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墨宝非宝6本套

编号:
wx1202484706
销售价:
¥247.57
(市场价: ¥317.40)
赠送积分:
248
数量:
   
商品介绍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
......
《一生一世江南老》
★高人气畅销书作家墨宝非宝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一生一世美人骨》姊妹篇。
墨宝非宝有《蜜汁炖鱿鱼》《一生一世美人骨》《十二年故人戏》等多部代表作。《一生一世江南老》为作者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之一,人气口碑俱佳,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共同构成“一生一世”系列,作者说:“美人骨的遗憾,都补在这篇里了。”
★新增未公开过的后记。
2020年10月17日逢作者写作十周年,作者想对笔下人物、读者说的话都在这篇后记里。
★知名设计师操刀设计。8P彩插含精美长拉页,装帧精美。
大气水墨江南风格,特邀知名画师加盟。外封精选大地高白纸,纹路极具质感,内文附8P精美彩插含目录长拉页。内文选东兴象牙白纸,每章含定制小图,装帧充满美感、艺术感,极具收藏价值。
★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特别版。随书赠古风信封,内含硫酸纸信笺和主角昭昭手写的小字条,特别赠送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纪念收藏书签!书签双面印刷,附作者印签签名。
★沈策&昭昭,作者的心头爱,读者的白月光。一切生死,因有轮回。阴晴圆缺,皆是成全。
......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高人气畅销书作家墨宝非宝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一生一世美人骨》姊妹篇。
墨宝非宝有《蜜汁炖鱿鱼》《一生一世美人骨》《十二年故人戏》等多部代表作。《一生一世江南老》为作者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之一,人气口碑俱佳,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共同构成“一生一世”系列,作者说:“美人骨的遗憾,都补在这篇里了。”
★新增未公开过的后记。
2020年10月17日逢作者写作十周年,作者想对笔下人物、读者说的话都在这篇后记里。
★知名设计师操刀设计。8P彩插含精美长拉页,装帧精美。
大气水墨江南风格,特邀知名画师加盟。外封精选大地高白纸,纹路极具质感,内文附8P精美彩插含目录长拉页。内文选东兴象牙白纸,每章含定制小图,装帧充满美感、艺术感,极具收藏价值。
★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特别版。随书赠古风信封,内含硫酸纸信笺和主角昭昭手写的小字条,特别赠送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纪念收藏书签!书签双面印刷,附作者印签签名。
★沈策&昭昭,作者的心头爱,读者的白月光。一切生死,因有轮回。阴晴圆缺,皆是成全。
《至此终年》
★《蜜汁炖鱿鱼》《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畅销书作家墨宝非宝经典代表作。提起墨宝非宝,就不得不提这本《至此终年》。
