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红星照耀中国昆虫记寂静的春天白洋淀4册套装

编号:
wx1202410617
销售价:
¥98.50
(市场价: ¥121.60)
赠送积分:
99
商品介绍

《红星照耀中国 新译本》
★斯诺基金会官方授权简体中文版★斯诺基金会官方认证中文译本应斯诺基金会要求,根据斯诺《红星照耀中国》修订版重新翻译。斯诺基金会指定译者王涛对《红星照耀中国》重新进行翻译。★斯诺之女西安?斯诺倾情作序《红星照耀中国》作者埃德加?斯诺之女西安?斯诺专门为本书的再版倾情作序。她认为本书是根据斯诺修订版翻译的很好全译本。★收录斯诺本人拍摄的珍贵历史照片本书收录了斯诺本人拍摄的珍贵历史照片,包括、等革命领导人的影像,以及反映红色中国政治、文化、生活等方方面面的图片。所有照片皆源自斯诺家人的珍藏,由斯诺基金会提供。★初中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作序推荐初中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为该版本撰写开篇导读,帮助读者对《红星照耀中国》进行提纲挈领式的理解,减轻名著入门难的障碍。他说:“《红星照耀中国》写的是重大的历史,是堪称民族脊梁的伟大人物,大气而有味,如同《史记》。”

《红星照耀中国 新译本》
《红星照耀中国》是西方记者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靠前部采访记录,也是新闻史和报告文学目前里程碑式的作品。书中不仅记载了大量有关中国红军和苏区,以及等革命领导人的靠前手资料,而且深入分析和探究了“红色中国”产生、发展的原因,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做出了客观的评价。由于其对历史的很好不错记录,以及对历史趋势的准确预见,本书成为风靡优选的经典名著,被译成二十种文字。
《寂静的春天》
《寂静的春天》是认可的开启了世界环境运动的奠基之作,作品讲述了以DDT为代表的杀虫剂的广泛使用给人类生存环境造成的巨大的、难以弥补的危害。全书既有严谨求实的科学理性精神,又充满敬畏生命的人文情怀,被认可为50年来拥有影响力的书。
《昆虫记》
《昆虫记》是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撰写的关于昆虫习性与行为的科学巨著,也是一部集知识、哲理、趣味于一身的文学经典。它以人性来观照昆虫世界,以昆虫的多彩生活来抒写人生感悟,字里行间都洋溢着深厚的人文关怀。本书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被誉为“昆虫的史诗”,先后被翻译成六十多种语言,出版一百余年来长销不衰。
《白洋淀纪事》
《白洋淀纪事》是孙犁的集大成之作。此版本由孙犁亲自导读,孙犁之女孙晓玲作序,收录了其从1939年到1950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和散文共54篇,其中包括很负盛名的《荷花淀》《芦花荡》。《白洋淀纪事》以抗日战争时期冀中平原为背景,以亲切轻柔的笔调表现了战争的严酷、生活的艰难和军民的友爱,以丰富多彩的笔触描绘了人们美好的品质和崇高的精神世界。

《红星照耀中国 新译本》
