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弃猫定制版+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舞舞舞+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编号:
wx1202291104
销售价:
¥275.56
(市场价: ¥332.00)
赠送积分:
276
数量:
   
商品介绍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你有过这样的时刻吗?你的人生中有过这样的感伤故事吗?在四月一个晴朗早晨的街角,你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不期而遇。你的胸口瞬间震颤,你的口中干得沙沙作响。你本该向她搭话,可你却眼睁睁地看着她与你擦肩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本书为作者1983年的连载短篇小说集,共18篇,除一篇外,均是一二千字的超短篇小说。各篇内容不一,有写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后的遐想,有写半夜值班的惊魂故事,有写穷人搬家的苦恼等。这些作品有的惊险,有的滑稽,有的深沉,有的故事完整,有的注重感想,像一篇速写。其总的风格是有趣好玩又富有回味,是一本可读性很强的休闲读物。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村上春树,日本小说家。曾在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戏剧科就读。1979年,他的靠前部小说《且听风吟》问世后,即被搬上了银幕。随后,他的很好作品《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等相继发表。他的创作不受传统拘束,构思新奇,行文潇洒自在,而又不流于庸俗浅薄。尤其是在刻画人的孤独无奈方面更有特色,他没有把这种情绪写成负的东西,而是通过内心的心智性操作使之升华为一种优雅的格调,一种乐在其中的境界,以此来为读者,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模式或生命的体验。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为村上春树1983年的连载短篇小说集,共18篇。各篇内容不一,有写遇到“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后的遐想,有写半夜值班的惊魂故事,有些穷人搬家的苦恼,等等。
《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是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描写背井离乡的大学生渡边,爱上了一个忧郁深情的同乡少女直子,同时又被一个热情奔放的本地少女绿子所吸引,在两个少女之间徘徊,很终直子不堪忧郁自杀,渡边和绿子走到了一起。作品表现了初涉人世的年轻人的独特爱情观,是一部感人至深的青春小说,也是作者的名作。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著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讲述了:37岁的男主人公,在东京市区拥有两家兴旺的酒吧,还有娇美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他是一位真正的成功人士。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感到饥饿干渴,事业和家庭都填补不了,而让他那缺憾的部分充盈起来的,是他小学时的女友岛本。岛本不愿吐露自己的经历、身份、只希望他就这样接受眼前的自己,只把她当成小学时那个爱古典乐的女孩。然而,就在他接受了这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时,两人却在箱根别墅度过了销魂的一夜。翌晨,她一去杳然、再无踪迹可寻了。
《且听风吟》
《且听风吟》是村上春树的处女作,描写一个少男在街上“拣”到一个喝醉的少女,把她领回家里,两人发生了一些朦胧的情感,但很终少女还是选择了分手。书中透露出青春的感伤气息,也显示了作者独特的文字技法和文学观念。
《海边的卡夫卡》
《海边的卡夫卡》是村上春树仅次于《挪威的森林》的重要长篇小说,以其独特风格的两条平行线展开。一条平行线是少年“田村卡夫卡”,为了挣脱“你要亲手杀死父亲,与母亲乱伦”的诅咒,离开家乡投入成.人世界。此后父亲在家被杀,他却疑心自己是在睡梦中杀父。他在一座旧图书馆遇到一位50岁的优雅女性,梦中却与这位女性的少女形象交合,而这位女性又可能是他的生母。一条平行线是一名失忆老人中田,因为一桩离奇的杀人事件走上逃亡之路,在汽车司机星野的帮助下恢复了遥远的战争记忆。书中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表达了忧虑,对日本的文化传统作出了反思。
《舞!舞!舞!》
《舞!舞!舞!》是村上春树紧接于《挪威的森林》之后发表的又一部重要长篇小说。《舞!舞!舞!》内容与《寻羊冒险记》相衔接,主人公“我”与《寻羊冒险记》中的主人公是同一个人。小说分两条线索,一条是“我”与老同学、电影明星五反田结识了两名应召女郎,五反田出于心理扭曲杀死了她们,自己也投海自杀。另一条是“我”结识了孤单的女孩“雪”、她的摄影家母亲“雨”与“雨”的男友笛,但善良的笛却死于车祸。“我”在死亡阴影下过了一段惊魂的日子,很后与一个宾馆女服务员相恋并获得了安全感。小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合理性对人的心灵的扭曲以及这种社会下人的精神孤独和生命的脆弱,在手法上现实与虚幻交织,艺术水准高超。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村上春树很典型的平行线长篇小说,其他平行线小说发展到后来,两条平行线会交汇到一起,本书的两条平行线始终不交汇,到书末也彼此无关,有如两本不同的书。一条平行线是“世界尽头”,那是个与世隔绝的村落,宁静而漂浮着百无聊赖的气息,居民没有心,没有目标,生活在死水一潭之中。一条平行线是“冷酷仙境”,两大黑社会组织争夺老科学家发明的控制人脑的装置,男主人公与老科学家及其孙女逃进地底,经过惊心动魄的遁逃才摆脱危险。作者试图通过这样的对比,表达现代人在人生选择上的困惑。
《弃猫 当我谈起父亲时(定制版)》
  
