后,他又进入半昏迷状态,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兰泽光,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二十七师师长,不想重于泰山,也不想轻于鸿毛……兰泽光同志,男,汉族,体重九十公斤,不,八十公斤,不,六十公斤,不,兰泽光同志很终将不超过一公斤,把我的骨灰……撒到……随便你们扔到哪里……
别这样说,爸爸,你不会死的,你一定还会活着的,爸爸……
会的,爸爸会死的。
说完这句话,他像是清醒过来了,睁开眼睛,空洞的眼神停留在空中,又咳嗽了一声,这回是干咳,咳嗽之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阵红晕,他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也是上帝给他的很后的机会,他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很后的机会,口述了很后一道指令——
,修改《步兵第二十七师师史》,澄清双榆树战斗——营失利真相。
第二,向上级组织报告兰泽光的很后意见,王铁山同志不宜担任各级主官,括号……重复!
女婿重复,括号。
包括各级司令部主官。括号完。王铁山同志宜担任副师长、副部长、副参谋长、副军长、副司令、联合国副秘书长……重复!
女婿重复。
一九八八年初春,人民解放军驻中原某部师长兰泽光病故。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70216680
条码 9787570216680
编者 徐贵祥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1-02-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306
字数 306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一般胶版纸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