埃德加·斯诺(1905—1972),美国有名记者。他于1928年来华,曾任欧美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1936年6月,他只身前往陕北苏区,通过实地考察以及对、等革命领导人的专访,抢先发售向世界讲述了中国红军和苏区的真实情况,并由此创作了纪实文学经典《红星照耀中国》,成为世界报道红军的靠前人。1949年后,斯诺曾三次来华访问,受到的亲切接见。其著作《红星照耀中国》成为新闻史和报告文学目前里程碑式的作品。
《白洋淀纪事》
孙犁(1913―2002),原名孙树勋。河北安平人。曾任教于冀中抗战学院和华北联大,在晋察冀通讯社、《晋察冀日报》当编辑。1944年赴延安,在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和工作。1949年起主编《天津日报》的《文艺周刊》。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副等职。1930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风云初记》,中篇小说《铁木前传》,短篇小说集《芦花荡》《荷花淀》,散文集《晚华集》《秀露集》等。

《寂静的春天》
《昆虫记》
《白洋淀纪事》
《红星照耀中国 新译本》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红星照耀中国 新译本》
     强渡大渡河是长征中至关重要的篇章。假使当初红军在此失败,就很好有可能遭到“剿灭”。这种命运在历目前早有先例。在偏远的大渡河两岸,三国时代的豪杰以及后来的许多勇士都曾兵败于此。19世纪时,同样是在这座峡谷中,太平天国残余的10万军队在翼王石达开的率领下,曾被有名将领曾国藩指挥的清朝军队所包围,很终片甲不留。此时,蒋介石给他的四川盟友——地方军阀刘湘和刘文辉——以及他属下正在指挥政府军追击行动的将领们发出电报,提出训诫,务必让红军重演太平军的历史。
不过,红军也知道石达开,并且知道他战败的主要原因在于贻误军机。石达开在到达大渡河岸后停下来休息了3天,庆祝儿子——小王子的出生。这使得他的敌人有机会集结兵力对付他,并迅速从他的后方实施包抄,封锁了他的退路。等到石达开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时已晚。他试图冲破敌人的包围,但是在狭窄的峡谷地形中无法实施机动,很终被剿灭。
红军决心避免重复石达开的错误。他们从金沙江(这一段长江的名字)迅速北上挺进四川,很快就进入英勇好战的土著人部落区,这里是独立的彝族区——“白”彝和“黑”彝的控制区域。狂放不羁的彝族人从来没有被居住在四周的汉族人征服和同化,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直占据着四川境内这片丛林密布的山区,以西藏以东的长江支流形成的南向流线为界。蒋介石原本可以放心大胆地指望红军在此长期滞留,不断被削弱,这样一来,他就能在大渡河以北集中兵力。彝族人对汉族人的仇视由来已久,只要有汉族的军队经过他们的边界,几乎无法避免损失惨重或者全军覆没的结果。
不过,红军已经安然通过了贵州和云南的土著民族——苗族和掸族的部落区,并且成功地与他们建立了友谊,甚至还招募了一些部族成员参军。此时,红军派使者前去同彝族人进行谈判。他们在行军途中攻占了位于独立的彝族区边界的几座城镇,发现有一些彝族首领被关押在牢房里,作为地方军阀的人质。于是红军释放了这些首领,并且把他们送回去。这些首领回到自己人中间后,自然会赞颂红军。
