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畀愚 经典2册 叛逆者+江河东流

编号:
wx1202379910
销售价:
¥84.24
(市场价: ¥104.00)
赠送积分:
84
数量:
   
商品介绍

《江河东流》
这是有名作家畀愚继《叛逆者》之后的又一部历史题材新作。作品以靠前人称“我”为叙述主体,切入历史、参与历史,纵观了整个风起云涌的大革命时代,将一段百年的历史重新构造,塑造了两代军阀和诸多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小说以高密度的故事情节,暗示了时代洪流的裹挟下个人命运的渺小和顽强,在作者冷静而富有文学魅力的讲述中,发出了很沉重的叹息。作为一部革命历史小说,作者没有拘泥于历史记录和考古的材料,而是巧妙地调动组合各种素材,借助想象力,使故事虚实相生,人物个性鲜明,作品文字如电影画面般流畅灵动,富有吸引力,是一部可读性和文学性兼备的很好作品。

《江河东流》
这是历史的洪流中,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人的漫长人生。他生于军阀之家,是父亲忽视的庶子。他在家族的羽翼下生存,与母亲小心翼翼地躲过明枪暗箭,筹谋未来。他憎恶贪婪好色的父亲,却始终活在他的阴影里。很终,革命与战争改造了时代,也改造了这名年轻的爱国将领,使之摆脱了那个腐朽的特权阶层,走向光明,成为一名新中国的普通公民。作品以电影画面般流畅灵动的文字,精彩绵密的故事情节,讲述了一名旧军阀儿子跌宕起伏的一生,同时反映出中华民族在代历史发展中由苦难贫弱、倍受欺凌到逐渐觉醒、奋起抗争的史实。
《叛逆者》
本书为畀愚创作的中篇小说精品集,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聚焦于国共两党情报人员的斗智斗勇,英雄、暗杀、战争、爱情、复仇,诸多好看故事元素兼具。《叛逆者》既有对生命的尊重,对小人物跌宕命运的悲悯,也有爱情的邂逅与唏嘘,信仰的抉择与坚守。根据本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正在拍摄。