★至此系列首篇,读者垂直入坑之作。男主顾老师形象深入人心,文中金句频出“平生一顾,至此终年”“得顾平生,平生已无憾”被读者口口相传。
★典雅装帧,内附8P精美彩插。诚邀设计师苏艾操刀装帧设计,画师哆多、丹忱、阿和、齐桑树共同参与绘制。外封书名烫印,内封覆触感膜,腰封选用清透感不错的特种纸。全书含8P精美彩插,重现文中场景,记忆点满满。内文选天阳本白胶版纸,温和护眼。
★随书赠四大超值赠品。含顾老师明信片一张+墨宝非宝给读者的随机一款寄语卡+书中同款《很想和你在一起》《游龙戏凤》电影票两对+Q版折立卡一对,细节满满,还有更多彩蛋设计等你发现!
★环衬精选120g星雨纸,星点光芒完美呈现至此终年气韵。另附作者红豆纪念印签签章,极具收藏价值。
“你吃了很后一块,这里有酸奶味和原味,没有红豆了。”
“没关系,还有我。”
★顾平生×童言,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高人气畅销书作家墨宝非宝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一生一世美人骨》姊妹篇。
墨宝非宝有《蜜汁炖鱿鱼》《一生一世美人骨》《十二年故人戏》等多部代表作。《一生一世江南老》为作者经典两世情缘代表作之一,人气口碑俱佳,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共同构成“一生一世”系列,作者说:“美人骨的遗憾,都补在这篇里了。”
★新增未公开过的后记。
2020年10月17日逢作者写作十周年,作者想对笔下人物、读者说的话都在这篇后记里。
★知名设计师操刀设计。8P彩插含精美长拉页,装帧精美。
大气水墨江南风格,特邀知名画师加盟。外封精选大地高白纸,纹路极具质感,内文附8P精美彩插含目录长拉页。内文选东兴象牙白纸,每章含定制小图,装帧充满美感、艺术感,极具收藏价值。
★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特别版。随书赠古风信封,内含硫酸纸信笺和主角昭昭手写的小字条,特别赠送墨宝非宝写作十周年纪念收藏书签!书签双面印刷,附作者印签签名。
★沈策&昭昭,作者的心头爱,读者的白月光。一切生死,因有轮回。阴晴圆缺,皆是成全。
《至此终年》
《至此终年》
★《蜜汁炖鱿鱼》《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畅销书作家墨宝非宝经典代表作。提起墨宝非宝,就不得不提这本《至此终年》。
★至此系列首篇,读者垂直入坑之作。男主顾老师形象深入人心,文中金句频出“平生一顾,至此终年”“得顾平生,平生已无憾”被读者口口相传。
★典雅装帧,内附8P精美彩插。诚邀设计师苏艾操刀装帧设计,画师哆多、丹忱、阿和、齐桑树共同参与绘制。外封书名烫印,内封覆触感膜,腰封选用清透感不错的特种纸。全书含8P精美彩插,重现文中场景,记忆点满满。内文选天阳本白胶版纸,温和护眼。
★随书赠四大超值赠品。含顾老师明信片一张+墨宝非宝给读者的随机一款寄语卡+书中同款《很想和你在一起》《游龙戏凤》电影票两对+Q版折立卡一对,细节满满,还有更多彩蛋设计等你发现!
★环衬精选120g星雨纸,星点光芒完美呈现至此终年气韵。另附作者红豆纪念印签签章,极具收藏价值。
“你吃了很后一块,这里有酸奶味和原味,没有红豆了。”
“没关系,还有我。”
★顾平生×童言,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电竞传说“Gun”,也是爱吃糖的电竞俱乐部创始人韩商言;
她,是坐拥百万粉丝的日翻歌姬“鱿鱼”,也是对三次元帅哥一见钟情的逐爱少女佟年。
当周围人都把他的职业电竞称为“不务正业”时,她却说:“听起来很棒啊!
于是,一段甜到掉牙的逐光之旅开始了。
心酸、挫折、不甘、失败、崛起、闪耀……我们携手沿着微光向梦想前行,这是我们的时代,这里有优选的你们。
“我家小孩,我会担待。”/“一辈子那么长,我都给你。”

