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离乱弦歌忆旧游(西南联大求学记)

编号:
wx1202380860
销售价:
¥49.88
(市场价: ¥58.00)
赠送积分:
50
数量:
   
商品介绍

一九三七年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后,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所北方高等学府联合一批中外知名学者,汇集八方爱国学子,艰难跋涉到西南边陲,抱着“抗战必胜”的信念继续办学,中国文化的血脉在烽火硝烟中得以保存。作者赵瑞蕻系当年西南联大外文系的学生,他在西南联大所接受的“刚毅艰卓”““”爱的教育“”“民主精神”,深刻影响了被老师和同学们称为“年轻的诗人”的一生。晚年他用深情的笔追忆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求学经历,繁忙的梅贻琦“穿着深灰色长袍走来走去”,闻一多的“炯炯目光”,沈从文的“和蔼笑容”,燕卜荪“红通通的鼻子”,吴宓“走路直挺挺的”,钱锺书“接近用英语讲课”,一位位大师的身影跃然纸上……

赵瑞蕻,1915年11月28日生于温州。笔名阿虹、瑞虹、朱弦、朱玄。中国有名比较文学学者、翻译家、诗人。1929-1935年就读温州中学,1931年开始写诗,1938年随长沙临时大学迁昆明转入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参与成立“南湖诗社”。1940年毕业,1942年聘为重庆中央大学外文系助教,1946年随迁校至南京。1952年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1953-1957年被高教部选派赴民主德国莱比锡卡尔·马克思大学东方语言系任客座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发起人之一,培养了我国批该学科硕士研究生。1984年应香港中文大学比较文学研究中心之邀,四次赴港学术交流。1998年完成文学回忆录《离乱弦歌忆旧游》。1999年2月15日病逝于南京。
出版诗集《梅雨潭的新绿》《诗的随想录》,译作《红与黑》《爱的毁灭》《梅里美短篇小说选》《土库曼的春天》等,论文集《诗歌与浪漫主义》,专著《鲁迅<摩罗诗力说>注释·今译·解说》荣获全国首届比较文学图书荣誉奖和江苏社会科学奖。遗著《离乱弦歌忆旧游》和《欢乐颂与沉思颂》。

序 又一片树叶落下
离乱弦歌忆旧游——纪念西南联大六十周年
当敌机空袭的时候
怀念英国现代派诗人燕卜荪先生梅雨潭的新绿——怀念朱自清先生
红烛颂——纪念闻一多先生
我是吴宓教授,给我开灯!——纪念吴宓先生
想念沈从文师
一个时代心灵的记录——纪念冯至先生
岁暮挽歌——追忆钱锺书先生
梦回柏溪——怀念范存忠先生,并忆中央大学柏溪分校
长留双眼看春星——忆王季思先生
南岳山中,蒙自湖畔——怀念穆旦
追思旧谊——怀念许国璋学长
读萧乾先生的一封信
读冯至先生的一封信
读沈从文先生的一封信
读柳无忌先生的一封信
赵瑞蕻致杜运燮(一)
赵瑞蕻致杜运燮(二)
赵瑞蕻致杜运燮(三)
赵瑞蕻致许渊冲
赵瑞蕻致江瑞熙
赵瑞蕻致巫宁坤、怡楷
赵瑞蕻致闻立鹏
赵瑞蕻致谢泳
赵瑞蕻致姚丹
瓯海在呼唤
籀园,我深挚美好的思念
我的一生
后记一 送给在天上爸爸的礼物 赵蘅
后记二 弦歌萦绕彩云之巅 赵蘅