  村上冷静书写父亲的整个人生,将自己与父亲漫长的隔阂、决裂与和解转换为看得见的文字,毫不避讳地向读者展示,父亲人生中经历过的动摇与恐惧,如今成为了村上对世界的迷茫与不安。




  村上也写到真实的历史,反思战争,批判恶行,思考个体与集体间的对立,找寻单个人生与世界历史间的关联。




  自我存在意义的认同、与世界的隔阂、承接家族历史的艰难,这些村上文学的根源问题都在本书中得到展现和解答。这是村上用大半生时间酝酿终于写下的人生之书。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村上春树(1949―),日本有名作家。京都府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1979年以处女作《且听风吟》获群像新人文学奖。主要著作有《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舞!舞!舞!》、《奇鸟行状录》、《海边的卡夫卡》、《天黑以后》等。作品被译介至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世界各地深具影响。
《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树,当代日本小说家。29岁开始写作,靠前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靠前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当代日本小说家。29岁开始写作,靠前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靠前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
《海边的卡夫卡》
村上春树,日本作家。生于1949年。29岁开始写作,处女作《且听风吟》获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出版《挪威的森林》。2009年出版《1Q84》,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获每日出版文化奖、新风奖。写作之余,热衷翻译英语文学、跑步、爵士乐等。
《舞!舞!舞!》
村上春树,日本作家。生于1949年。29岁开始写作,处女作《且听风吟》获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出版《挪威的森林》。2009年出版《1Q84》,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获每日出版文化奖、新风奖。写作之余,热衷翻译英语文学、跑步、爵士乐等。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村上春树,日本作家。生于1949年。29岁开始写作,处女作《且听风吟》获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出版《挪威的森林》。2009年出版《1Q84》,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获每日出版文化奖、新风奖。写作之余,热衷翻译英语文学、跑步、爵士乐等。
《弃猫 当我谈起父亲时(定制版)》
  
[日]村上春树




  1949年生于日本京都。凭处女作《且听风吟》获得群像新人文学奖,由此出道。后续著作不断,涵盖长篇小说、短篇小说、纪实文学、随笔等多个类型。其中有闻名世界的《挪威的森林》、深度纪实的《地下》、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的《1Q84》、谈及战争反思的《刺杀骑士团长》等。




  作品以简明的文风与丰富的可解读性为特征,曾获得谷崎润一郎奖、每日出版文化奖、卡夫卡奖、耶路撒冷文学奖等世界范围内的诸多奖项。










烨伊




  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日语系。曾留学日本,并在当地孔子学院教授中文课程。现从事出版行业。凭着一点点执念走了一段不太短的路,没承想执念竟慢慢成了信念。