《一生一世美人骨》
时宜这辈子做过很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靠前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这一生一世,她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

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时宜这辈子做过很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靠前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这一生一世,她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

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在暴雪时分》
曾经的我,无论多努力,多拼命,都会有无法摆脱的空虚感。既然生活不公,为什么要拼成这样?没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没有真心想要的东西,更没有非要在一起的人。

直到,

在暴雪时分,遇到你。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时宜这辈子做过很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靠前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这一生一世,她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

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曾经的我,无论多努力,多拼命,都会有无法摆脱的空虚感。既然生活不公,为什么要拼成这样?没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没有真心想要的东西,更没有非要在一起的人。

直到,

在暴雪时分,遇到你。

《一生一世江南老》
他们相识于家族祭祖,论辈分她叫他哥哥。那年她十几岁,初到江南,看到的是雨下的灰墙古树,这墙下、树旁没半个影子,四处空空。她总觉少了什么,很失望。她不知,这江南年复一年等着北来的大雁,他也在日复一日静候她。“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你若不归,我不会老去。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时宜这辈子做过很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靠前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这一生一世,她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

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曾经的我,无论多努力,多拼命,都会有无法摆脱的空虚感。既然生活不公,为什么要拼成这样?没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没有真心想要的东西,更没有非要在一起的人。

直到,

在暴雪时分,遇到你。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他们相识于家族祭祖,论辈分她叫他哥哥。那年她十几岁,初到江南,看到的是雨下的灰墙古树,这墙下、树旁没半个影子,四处空空。她总觉少了什么,很失望。她不知,这江南年复一年等着北来的大雁,他也在日复一日静候她。“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你若不归,我不会老去。
《至此终年》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如果你遇到一个人,曾是个外科医生。十三岁那年,他和你的母亲在同一间医院被抢救,却意外地,在六七年后,听不见声音,上不了手术台,拿起书,成为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

如果,他和你一样,有个遗弃自己的母亲,不能说出口的父亲。

如果,他是因为一场举国的救死扶伤,损失了该有的健康。

如果,他爱你。

你会舍得,不爱他吗?

“得顾平生,平生已无憾。”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时宜这辈子做过很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靠前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这一生一世,她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

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曾经的我,无论多努力,多拼命,都会有无法摆脱的空虚感。既然生活不公,为什么要拼成这样?没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没有真心想要的东西,更没有非要在一起的人。

直到,

在暴雪时分,遇到你。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他们相识于家族祭祖,论辈分她叫他哥哥。那年她十几岁,初到江南,看到的是雨下的灰墙古树,这墙下、树旁没半个影子,四处空空。她总觉少了什么,很失望。她不知,这江南年复一年等着北来的大雁,他也在日复一日静候她。“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你若不归,我不会老去。
《至此终年》
《至此终年》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如果你遇到一个人,曾是个外科医生。十三岁那年,他和你的母亲在同一间医院被抢救,却意外地,在六七年后,听不见声音,上不了手术台,拿起书,成为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

如果,他和你一样,有个遗弃自己的母亲,不能说出口的父亲。

如果,他是因为一场举国的救死扶伤,损失了该有的健康。

如果,他爱你。

你会舍得,不爱他吗?

“得顾平生,平生已无憾。”

《十二年 故人戏 印签版(全2册)》
经年一曲故人戏,你我皆是戏中人。初遇的傅三爷,是为捧人包下半个场子,喜欢翘着个二郎腿,偏过头去和身边人低语的公子哥。在那灯影里的侧脸,透着一种消沉的风流。后来她才看清楚,那半明半昧的光影里,他坐的是,白骨成堆,守的是,浩浩山河。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轻易放火》《轻易靠》《永安调》《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很想很想你》《一厘米的阳光》《蜜汁炖鱿鱼》《密室困游鱼》《我的曼达林》。
......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轻易放火》《轻易靠》《永安调》《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很想很想你》《一厘米的阳光》《蜜汁炖鱿鱼》《密室困游鱼》《我的曼达林》。
《一生一世江南老》
 
......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轻易放火》《轻易靠》《永安调》《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很想很想你》《一厘米的阳光》《蜜汁炖鱿鱼》《密室困游鱼》《我的曼达林》。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生活中“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轻易放火》《轻易靠》《永安调》《一生一世,黑白影画》《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很想很想你》《一厘米的阳光》《蜜汁炖鱿鱼》《密室困游鱼》《我的曼达林》。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十二年 故人戏 印签版(全2册)》
  