率领红军前卫部队的指挥官是,他曾经是四川军阀军队里的一名军官。了解这个部族,了解他们的内部纷争和不满。尤为重要的是,他了解他们仇视汉族人,还会讲几句彝族话。他接到任务,要他和彝族人谈判,结成友好联盟。于是,他进入了彝族区,与彝族首领进行商谈。他说,彝族人反对军阀刘湘、刘文辉,反对国民党;红军也反对他们。彝族人希望保持独立;红军的政策就是主张中国各少数民族实行自治。彝族人之所以仇视汉族人,是因为他们受到汉族人的压迫,不过汉族人也有“白”汉和“红”汉之分,就像彝族人有“白”彝和“黑”彝之分。杀戮和压迫彝族人的一直是“白”汉。“红”汉和“黑”彝应该联合起来,反抗他们共同的敌人——“白”汉。彝族人饶有兴致地听着。他们机灵地提出要红军给他们武器和弹药,用于保卫他们的独立,帮助“红”汉打“白”汉。令他们惊讶不已的是,红军真的给了他们武器弹药。
就这样,红军不仅迅速过了境,还打开了一条有效的政治通道。几百名彝族人加入了“红”汉,一道前往大渡河去抗击共同的敌人。其中有些彝族人一直跋涉到西北地区。在彝族总头领面前与他共饮新鲜鸡血,按照部落的传统歃血为盟,结为兄弟。红军以这种起誓的方式宣告,如果谁违反了盟约,那他就像被宰杀的那只鸡一样怯懦。
P150-152
《寂静的春天》
    一 为明天寓言
     从前,美国中部有一座城镇,从表面上看来,那儿的一切生物与它们周围的生存环境相处得很和谐。这座城镇处于一片繁茂的农场的中间,那片农场就如棋盘般的整齐排列着。这座城镇周围都是绿油油的庄稼还有果园。春天的时候,盛开的繁花就如云朵一般飘浮在绿色的田野上。秋天的时候,以松树为背景,橡树、枫树和桦树燃出了彩色的光芒。那时,狐狸们在小山上号叫着,小鹿悄无声息地穿过被秋天晨雾半遮半盖着的田野。
     一年的大多数时候,沿着小路生长的月桂树、荚莲属植物和桤木,以及巨大的羊齿植物和野花都令旅行者们赏心悦目。即使在冬天,道路两旁也充满了美,那儿有不计其数的小鸟飞到露在白雪之上的浆果和干草的穗头上觅食。事实上,郊区正是以其丰富而繁多的鸟类资源闻名于世。春天和秋天,当迁徙的候鸟蜂拥而至时,人们都不惜长途跋涉来此地观赏它们。
     不过也有不少人是来这儿干净又清凉、从山中徐徐流出的小溪里捕鱼的。这一切直到许多年前的改变了,靠前批人来到这儿定居,他们在这里建房子,挖井和修筑粮仓。
     就从那时候起,一大片奇怪的阴影开始出现在这片地区的上空,而且所有一切都开始改变了。一些恶魔般的预示在这片地区蔓延开来:神秘的疾病放倒了一群又一群的牛羊,它们走向了死亡。死亡的幽灵在这片土地的上空徘徊。农民们唠叨着家人的体弱多病;城镇里的医生也越来越好奇在自己病人身上出现的新型疾病。不仅仅是在成年人中,甚至在孩子们中间也出现了几例突发的、莫名其妙的死亡,这些孩子在玩耍时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倒地,然后在几小时内死亡。
     这儿有一种怪异的安静。举个例子,鸟儿们都到哪儿去了呢?人们困惑又困扰地谈论着这些消失的鸟儿。人们院子后面给鸟儿们喂食的地方荒废了。见到的几只鸟儿也都是奄奄一息,它们剧烈地颤抖着,也不能飞了。这是一个没有一点声音的春天。知更鸟、猫鹊、鸽子、松鸦、鹪鹩以及其他的鸟儿曾经在这儿的清晨里合鸣,现在这儿已经变得寂静无声,只有寂静覆盖着田野、树林和湿地。
     农场里有母鸡在孵蛋,但是却没有破壳而出的小鸡。农民们抱怨他们再也无法养猪了,因为新生的小猪仔个头太小了,大一点的也只能活几天。苹果树马上要开花了,但是却没有蜜蜂在花骨朵儿边嗡嗡地飞来飞去,所以它们无法授粉,这样就没有果实了。
     曾经那么迷人的道路两旁现在排列着仿佛被火焰侵袭过的、烤焦了的枯萎植物。这些被有生命的东西抛弃的地方同样也是一片寂静。甚至是小溪现在也失去了吸引力。因为所有的鱼儿都死了,所以钓鱼的人也不再造访此地。
     在屋檐下的水管中,在屋顶的瓦片之间,仍能看到一种白色粉末露出的些许痕迹。在几周前,这些白色的粉末像雪花般飘落在屋顶、草地、田野和小溪上。
     不是魔法,也不是敌对的行为使这个受到侵袭的世界里的新生命无法重生。这是人们咎由自取。