  译著有《人间失格》《起风了》《银汤匙》《我和小鸟和铃铛》《原来我们都没长大》等。










Alichia




  1998年生,2019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主要以怀旧和追忆的感情为表现的主题进行插画创作;经常从自然风景、文学作品、民艺、绘本中得到创作的灵感。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挪威的森林》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且听风吟》
《海边的卡夫卡》
《舞!舞!舞!》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弃猫 当我谈起父亲时(定制版)》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袋鼠佳日
     栏中有四只袋鼠:一只公两只母,另一只是刚出生不久的小袋鼠。
     袋鼠栏前只有我和她两人。原本就是不怎么有人来的动物园,加上又是星期一早上,较之进园的游客,动物数量倒多得多。
     我们的目标当然是袋鼠宝宝,此外想不起有什么可看。
     我们是一个月前从报纸地方版上得知袋鼠宝宝降生的。一个月时间里我们一直在静等适于看袋鼠宝宝的早晨的到来,然而那样的早晨偏偏不肯来临。这个早晨下雨,下个早晨还下雨,再下个早晨地面全是泥巴,而接下去的两天又在吹讨厌的风。早晨她虫牙作痛,又早晨我必须去区政府。
     如此这般,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嘛,简直眨眼之间。这一个月时间究竟干什么来着,我压根儿想不起来。既好像干了许多事,又似乎什么也没干。在月底收订报费的人上门之前,甚至一个月已然过去都浑然未觉。
     但不管怎样,适于看袋鼠的早晨还是来了。我们早上六点醒来,拉开窗帘,一瞬间便看出这是个袋鼠佳日。我们洗脸,吃饭,喂猫,洗衣服,之后戴上太阳帽出门。
     “我说,袋鼠宝宝可还活着?”电车中她问我。
     “我想活着,毕竟没有报道说已经死了。”
     “没准有病去哪里住院了。”
     “即使那样也会报道的。”
     “也可能得了神经官能症缩在里头不肯出来。”
     “宝宝?”
     “何至于!妈妈嘛。说不定带着宝宝一直躲在里面的黑屋子里。”
     我不由感叹:女孩子想到的可能性真个千奇百怪。
     “总觉得要是错过这个机会就再也看不到袋鼠宝宝了。”
     “不至于吧。”
     “还不是,这以前你可看过袋鼠宝宝?”
     “啊,那是没有。”
     “往后可有看到的自信?”
     “有没有呢,说不准。”
     “所以我担心么。”
     “不过,”我抗议道,“或许情况如你所说,但我既没看过麒麟生崽,又没见过鲸鱼游动,干嘛单单袋鼠宝宝现在成了问题呢?”
     “因为是袋鼠宝宝嘛!”她说。
     我休战看报。和女孩子争论,以前从未胜过。
     袋鼠宝宝当然活着。他(或她)比报纸照片上的大得多,神气活现地在地上跑来跑去。与其说是袋鼠宝宝,不如说是小型袋鼠更合适。这一事实多少让她有些失望。“好像都不是宝宝了。”
     像是宝宝的嘛,我安慰道。
     “早点儿来就好了。”
     我走去小卖店,买了两支巧力冰淇淋,回来时她仍靠在围栏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袋鼠。
     “已经不是宝宝了!”她重复了一句。
     “真不是了?”我把一支冰淇淋递给她。
     “还不是,宝宝应该钻进妈妈口袋里的嘛!”
     我点点头,舔了一下冰淇淋。
     “可是没有进去。”
     我们开始找袋鼠妈妈。袋鼠爸爸倒是一眼就认出了――个头很大、很文静的是袋鼠爸爸。他以才华枯竭的作曲家般的神情定定地看着食料箱里的绿叶。剩下的两只是母的,一样的体态,一样的毛色,一样的脸形,哪只说是妈妈都不奇怪。
     “可哪个是妈妈,哪个不是妈妈呢?”我问。
     “唔。”
     “那么,不是妈袋鼠到底算怎么回事呢?”
     不知道,她说。
     袋鼠宝宝却不理会这些,只管在地上绕圈撒欢儿,不住地拿前爪到处刨坑,刨不知干什么用的坑。看样子他(她)不懂什么叫无聊,在爸爸身前身后跑了几圈,嚼了一点点绿草,刨地,抓了一把两只母袋鼠,“骨碌”一声躺在地上,又爬起开跑。
     “袋鼠怎么跑得那么快呢?”她问。
     “逃避敌人。”
     “敌人?什么敌人?”
     “人啊。”我说,“人用回飞镖杀袋鼠吃肉。”
     “为什么袋鼠宝宝要钻进妈妈肚子上的口袋?”
     “为了一起逃命。小家伙跑不了那么快的。”
     “要受保护??”
     “嗯。”我说,“孩子都受到保护。”
     “保护多长时间?”
     我应该在动物图鉴上把关于袋鼠的所有知识都查清楚,因为这种情况我早有预料。
     “一个月或两个月,也就一两个月吧。”
     “那么,那孩子才一个月,”她指着宝宝说,“理应钻在妈口袋里。”
     “呃,”我应道,“有可能。”
     “嗳,你不认为进到那口袋里很妙?”
     “妙的吧。”
     “是母体回归情结吧,就是所谓机器猫的口袋?”
     “是不是呢?”
     “肯定是。”
     太阳已升到天顶。附游泳池传来儿童们的欢声笑语。空中飘浮着夏日轮廓清晰的云。
     “吃点什么?”我问她。
     “热狗。”她说,“加可乐。”
     卖热狗的是个年轻的打工学生,他把一个大大的收录机放在呈流动服务车形状的带篷售货床上。烤热狗的时间里,史蒂维?旺德和比利?乔一直在唱着。
     我优惠回袋鼠栏,她便指着一只母袋鼠道:
     “喏,喏,快看,钻到口袋里去了!”
     果然,宝宝钻到了母亲口袋里。育儿袋胀鼓鼓的,唯见尖尖的小耳朵和尾巴尖儿一抖一抖地竖在上面。
     “不重?”
     “袋鼠是大力士。”
     “真的?”
     “所以才一代代活到今天。”
     母亲在强烈的阳光下一滴汗也没出。那个样子,就好像偏午时分在青山大街超市里买完东西,正在咖啡馆里小憩。
     “受着保护喽?”
     “嗯。”
     “睡过去了?”
     “想必。”
     我们吃热狗,喝咖啡,然后离开袋鼠栏。
     我们离开时,袋鼠爸爸仍在搜寻丢失在食料箱里的音符。袋鼠妈妈和袋鼠宝宝合二而一地在时间的长河里休息,难以确定身份的母袋鼠在围栏里不停地跳跃,仿佛在测试尾巴的性能。
     看来将是一个久违的大热天。
     “嗳,不喝点啤酒什么的?”
     “好啊。”我应道。
     P1-7
《挪威的森林》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等
ISBN 9787532777631
条码 9787532777631
编者 (日)村上春树 著;林少华 译
译者
出版年月 2018-06-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153
字数 40千字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