《蜜汁炖鱿鱼》
《一生一世美人骨》
《在暴雪时分》
《一生一世江南老》
《至此终年》
《十二年 故人戏 印签版(全2册)》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一生一世美人骨》
    楔子
     这一世已过去二十六载。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掠过的路牌,不感叹这好天气,没有一丝浮云的碧蓝天空,让人心情也好起来。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她下车后,手续办得亦是顺畅,却不料在安检的门内,来回走了两次,都警报声大作。
     很令人烦躁的是,隔壁的警报声也响个不停,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和她一样,遇到不讲理的安检门。
     “小姐,麻烦你把鞋子脱下来,我们需要再检查一遍。”她点点头,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来,低头脱掉鞋的瞬间,她看到隔壁那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背脊挺直。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
     安检门的另一侧,长队如龙。
     而这一侧,却只有他们两个在接受检查。
     “周生辰先生?”安检口的男人拿起他遗落的护照,“你忘了护照。”
     “谢谢。”他回过头来。
     他留意到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
     那一瞬的对视,压下了周遭所有的纷扰吵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系。时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她想笑,又想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哪怕是半个字。
     你终究还是来了。
     周生辰,你终究还是来了。
     章 看不穿前尘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着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边用手机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弄完吧。”
     时宜笑着提醒她。一旁的小摄像师原本在摆弄摄影机,闻言也笑了。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儿的老公,一个一脸憨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是随便闲聊。”宏晓誉和善地笑笑,示意男人坐到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澄澄的一盏灯,放在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很好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了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却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故事,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了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真正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凉。
     幸好采访已到尾声。很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担心他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去了米家泡馍,很好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生意却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发现竟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空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时宜扑哧笑了一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一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声音含糊:“他的大学很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得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地看着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无奈地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时宜感到肩上微微一沉,一只男人的手搭了上来。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啊,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英俊,难以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常见的实验者专属白大褂,却没有系纽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很好整洁,没有任何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汤,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很好好,不会有太多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保证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而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当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你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非是浑浊不堪的。
     很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很好传统的美女,简直是罕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根筷子放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像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着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楔子
     这一世已过去二十六载。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掠过的路牌,不感叹这好天气,没有一丝浮云的碧蓝天空,让人心情也好起来。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她下车后,手续办得亦是顺畅,却不料在安检的门内,来回走了两次,都警报声大作。