     这座城镇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在美国或世界上其他地方可以轻轻松松找到上千个和它极其相似的城镇。我知道,并没有一座村庄承受过如我所描述的所有的不幸。但实际上,这些灾难中的每一种都已经在某些地方发生过,并且有很多真真正正存在的村庄已经真真切切的遭受了一系列的不幸。一个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可怕的幽灵慢慢向我们逼,并且这种可以想象得到的悲剧很容易变成一个众所周知的严峻现实。
     是什么让美国不计其数的城镇的春天变得寂静无声?这本书试着解释这个问题。
     P1-3
《昆虫记》
    荒石园
     那儿是我情所独钟的地方,是一块不算太大的地方,是我的“钟情宝地”,周围有围墙围着,与公路上的熙来攘往、喧闹沸扬相隔绝,虽说是偏僻荒芜的不毛之地,无人问津,又遭日头的曝晒,却是刺茎菊科植物和膜翅目昆虫们所喜爱的地方。因无人问津,我便可以在那里不受过往行人的打扰,专心一意地对砂泥蜂和石泥蜂等去进行艰难的探索。这种探索难度极大,只有通过实验才能完成。我无须在那里耗费时间。伤心劳神地跑来跑去,东寻西觅,不必慌急慌忙地赶来赶去,我只是安排好自己的周密计划,细心地设置下陷阱圈套,然后。每天不断地观察记录所获得的效果。是的,“钟情宝地”,那就是我的夙愿,我的梦想,那就是我一直苦苦追求但每每总难以实现的一个梦想。
     一个每天都在为每日的生计操劳的人,想要在旷野之中为自己准备一个实验室,实属不易。我四十年如一日,凭借自己顽强的意志力,与贫困潦倒的生活苦斗着,终于有,我的心愿得到了满足。这是我孜孜不倦、顽强奋斗的结果,其中的艰苦繁难我在此就不赘述了,反正我的实验室算是有了,尽管它的条件并不十分理想,但是有了它,我就必须拿出点时间来侍弄它。其实,我如同一个苦役犯,身上锁着沉重的锁链,闲暇时间并不太多。但是,愿望实现了,总是好事,只是稍嫌迟了一些,我可爱的小虫子们!我真害怕,到了采摘梨桃瓜果之时,我的牙却啃不动它们了。是的,确实是来得晚了点儿:当初的那广阔的旷野,而今已变成了低矮的穹庐,令人窒息憋闷,而且还在日益地变低变矮变窄变小。对于往事,除了我已失去的东西以外,我并无丝毫的遗憾,没有任何的愧疚,甚至对我那消逝而去的光阴,而且我对一切都已不再抱有希望了。世态炎凉我已遍尝,体味甚深,我已心力交瘁,心灰意冷,我每每会不住要问问自己,为了活命,吃尽苦头,是否值得?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
     我放眼四周,只见一片废墟,唯有一堵断墙残垣危立其间。这个断墙残垣因为石灰沙泥浇灌凝固,所以仍然兀立在废墟的中央。它就是我对科学真理的执着追求与热爱的真实写照。啊,我的心灵手巧的膜翅目昆虫们啊,我的这份热爱能否让我有资格给你们的故事追加一些描述呀?我会不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既然心存这份担忧,为何又把你们抛弃了这么长的时间呢?有一些朋友已经因此而责备我了。啊,请你们去告诉他们,告诉那些既是你们的也是我的朋友们,告诉他们我并不是因为懒惰和健忘,才抛弃了你们的;告诉他们我一直在惦记着你们;告诉他们我始终深信节腹泥蜂的秘密洞穴中还有许多尚待我们去探索的有趣的秘密:告诉他们飞蝗泥蜂的猎食活动还会向我们提供许多有趣的故事……然而,我缺少时间,又是单枪匹马,孤立无援,无人理睬,何况,我在高谈阔论、纵横捭阖之前,必须先考虑生计的问题。我请你们就这么如实地告诉他们吧,他们是会原谅我的。