《江河东流》
畀愚,作家,1999年开始小说创作,曾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称号、第八届《上海文学》奖、第十二届《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二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等。 出版小说《罗曼史》《欢乐颂》《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通往天堂的路》等,部分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叛逆者》
畀愚,1999年开始小说创作,曾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称号、第八届《上海文学》奖、第十二届《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二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等。 出版小说《罗曼史》《欢乐颂》《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通往天堂的路》等,部分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叛逆者》
《江河东流》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江河东流》
     一
从小我就不喜欢念书。我喜欢的是革命。我喜欢挥舞着母亲唱戏的那柄描金宝剑,追逐家里的警卫们,就像赶着一群鸭子,在院子里扑棱棱地乱窜。
有时候,我还会从后院的角门溜出去。那个时候,乌尤城的大街上很热闹的是剪辫子。革命军挥舞着白旗,臂上缠着白色布条,就像出殡那样拥过大街小巷,他们都是我父亲手下的士兵。还有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学生,这些人后来也都成了我父亲手下的士兵。
我喜欢看那些被剪掉辫子的男人。他们有的惊慌失措,拔腿就跑;有的追着革命军,死活都想要回他们的辫子,结果被痛打一顿,捂着脑袋蹲在街边痛哭流涕。我还见到一个衣着体面的男人,顶着一头刚被剪掉的断发跑上登云楼,一下就从上面的窗户跳下来,当场摔得脑浆四溅,红红白白的,沾满了他后脑勺上的断发。
那,我一溜回家里就把腊月的辫子给剪了。
腊月是我母亲房里新添的丫头。奶妈曾笑着对我说,这丫头就是为我将来准备的。她迟早会是我的人。所以看她哭到两眼浮肿,我有点不高兴了,踢了她一脚,说,你还哭,还哭?腊月一扭屁股,跑进了花园的假山洞里。我追着进去,又说,哭什么哭?你迟早是我的人,你的辫子就是我的辫子。
可是,腊月在停了停后,捂着脸哭得更响了。刺耳的声音在假山洞里嗡嗡地回荡。我只好换上一副笑脸,耐着性子哄她。哄到后来索性把自己的辫子也剪了,递到她面前,说,这下总该好了吧,就当是你剪的。 腊月吓得脸色发白。她止住哭声,哆哆嗦嗦地说,琨少爷,你这样会害死我的。
我一下子高兴起来,一手拿着剪刀,一手甩着两条辫子,披头散发地说,那你把裤子脱了,让我看一眼。她站着没动,眼泪又吧嗒吧嗒地落下来。我狠狠地催促她,快点,我就看一眼。
其实,假山洞里黑咕隆咚的,我什么都没看清楚,但我就是喜欢看她脱掉裤子的两腿中间。那里白白胖胖的,就像夹着一个没有上色的寿桃。
靠前次逼着腊月脱裤子是在她刚被买来的那年夏天。我把她拖进暖楼的楼梯问,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夏裤就滑到了脚板。腊月一下捂住眼睛,我就使劲掰开她的双手,摁着她的脑袋,命令她睁开眼睛。
看到腊月的脸色很快变得通红,我松开双手,一本正经地说,你看完我的了,现在该让我看你的了。
腊月马上又紧闭起眼睛,抓紧自己的裤腰,说,我会告诉四太太的。
我哈哈大笑。我母亲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斥责我。自我记事起,几乎没见过她大声训斥过谁。她很多只会皱起眉头对身边的老妈子说,这些下人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我迟早要让老爷赶他们走。
老妈子只是笑笑,低眉顺眼地说,是。
事实上,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我母亲是所有姨太太中说话很不管用的一个,但也是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她曾经是徽班庆春社的一名花旦,艺名小玉兰。在我还没出生的那一年,父亲因剿匪与保护教会有功,被明令褒奖并晋升为统带,率一标新军驻扎在乌尤城外。大喜之余,他把庆春社请进府里唱了三天堂会,顺便把戏班里的小生与花旦都睡了个遍。
第四天,堂会散了。父亲一早带着他的卫兵们回了军营。
三个多月后,庆春社的雕花戏船回到乌尤城。班主老钱托父亲的马弁马万全带话进来,说他们家的小玉兰有喜了。
那时,父亲正在刮头。顶着一脑门的皂沫,想了很久,才依稀记起我母亲的模样,咂着嘴巴,说,这不是一箭中的嘛。
马万全收了班主老钱的一张银票。他拢起剃刀,赶紧作揖,说,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父亲却闭上了眼睛。等到马万全刮完脑袋,收拾起家什躬身告退时,才慢悠悠地说,还是先在戏班里安顿着吧……生出来再看嘛。
于是,庆春社的雕花戏船就成了我的诞生之地。这条船终年漂泊,四海为家,却在我满月的当天再次停靠在了乌尤城的码头。老钱借了头毛驴直奔城外的新军驻地,还没见到我父亲,就被一顿乱杖打出了军营。