     很令人烦躁的是,隔壁的警报声也响个不停,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和她一样,遇到不讲理的安检门。
     “小姐,麻烦你把鞋子脱下来,我们需要再检查一遍。”她点点头,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来,低头脱掉鞋的瞬间,她看到隔壁那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背脊挺直。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
     安检门的另一侧,长队如龙。
     而这一侧,却只有他们两个在接受检查。
     “周生辰先生?”安检口的男人拿起他遗落的护照,“你忘了护照。”
     “谢谢。”他回过头来。
     他留意到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
     那一瞬的对视,压下了周遭所有的纷扰吵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系。时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她想笑,又想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哪怕是半个字。
     你终究还是来了。
     周生辰,你终究还是来了。
     章 看不穿前尘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着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边用手机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弄完吧。”
     时宜笑着提醒她。一旁的小摄像师原本在摆弄摄影机,闻言也笑了。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儿的老公,一个一脸憨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是随便闲聊。”宏晓誉和善地笑笑,示意男人坐到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澄澄的一盏灯,放在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很好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了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却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故事,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了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真正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凉。
     幸好采访已到尾声。很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担心他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去了米家泡馍,很好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生意却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发现竟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空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时宜扑哧笑了一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一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声音含糊:“他的大学很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得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地看着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无奈地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时宜感到肩上微微一沉,一只男人的手搭了上来。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啊,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英俊,难以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常见的实验者专属白大褂,却没有系纽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很好整洁,没有任何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汤,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很好好,不会有太多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保证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而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当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你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非是浑浊不堪的。
     很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很好传统的美女,简直是罕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根筷子放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像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着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在暴雪时分》
     玻璃上的人影是半透明的,轻摇摆着。
室内的光线昏暗,从玻璃窗打出去,勉强照亮了半条街。她借着光,看到路对面一个巨大的黑影落下来,砸上了一辆轿车的车顶。
警报声立刻响起。
“什么声音?”电话那边问。
“树断了,砸了一辆车,”殷果捂着左耳,让自己在嘈杂的音乐声里,能听清好友的话,“暴雪太可怕了,你知道现在多少度吗?零下25℃。”
“谁让你要冬天去的,我都提醒过你了,”郑艺打着哈欠,还不忘嘲笑她,“纽约的冬天,暴雪很常见的,你自求多福吧。”
殷果连抱怨的力气都没了:“我都三天三夜没洗澡了,你今晚一定要帮我搞定酒店。”
“再等等,我一直在查。”
电话挂断。
殷果疲惫地回到表弟孟晓天身边:“等一会儿吧,郑艺在找酒店了,说一会儿给我消息。”
孟晓天玩得正嗨,毫不在乎:“实在不行,就在这儿玩通宵呗。”
她可没孟晓天的精神好,颓颓地趴在吧台上,望了眼窗外。