     还有一些人在指责我,说我用词欠妥,不够严谨,说穿了,就是缺少书卷气,没有学究味儿。他们担心,一部作品让读者谈起来容易,不费脑子,那么,该作品就没能表达出真理来。照他们的说法,只有写得晦涩难懂,让人摸不着头脑,那作品就是思想深刻的了。你们这些身上或长着螫针或披着鞘翅的朋友们,你们全都过来吧,来替我辩白,替我作证。请你们站出来说一说,我与你们的关系是多么亲密,我是多么耐心细致地观察你们,多么认真严肃地记录下你们的活动。我相信,你们会异口同声地说:“是的,他写的东西没有丝毫的言之无物的空洞乏味的套话,没有丝毫不懂装懂、不求甚解的胡诌瞎扯,有的却是准确无误地记录下来的观察到的真情实况,既未胡乱添加,也未挂一漏万。”今后,但凡有人问到你们,请你们就这么回答他们吧。
     另外,我亲爱的昆虫朋友们。如果因为我对你们的描述没能让人生厌,因而说服不了那帮嗓门儿很大的人的话,那我就会挺身而出,郑重地告诉他们说:“你们对昆虫是开肠破肚,而我却是让它们活蹦乱跳地生活着,对它们进行观察研究:你们把它们变成了又可怕又可怜的东西,而我则是让人们更加喜爱它们;你们是在酷刑室和碎尸间里干活,而我却是在蔚蓝色的天空下,边听着蝉儿欢快的鸣唱边仔细地观察着:你们是使用试剂测试蜂房和原生质,而我则是在它们各种本能得以充分表现时探究它们的本能:你们探索的是死,而我探究的则是生。因此,我接有资格进一步地表明我的思想:野猪把清泉的水给搅浑了,原本是青年人的一种很好好的专业――博物史,因越分越细,相互隔绝,互不关联,竟至成了一种令人心生厌恶、不愿涉猎的东西。诚然,我是在为学者们而写,是在为将来有或多或少地为解决“本能”这一难题作点儿贡献的哲学家们而写,但是,我也是在,而且尤其是在为青年人而写,我真切地希望他们能热爱这门被你们弄得让人恶心的博物史专业。这就是我为什么在竭力地坚持真实靠前,一丝不苟,绝不采用你们的那种科学性的文字的缘故。你们的那种科学性的文字,说实在的,好像是从休伦人所使用的土语中借来的。这种情况,并不鲜见。
     然而,此时此刻,我并不想做这些事。我想说的是我长期以来一直魂牵梦绕着的那块计划之中的土地,我一心想着把它变成一座活的昆虫实验室。这块地,我终于在一个荒僻的小村子里寻觅到了。这块地被当地人称之为“阿尔玛”,意为“一块除了百里香恣意生长,其他植物几乎没有的荒芜之地”。这块地极其贫瘠,满地乱石,即使辛勤耕耘,也难见成效。春季来临,偶尔带来点雨水,乱石堆中也会长出一点草来,随即引来羊群的光顾。不过,我的阿尔玛,由于乱石之间仍夹杂着一点红土,所以还是长过一些作物的。据说从前那儿就长着一些葡萄。的确,为了种上几棵树,我就在地上挖来刨去,偶尔会挖到一些因时间太久而已部分炭化了的实属珍稀的乔本植物的根茎来。于是,我便用专享可以刨得动这种荒地的农用三齿长柄叉来又刨又挖了。然而,每每都会感到十分遗憾,据说很早种植的葡萄树没有了,而百里香、薰衣草也没有了。一簇簇的胭脂虫栎也见不着了。这种矮小的胭脂虫栎本可以长成一片矮树林的,它们确实长不高,只要稍微抬高点腿,就可以从它们上面迈过去。这些植物,尤其是百里香和薰衣草,能够为膜翅目昆虫提供它们所需要采集的东西,所以对我十分有用。我不得不把偶尔被我的农用三齿长柄叉刨出来的又给栽了进去。
     P1-3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35497338
条码 9787535497338
编者 (美)蕾切尔·卡逊
译者
出版年月 2017-07-01 00:00:00.0
开本 16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68
字数 179000
版次 1
印次 4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