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中土

编号:
wx1202387015
销售价:
¥56.44
(市场价: ¥68.00)
赠送积分:
56
商品介绍

  清史学者戴寅长篇历史小说新作

一部晚清七十年中土儿女御侮图强的民族史诗

回望近代中国海防的艰辛草创与苦难命运

山河破碎的斑斑青史里,高昂着中国人的精神

“国可灭,天下不可灭。中土不是地,是东方古代遗存,中国不以王朝维系,不以哪个民族维系,只以自身文明维系。”

《中土》是清史学者戴寅的长篇历史小说新作。本书以历史时间为叙事轴线,书写了晚清七十年中土儿女御侮图强的民族史诗。自林则徐领导虎门销烟,至奕?、曾李左张等主持洋务运动,自北洋海军的创建与覆灭,至刘铭传、唐景崧等保卫台湾地区家园,当古老的中国在苍茫无际的暗夜中蹒跚前行时,士人报国之心从未泯灭。本书尤其以浓墨重彩的篇幅回望近代中国海防的艰辛草创与苦难命运。中华海军,南洋、北洋,数十年血泪之凝聚,毁于一旦。士大夫救国,三十年奋发,三十年艰辛,三十年坚忍,两代人,前亡后替,摧而不折,孤而不拔,辛苦经营,瞬间湮灭。然中土犹存,中华文明犹存,中国人的精神犹存……

戴寅,198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英语系,后就读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硕士研究生,并留校任教。1987-1990年就读西澳大利亚莫铎大学博士研究生,后在海外任教和工作。2004年至今,在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工作。

《中土》无目录

     1
道光十八年(1838)阴历十二月初三下晚,北京瑞雪纷扬,宣武门上斜街五十号,内阁中书龚自珍家里,龚自珍和林则徐正就着火盆在后厅说话。
龚自珍端起泥壶给林则徐续茶,说:
“元抚兄,这一回,去广东查洋药鸦片烟,不同于以往的差事。你我之交,这里就是一盏清茶相送,不过那边等着您的事情可太大了。大哥身带皇命,南下任事,自是责无旁贷。此去,要对付的不光是鸦片烟,还有那英吉利国。您到了广东,是皇命授派钦差,凡事独断,可皇上究竟是个什么心意,您揣摩出些分寸来没有?”
林则徐微微点头,攥着茶杯沉吟,看着地上的花砖缝想心事。他放下茶杯,从袖口里抻出一个硬壳奏折,递给龚自珍,说:
“愚兄到府上来,一是钦命出京,来辞行,二来也是想请贤弟给看看这个。这上面的字,是天书,你帮我瞧瞧。”
龚自珍接过奏折,打开观看一眼,立即收合,倾身低声问:“大哥上疏言事,圣上回下来的朱批?”
林则徐点头,说:“正是。”
龚自珍再打开奏折仔细观看,看完奏折,举目有所思,说:
“皇上莫非要用强?”
“圣意深远,正想问你呀。”
龚自珍说:“大哥折子上讲的条:和英吉利人做生意,咱们要讲理,洋商签字画押,保证守法,具结担保,以后不再贩运鸦片烟,就可以进来做买卖,要是置若罔闻,再不守法令,执迷不悟,走私贩运夹带鸦片,一旦查拿,要甘受大清的刑律。这一条,皇上是怎么批的?”
林则徐说:“皇上说:‘所见甚是,而所办,未免自相矛盾矣。’”
龚自珍说:“当今的意思是,您说得都对,但您说得又太轻巧,恐怕是办不到。鸦片烟祸害中华四十年了,洋商跋扈,奸民刁顽,怎样也不了,查又查不清,太难办,皇上震怒,也许是不想踉他们再费事了。”
林则徐听龚自珍讲,为的是印证自己的领会,听了点点头。
龚自珍说:“再看第二条:您折子上说,广东跟外国人的贸易,要区分良莠,守法者来,违法者去,好好做生意,可以,祸害我国,不可以,所言的条规,不单是对着英吉利国,对各国都是一样的,一视同仁,这是至公无私的办法。这一条,皇上是怎么批的?
林则徐说:“这一条朱批,我细看了好几回,还不是很明白。皇上说:‘恭顺、抗拒,情虽不同,究系一国之人,不应若是办理。’”
龚自珍说:“大哥说要区分良莠,不能一概而论,没有错,不这样办理,如何办理呢?皇上却没有说。如此看来,莫非是想不分他守法不守法,不分他是哪国人,不分良莠,只能用一个办法,划一处置。”
林则徐、龚自珍举目相视,心里似乎都明白,却不能肯定。
龚自珍脱口说:“是不是不住烟就要海呀?!”
林则徐冲龚自珍点点头,又摇头,说:“怕的就是这个,这也是让他们给逼的。这些年,皇上太为难,洋商贩烟,奸民营利,蔑视王法的办法多得很,不了,欺人太甚,把皇上给气坏了。”又不无惋惜地击打桌案,看着他摇头,说,“通商,本是件好事,让他们搅得乌烟瘴气,成了图财害命的勾当。”
龚自珍问:“皇上的意思八成是要用强,洋人却哪里会善罢甘休,如此看,仁兄此去广东将会有大事,其中的变数可都想过了?”
林则徐回答:“皇命、国运所系,在所不辞,我自己,也想去讨个公道。”
龚自珍说:“皇上的心意小弟是这么看,不管他是不是守法,不管他是谁,鸦片烟要是再不住,就不想再跟他们通商了。可是英吉利国带着炮船和咱们做买卖,它未必能让。海,就可能要开战,打起来,咱们没有武力,何以胜之?”
林则徐说:“贤弟所虑极是。我既皇命在身,则以身命报国家,可这一次,要是真有了事,战守之胜负,就成了国家的兴亡,要想办法准备。”
龚自珍说:“大哥性子硬,这一去,关系重大,您遇事可不能急,若是有个风起云涌、惊涛骇浪,也需要有得力的帮手,咱宣南诗社的魏老弟,在南边,他,您可以托付些差事。”
P1-3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30220924
条码 9787530220924
编者 戴寅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1-07-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569
字数 400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