谁会想到,她能遇到十年来不错暴风雪。
先是在首都机场延误十个小时起飞,飞越茫茫大海到了纽约。因为暴风雪,飞机不能降落,在天上盘旋了两个多小时,还是去了芝加哥。
当晚,芝加哥酒店全满,航空公司也无力安排住宿。
姐弟俩在候机大厅,一个睡长椅,一个睡地板,跟着一群滞留旅客等第二天的航班。翌日清晨,他们在机场洗手间里洗漱完毕,满怀期待地整装待发。结果从清晨等到天黑,才被安排上了去纽约的飞机。
这回运气好,终于降落。
飞机刚停稳,空姐又通知众人,纽约没有停机位,所有人都不能下飞机,要等机场安排。
在机场睡了整晚的一群人,继续在飞机上蒙头大睡。
一睡六小时,被广播叫醒,红着眼、耷拉着脑袋排队下飞机。
下飞机后,殷果坐在手推车上,等行李等得再次睡着,到黄昏,行李终于被传送带送了出来。她以为见到了曙光,结果酒店来了电话:由于没有准时入住,两个房间都取消了。
彼时,她站在入境口,差点哭出来。
万幸的是,一起在芝加哥睡机场的一个华裔女孩在出关后叫住她,说自己是家人开车来接的。对方告诉殷果,这样的暴雪,想打车比登天还难。她建议殷果先蹭她的车离开机场,去曼哈顿,总比留在机场好。
靠着好心人的帮助,殷果和表弟被送到这里。
尽管户外暴雪不断,起码有了酒和食物。
身后有人推开结冰的玻璃门。
冷风毫不留情地吹过她的后脖颈,殷果打了个哆嗦,拉高羽绒服的领口。
孟晓天也裹紧大衣:“真够操蛋的,还以为穿越进《后天》了。”
还别说,真像。
《后天》取景就是纽约,被冻住的自由像,海上冲上来的游轮,还有拯救众人的图书馆……殷果很喜欢看灾难片,把这个电影看了十七八遍,没想到很后竟原景重现了。
此刻,手机显示室外是零下25℃,寒风效果加持,体感温度已经是零下40℃。
他们穿了很厚的羽绒服来的,这样的天气在户外接近扛不住。
刚刚只是搬着行李下车,就快要冻疯了。
殷果把手机摆在面前,让孟晓天盯着,别错过郑艺的消息。交代完毕,她把羽绒服帽子戴上,两手搭在吧台边沿,头枕在上边,闭目养神。
“真的好冷。”孟晓天在她身边跟念经一样。
殷果迷糊着,闻着面前烤鸡翅的味道,想吃,懒得动。
台上的乐队唱起了一首老歌,音调悠扬,像烈日,像晴天,像所有和夏日有关的画面。主唱在乐曲间隙,低声用英文说,他在弹唱给自己爱慕着的女孩,他被她深深吸引,不能自拔,神魂颠倒,已深深爱恋,却胆怯羞涩,徘徊止步,不知该如何靠——
是《Yellow》。
“姐。”孟晓天叫她。
“嗯。”殷果答应着。
“小果。”孟晓天拍她,好像是真有事。
殷果用尽很后一丝力气,抬头,睁开眼。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是一杯酒。
当然,还有酒杯后的男人。
是个年轻男人。上半身穿着黑色底色的防寒服,黑帽子,看不出头发有多长,反正不是长发。瞳孔漆黑,皮肤偏白,脸瘦,下巴尖,鼻梁不如欧美人的高,但也算是高了。
亚洲人?像是。
中国人?不敢肯定,他还没说话。
“请你的。”男人说。
欸?中国人?
殷果摘下羽绒服的帽子,坐直身子,刚要开口,一个同样是华人面孔的眼镜男也靠过来,把第二杯酒放到了孟晓天面前:“这杯你的。”
“这多不好意思。”孟晓天嘿嘿傻笑。
“别客气,”眼镜男说,“同胞嘛。”
孟晓天马上给他们介绍殷果:“这我姐。”
他们认识?怎么可能?孟晓天是次到纽约。
殷果看表弟。
“刚你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进来的,就在我隔壁桌,”孟晓天对她解释,“我听他们说中文,就随口问了句这里什么酒好喝。”
殷果明白过来。
眼镜男笑着问:“你们俩是没找到酒店,被困在这儿了?”
这种天气,没人会有心情带着三个粘贴新鲜标签的大行李箱专门来酒吧消遣,合理推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楔子
     这一世已过去二十六载。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掠过的路牌,不感叹这好天气,没有一丝浮云的碧蓝天空,让人心情也好起来。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她下车后,手续办得亦是顺畅,却不料在安检的门内,来回走了两次,都警报声大作。
     很令人烦躁的是,隔壁的警报声也响个不停,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和她一样,遇到不讲理的安检门。
     “小姐,麻烦你把鞋子脱下来,我们需要再检查一遍。”她点点头,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来,低头脱掉鞋的瞬间,她看到隔壁那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背脊挺直。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
     安检门的另一侧,长队如龙。
     而这一侧,却只有他们两个在接受检查。
     “周生辰先生?”安检口的男人拿起他遗落的护照,“你忘了护照。”
     “谢谢。”他回过头来。
     他留意到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
     那一瞬的对视,压下了周遭所有的纷扰吵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系。时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她想笑,又想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哪怕是半个字。
     你终究还是来了。
     周生辰,你终究还是来了。
     章 看不穿前尘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着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边用手机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弄完吧。”
     时宜笑着提醒她。一旁的小摄像师原本在摆弄摄影机,闻言也笑了。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儿的老公,一个一脸憨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是随便闲聊。”宏晓誉和善地笑笑,示意男人坐到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澄澄的一盏灯,放在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很好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了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却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故事,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了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真正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凉。