     距离上一次为父亲这本遗著写后记,过去了十三年。
还清楚地记得二七年岁末我动笔时的激情,那是被烽火中成长的这一代学子深深感动的。西南联大,我从小就谙熟的校名,像是一把火炬,光亮夺目,点燃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火种,这既是遗传基因,更是耳濡目染的结晶。
遗憾的是,那些年国人对西南联大知之甚少。中国教育目前这所很贫穷却是很很好的大学并未得到应有的声誉,好似一眼金矿尚处在被深埋地下的尴尬境地。
终于盼来“重见天日”。现在我们可以公开坦然地宣传西南联大,歌颂它,赞美它,宣传它,传承它。
一批热心有使命感的年轻人在西南联大博物馆李红英馆长的带领下,全身心投入到抢救校史档案中,他们为尚健在的联大学子做了大量极其珍贵的口授历史,其中就有我的母亲杨苡。2018年口授历史小组由龙美光率队,二度到南京拜访九十九岁的老人,用视频记录下了学号N2214的联大外文系女生(学名杨静如)真实而生动的上学记。
同年十一月,我作为西南联大的后人,荣幸地被邀请出席了西南联大八十周年校庆,在昆明原校址的庆典会场上,西南师范大学同学们唱起了那首有名的校歌:“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再次听到熟悉的校歌,到场的九位耄耋之年的校友和联大毕业生的后代们群情激昂,热血沸腾,让庆典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校庆后,博物馆还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帮助建立了被宗璞先生称作“准兄弟姐妹”的联后代微信大群。从此我们可以互相关怀,互相交流,不定期聚会。三年来我有幸参加了朱自清先生一百二十周年纪念会、闻一多先生一百二十周年纪念会,还有南开大学百年校庆等各种纪念活动。鉴于各自父辈在当年跨不同的学科,又经历了各自的曲折和磨难,相当多的联后代彼此并不认识,而现在,我们如同大家庭一群失散多年的孩子,迅速由陌生到熟悉,每回见面总是亲切无比。
只可惜父亲没能等到这一天。
《西南联大》总导演徐蓓摄制组为电影版在南京为我母亲做深度实录时,我正陪在一旁,不慨叹:“ 要是父亲还在,该多好啊!要不然在联大上学时被称作“年轻的诗人”的父亲,定会老泪纵横,用他有点结巴、难以抑制的激情回忆联大岁月,更要绘声绘色地历数他的老师们,还会提笔写他的十四行的“随想诗”了。
感谢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的资深编辑麻俊生先生适时地鼎力推荐本书再版,在疫情中坚持录完长达二十万字的全书,特别是父亲生前呕心沥血完成、却未见到出版的很后一本著作,抢先发售集中西南联大的篇目,以“离乱”和“弦歌”的主题面世,无疑这是一大亮点,有别于一九九九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和二八年(长江文艺出版社)两个版本。副标题“西南联大求学记”,更突显了一九三年代末至一九四年代中叶,民国时期一个爱国学子在战火纷飞中远赴西南边陲,接受中外流教育及其学术成果形成的历程。
那么,究竟是什么精神和力量吸引我们的父辈和他们的孩子们呢?父亲的这本遗著极为鲜明地回答了。写于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五日的《离乱弦歌忆旧游》是本书的首篇,恰逢西南联大建立六十周年,它为读者展开了一幅历史画卷。
一年多以来,我书桌上常放着四本书,我在译述工作之余休息时,总喜欢翻翻,它们引起我无限亲切的遐想,使我一再回到那早已消逝了的遥远的苦难岁月,那些充满着抗争和求索精神的激动人心的日子,那个特殊时代特殊机遇所交织起来的奇丽梦境里。
父亲说的这四本书是《国立西南联大校史——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六年的北大、清华、南开》《笳吹弦诵在春城——回忆西南联大》《笳吹弦诵情弥切——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五十周年纪念文集》《西南联大在蒙自》。我在整理父亲的遗物里,陆续找到了这些珍贵的书籍史料,尤其是《西南联大在蒙自》这本,封面已破损,显然是老人家翻看多遍,爱不释手。二一九年三月,我次见到通信已久的李光荣先生,我们作为《北京青年报》《青睐·人文寻访》栏目的嘉宾,一起赴西南联大旧址考察。这才了解李先生正是策划《西南联大在蒙自》的编辑,他还和父亲有过通信交往。只可惜那些年我没能参与其中,没能多帮父亲做一点辅助工作,哪怕陪他重回故里,到他一生难以忘怀阔别几十年的昆明、蒙自走一走,看一看。如果时光倒流,我相信,父亲那颗炽热滚烫的心一定会得以更大的释放!
重温父亲的文字,印证了好书常读常新的道理。那些字里行间散发的青春、热血和激情,那些对师长敬重、爱戴和感恩,那样如数家珍似的详尽介绍先生们的著作,包括几位同学的成就及其影响,在务实功利文人相轻的社会环境下,如此大气、诚挚,实在难能可贵!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ISBN 9787108071354
条码 9787108071354
编者 赵瑞蕻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1-05-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301
字数 205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