老钱的脾气一下上来了。当晚一瘸一拐地闯进父亲在城里的府邸,缠着胡管家上玉楼春喝了大半夜的花酒。酒到酣处,他老泪纵横,就像唱戏那样,口口声声说,我只是于心不忍哪,我怎么忍心让标统大人的骨血跟着我们这些下人流落江湖呢?
胡管家什么准话也没留下。临走的时候,把桌上的两张银票随手交给了老鸨,让她先在柜上存着。 老钱惴惴不安地等了三天。第四天,他当着我母亲的面,狠狠地扇了自己半个巴掌,说,我真是让猪油蒙了心窍,我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我母亲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背过身去,从奶妈手里默默地抱过我。
就在雕花戏船起锚升帆,准备驶离码头时,胡管家坐着一顶小轿,带着一名老妈子造访了庆春社。仔细地问完我的生辰八字,扳着手指算了半天后,老妈子又把襁褓中的我端详了半天,朝胡管家点了点头。
P1-3
《叛逆者》
     叛逆者
中弹之后,林楠笙开始失去知觉。他不知道自己是躺在一口棺材里离开上海的,也不知道那架日本运输机在启德机场一降落,就有一辆救护车载着他呼啸而去。直到醒来,看着站在病床前那名医生头戴的日本军帽,他还以为自己已经被捕,就重新闭上眼睛,把那句很想问的话咽回肚子。
接下来的整整,林楠笙都趴在手术台上。他从麻药中一次次醒来,又一次次被麻醉过去。日本军方后来找来一名英国医生会诊。看完X光片,英国医生俯视着那个比他矮了大半截的日本军医,用英语傲慢而自信地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上帝,谁也没有能力取出这颗子弹。说完,傲慢的英国医生脱下白大褂,仰起他苍白的脸,走到手术室门口推开门,对守在外面的卫兵仍旧用英语说,送我回集中营吧。
林楠笙是在接近清醒后才知道,那颗射人他脊椎的子弹同时伤及了他的中枢神经。
它会让人慢慢地失去知觉,如果到那时还活着,你将成为一个永远感觉不到疼痛的人。日本军医铃木正男用生硬的英语说完这话,就垂下他那颗硕大的头颅,笔直地站在林楠笙的病床前,如同致哀。
林楠笙始终一言不发,他每天像个哑巴趴在病床上,即便在伤口疼到钻心时,也只是咬紧了牙齿,默默地观察着那些进出他病房的医生与护士。然而,医生与护士的脸上并没有他想要的答案。他们每个人都是那样的尽职与专业,对他的照料更是无微不至,让他只能把所有的疑问都深埋进心底。
这天,左秋明提着一个皮箱进入特护病房,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就像一位远道而来的旅客。林楠笙仍然一言不发,看着他打开皮箱,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挂进壁橱,把一些书放在床头柜。然后在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后,才看着他的眼睛,靠前次开口问:这是哪里?
香港。左秋明说完,马上微笑着补充:日本人的皇家陆军医院。
林楠笙愣了愣,就再也不说话了,扭头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
左秋明是林楠笙特训班时的同学,毕业后就去了广州,从一名普通的情报分析员一路升迁,现在是总部派驻香港区的对外联络官。他在短暂地吐出一口气后,把嘴巴凑到林楠笙耳边说,记住,现在你叫庞家骏。说完,他掏出一个信封塞到林楠笙的枕头底下,接着又说,你的父亲是南京的中央委员庞然。
林楠笙不说话,一直到左秋明起身告辞,也没再动一下嘴巴。林楠笙只是用眼睛平静地注视着他。
左秋明塞在枕头底下的信封里装着一本绿色的证件,上面烫着两行金字: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
这是汪精卫的情报机关。林楠笙在上海时曾经去过,在极司菲尔路76号,门口的暗堡里架着两挺机枪,每个进去的人都必须站在枪口下接受搜查。那时候,他刚由重庆的总部调派上海站,主要工作是收集情报与策反汪伪政府人员。他以路透社记者的身份采访丁默邨,就是总部决定策反这个出名叛徒前的一次投石问路。
握别之际,他微笑着说,丁先生,我们都不希望再发生西伯利亚皮草行的事件。
一年前,丁默邨在西伯利亚皮草行门外的大街上险遭中统特工枪杀。而此刻,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平静地看着林楠笙,淡淡地问:你的老板姓陈?
林楠笙仍然微笑着说,姓陈姓戴又有什么关系呢?
丁默邨点了点头,抽回手掌说,那你替我问候你老板吧。
林楠笙经历了人行以来很惊心动魄的一刻。从76号的大门出来,沿着人行道一直走到愚园路,他发现汗水早把西服里面的衬衫浸透。
当天晚上,在东亚饭店的一间套房里,顾慎言亲手为他倒了一杯白兰地,笑着说,压压惊吧。
顾慎言是林楠笙的长官,也是他在特训班时的教务主任。他把无数的热血青年培养成党国的特工,但自己却始终像个优雅的绅士,喜欢听交响乐,喜欢唱京戏与下围棋,有时还会在房间里用法语吟诵波德莱尔的诗歌。他在仔细听完林楠笙说的每一个字后,把夹在指间的雪茄掐进烟缸,说,找机会你再去一趟,就说我要跟他见面,时间、地点由他来决定。
林楠笙想了想说,今天他没把我扣下,也许就是为了钓你这条大鱼。
那就让他钓吧。顾慎言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汪精卫在南京另立政府不久,他的军政顾问忽然来到上海,在参加完日本驻沪海军司令部的会议后,他还将出席一场为和平建国军筹款举行的答谢舞会。
……
P1-3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等
ISBN 9787020162925
条码 9787020162925
编者 畀愚
译者
出版年月 2020-06-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精装
页数 227
字数 172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