     幸好采访已到尾声。很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担心他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去了米家泡馍,很好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生意却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发现竟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空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时宜扑哧笑了一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一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声音含糊:“他的大学很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得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地看着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无奈地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时宜感到肩上微微一沉,一只男人的手搭了上来。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啊,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英俊,难以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常见的实验者专属白大褂,却没有系纽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很好整洁,没有任何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汤,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很好好,不会有太多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保证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而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当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你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非是浑浊不堪的。
     很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很好传统的美女,简直是罕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根筷子放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像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着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玻璃上的人影是半透明的,轻摇摆着。
室内的光线昏暗,从玻璃窗打出去,勉强照亮了半条街。她借着光,看到路对面一个巨大的黑影落下来,砸上了一辆轿车的车顶。
警报声立刻响起。
“什么声音?”电话那边问。
“树断了,砸了一辆车,”殷果捂着左耳,让自己在嘈杂的音乐声里,能听清好友的话,“暴雪太可怕了,你知道现在多少度吗?零下25℃。”
“谁让你要冬天去的,我都提醒过你了,”郑艺打着哈欠,还不忘嘲笑她,“纽约的冬天,暴雪很常见的,你自求多福吧。”
殷果连抱怨的力气都没了:“我都三天三夜没洗澡了,你今晚一定要帮我搞定酒店。”
“再等等,我一直在查。”
电话挂断。
殷果疲惫地回到表弟孟晓天身边:“等一会儿吧,郑艺在找酒店了,说一会儿给我消息。”
孟晓天玩得正嗨,毫不在乎:“实在不行,就在这儿玩通宵呗。”
她可没孟晓天的精神好,颓颓地趴在吧台上,望了眼窗外。
谁会想到,她能遇到十年来不错暴风雪。
先是在首都机场延误十个小时起飞,飞越茫茫大海到了纽约。因为暴风雪,飞机不能降落,在天上盘旋了两个多小时,还是去了芝加哥。
当晚,芝加哥酒店全满,航空公司也无力安排住宿。
姐弟俩在候机大厅,一个睡长椅,一个睡地板,跟着一群滞留旅客等第二天的航班。翌日清晨,他们在机场洗手间里洗漱完毕,满怀期待地整装待发。结果从清晨等到天黑,才被安排上了去纽约的飞机。
这回运气好,终于降落。
飞机刚停稳,空姐又通知众人,纽约没有停机位,所有人都不能下飞机,要等机场安排。
在机场睡了整晚的一群人,继续在飞机上蒙头大睡。
一睡六小时,被广播叫醒,红着眼、耷拉着脑袋排队下飞机。
下飞机后,殷果坐在手推车上,等行李等得再次睡着,到黄昏,行李终于被传送带送了出来。她以为见到了曙光,结果酒店来了电话:由于没有准时入住,两个房间都取消了。
彼时,她站在入境口,差点哭出来。
万幸的是,一起在芝加哥睡机场的一个华裔女孩在出关后叫住她,说自己是家人开车来接的。对方告诉殷果,这样的暴雪,想打车比登天还难。她建议殷果先蹭她的车离开机场,去曼哈顿,总比留在机场好。
靠着好心人的帮助,殷果和表弟被送到这里。
尽管户外暴雪不断,起码有了酒和食物。
身后有人推开结冰的玻璃门。
冷风毫不留情地吹过她的后脖颈,殷果打了个哆嗦,拉高羽绒服的领口。
孟晓天也裹紧大衣:“真够操蛋的,还以为穿越进《后天》了。”
还别说,真像。
《后天》取景就是纽约,被冻住的自由像,海上冲上来的游轮,还有拯救众人的图书馆……殷果很喜欢看灾难片,把这个电影看了十七八遍,没想到很后竟原景重现了。
此刻,手机显示室外是零下25℃,寒风效果加持,体感温度已经是零下40℃。
他们穿了很厚的羽绒服来的,这样的天气在户外接近扛不住。
刚刚只是搬着行李下车,就快要冻疯了。
殷果把手机摆在面前,让孟晓天盯着,别错过郑艺的消息。交代完毕,她把羽绒服帽子戴上,两手搭在吧台边沿,头枕在上边,闭目养神。
“真的好冷。”孟晓天在她身边跟念经一样。
殷果迷糊着,闻着面前烤鸡翅的味道,想吃,懒得动。
台上的乐队唱起了一首老歌,音调悠扬,像烈日,像晴天,像所有和夏日有关的画面。主唱在乐曲间隙,低声用英文说,他在弹唱给自己爱慕着的女孩,他被她深深吸引,不能自拔,神魂颠倒,已深深爱恋,却胆怯羞涩,徘徊止步,不知该如何靠——
是《Yellow》。
“姐。”孟晓天叫她。
“嗯。”殷果答应着。
“小果。”孟晓天拍她,好像是真有事。
殷果用尽很后一丝力气,抬头,睁开眼。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是一杯酒。
当然,还有酒杯后的男人。
是个年轻男人。上半身穿着黑色底色的防寒服,黑帽子,看不出头发有多长,反正不是长发。瞳孔漆黑,皮肤偏白,脸瘦,下巴尖,鼻梁不如欧美人的高,但也算是高了。
亚洲人?像是。
中国人?不敢肯定,他还没说话。
“请你的。”男人说。
欸?中国人?
殷果摘下羽绒服的帽子,坐直身子,刚要开口,一个同样是华人面孔的眼镜男也靠过来,把第二杯酒放到了孟晓天面前:“这杯你的。”
“这多不好意思。”孟晓天嘿嘿傻笑。
“别客气,”眼镜男说,“同胞嘛。”
孟晓天马上给他们介绍殷果:“这我姐。”
他们认识?怎么可能?孟晓天是次到纽约。
殷果看表弟。
“刚你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进来的,就在我隔壁桌,”孟晓天对她解释,“我听他们说中文,就随口问了句这里什么酒好喝。”
殷果明白过来。
眼镜男笑着问:“你们俩是没找到酒店,被困在这儿了?”
这种天气,没人会有心情带着三个粘贴新鲜标签的大行李箱专门来酒吧消遣,合理推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楔子
     这一世已过去二十六载。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掠过的路牌,不感叹这好天气,没有一丝浮云的碧蓝天空,让人心情也好起来。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她下车后,手续办得亦是顺畅,却不料在安检的门内,来回走了两次,都警报声大作。
     很令人烦躁的是,隔壁的警报声也响个不停,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和她一样,遇到不讲理的安检门。
