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坐街/中国政府出版品国际营销平台精选图书文学书系

编号:
wx1202445295
销售价:
¥46.40
(市场价: ¥58.00)
赠送积分:
46
数量:
   
商品介绍

这部中篇小说集由五个故事组成,纯熟自如地运用川味语言,描绘了发生于四川乡村、城镇、市井、街巷间人们生活中的喜乐哀愁、酸甜苦辣。有的讲述了体制内外的真真假假,有的陈说了往昔今日的恩恩怨怨,有的表现了贫困家庭遭遇疾病侵袭后的抗争与无奈,有的展现了乡村百姓勤劳耕耘改变生活的愿景和希望。作品细腻写实接地气,在娓娓道来的叙事中,蕴含着豁达幽默、脉脉温情。

周云和,中国作协会员,宜宾市作协主席,作品发表于《当代》《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江南》《长城》《四川文学》等报刊,有作品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等报刊转载、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蝇》、中篇小说集《幸福花儿开》、长篇报告文学《水拍金沙》等。曾获十月文学特别奖、四川文学奖、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等。

流泪并不是悲伤
仇人
一只不带哨音的鸽子
天上有朵好看的云
坐街

     流泪并不是悲伤
1
几个烟鬼,把一间只有六七平米的屋子,抽得乌烟汹涌,瘴气扑腾。好像烟得罪了他们,都在拿它出气。不,烟代表他们的沉重心事,难以释怀,只好让缕缕乳白色的轻烟从嘴角鼻孔悠然喷出解气。茶坊的服务员来冲茶,门刚推开一条缝,烟子们像冲出牢笼迎接新生的囚犯,将她撞在一旁暴咳不止。她的纤纤素手在鼻尖前夸张地扇着说,哎呀,呛死我喽。
我们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做着一件极为严肃庄重的事:大江县作家协会换届,要推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会开了有一个多钟头了,竟然推选不出主席候选人来。原因很奇葩,没有人愿意当。
当然,这个说法也不确切,还是有人想当的,比如李子虚。但人品太差,当一个副主席,像好大一员官,心术不正,到处招摇撞骗,骗吃骗喝;在一家内刊上发了一首散文诗,把那本杂志揣在提包里,走一路显摆一路,说这是全国优选的义章,居然把一个文学女青年哄上了床。这已经给县作协这一块本来就霉头霉脑的牌子抹黑了,再让他当主席,怕屁股跩得像筛子,更好招摇撞骗,把文学女青年的肚子哄大。我们私下里通过气的,不管他采取啥子手段当上了,我们通通以各种理由退出县作协,抽他的吊桥,让他成光杆司令。会上,他不好说自己想当,摸出中华烟,不停地给大家打烟庄,以期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烟要抽,就是不推举他当主席;他要说话,大家不搭他的白,甚至把话岔开,有意冷落他,不给他留市场。
也许有人会问我:你咋个不当呢?我肯定不愿意当。县作协那个穷酸相啊,一无人员编制,二无工作经费,三无办公场地,属“三无”的文学爱好者组织,除非我包包头钱多了烧得慌,吃了虎鞭鹿茸身体快爆炸了找不到地方发泄。想想吧,我蹲在一个鸡不啄狗不闻的县地方志办公室,要人缘没人缘,要关系没关系;讲文学成就,不过附庸风雅地在省报和市级文学刊物上发过几篇散文和小小说;论年龄已经五十挂零,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做什么事总是提不起兴趣打不起精神,曾被一个卖安利的漂亮妹儿盯上,说她的产品保证能让我精神亢奋啥子举而坚坚而挺挺而能持久,她不知道她那产品那么贵,一罐蛋白粉就是我工资的几分之一,我消费得起吗?何况我天生就是那种不爱揽事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得事;大家为我服务还差不多,要我为大家服务,我还没树立起这个伟大理想。就现状而言,当一个副主席已经心满意足了,大树底下好乘凉,做事走得拢站得开;出成绩有我一份,没成绩指责的是主要负责人。所以,我生活得天蓝地绿,云淡风轻,没有必要去当这个费力不讨好的破主席。
总得推一个人出来,把杆杆举起噻。老汪瓜兮兮地望着我们说。
老汪是上一届县作协主席,同样意思的话已经说过三遍了。我掉头看他,那张鼻翼两侧有两道深沟的脸上,流淌着愁情忧绪。他整死个舅子都不再当作协主席了,说是要去成都带外孙。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县文联主席汤华蕉说,可以,但你得找一个人来接担子。然而,没有谁愿意学董存瑞挺身炸掉包黄继光奋起堵枪眼。我都有一点可怜他了。老实说,老汪是一个大好人,性格温和,也团结人,但确实不是当县作协主席的料。他只给县电视台写过两个专题片解说词,汤副部长就说他是笔杆子,乱点鸳鸯谱,推荐他当了任县作协主席。上任伊始,他把通讯报道当作文学作品,广为号召县作协会员们大写县里的宣传文章。大家不买他的账,加上没有经费支撑,县作协形同虚设,当了一届主席,县文学创作像深夜的坟山,冷清得让人心惊胆寒,会员们没有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过一篇(首)小说、散文、诗歌。我理解老汪的心情,带着玩世不恭的心态,毙掉烟头,玩笑着说,干脆拿到社会上去卖,明码实价,哪个愿意出一万元钱,就卖给哪个当。
大家脸上露出了笑容。王自重笑出了声,卖个锤子,现在白送人当都没人接招,还卖。
想想也是。沉默再次攻陷会场,我又出烂点子,要不这样,抓阄,谁抓着谁当。
王自重说,这个办法还可以考虑。梁志林说,虽然显得有一点荒唐,但大家都推辞不当,确实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反正都是群团组织,出点格想来也没有多大关系。李子虚两手世界杯球赛进球了似的举了起来,这办法好,这办法好。挨着我坐的蓝田凑近我耳朵说,要是他抓着了咋个办?我说,用我们前面私下约定的办法对付他。老汪侧过脸望着我发问,要是我抓着了呢?我说,抓着了就继续当。只要抓阄的方法通过了,就公平合理一视同仁,免得大家都推去推来。老汪满脸“逼良为娼”,或者说老母猪上杀场的表情,嘴唇颤抖了半天,终究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李子虚似乎一锤定音,大声道,老何说得对,抓阄,就这样定了。还有刘尼作没表态,我问他,你同不同意抓阄?刘尼作软绵绵地说,独不拗众,大家都说要得,我还有啥子意见呢?蓝田说,要得。定了,抓阄。他把脸掉向我,你来做阄。我苦笑道,请君入瓮噻?好吧。我将蓝田的军,你来协助我。蓝田说,可以。一个阄写“当”,其余的写“不当”。抓着“当”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中国言实出版社
ISBN 9787517130659
条码 9787517130659
编者 周云和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1-07-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89
字数 185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