     “小姐,麻烦你把鞋子脱下来,我们需要再检查一遍。”她点点头,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来,低头脱掉鞋的瞬间,她看到隔壁那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背脊挺直。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
     安检门的另一侧,长队如龙。
     而这一侧,却只有他们两个在接受检查。
     “周生辰先生?”安检口的男人拿起他遗落的护照,“你忘了护照。”
     “谢谢。”他回过头来。
     他留意到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
     那一瞬的对视,压下了周遭所有的纷扰吵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系。时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她想笑,又想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哪怕是半个字。
     你终究还是来了。
     周生辰,你终究还是来了。
     章 看不穿前尘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着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边用手机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弄完吧。”
     时宜笑着提醒她。一旁的小摄像师原本在摆弄摄影机,闻言也笑了。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儿的老公,一个一脸憨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是随便闲聊。”宏晓誉和善地笑笑,示意男人坐到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澄澄的一盏灯,放在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很好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了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却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故事,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了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真正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凉。
     幸好采访已到尾声。很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担心他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去了米家泡馍,很好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生意却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发现竟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空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时宜扑哧笑了一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一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声音含糊:“他的大学很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得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地看着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无奈地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时宜感到肩上微微一沉,一只男人的手搭了上来。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啊,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英俊,难以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常见的实验者专属白大褂,却没有系纽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很好整洁,没有任何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汤,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很好好,不会有太多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保证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而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当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你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非是浑浊不堪的。
     很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很好传统的美女,简直是罕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根筷子放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像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着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玻璃上的人影是半透明的,轻摇摆着。
室内的光线昏暗,从玻璃窗打出去,勉强照亮了半条街。她借着光,看到路对面一个巨大的黑影落下来,砸上了一辆轿车的车顶。
警报声立刻响起。
“什么声音?”电话那边问。
“树断了,砸了一辆车,”殷果捂着左耳,让自己在嘈杂的音乐声里,能听清好友的话,“暴雪太可怕了,你知道现在多少度吗?零下25℃。”
“谁让你要冬天去的,我都提醒过你了,”郑艺打着哈欠,还不忘嘲笑她,“纽约的冬天,暴雪很常见的,你自求多福吧。”
殷果连抱怨的力气都没了:“我都三天三夜没洗澡了,你今晚一定要帮我搞定酒店。”
“再等等,我一直在查。”
电话挂断。
殷果疲惫地回到表弟孟晓天身边:“等一会儿吧,郑艺在找酒店了,说一会儿给我消息。”
孟晓天玩得正嗨,毫不在乎:“实在不行,就在这儿玩通宵呗。”
她可没孟晓天的精神好,颓颓地趴在吧台上,望了眼窗外。
谁会想到,她能遇到十年来不错暴风雪。
先是在首都机场延误十个小时起飞,飞越茫茫大海到了纽约。因为暴风雪,飞机不能降落,在天上盘旋了两个多小时,还是去了芝加哥。
当晚,芝加哥酒店全满,航空公司也无力安排住宿。
姐弟俩在候机大厅,一个睡长椅,一个睡地板,跟着一群滞留旅客等第二天的航班。翌日清晨,他们在机场洗手间里洗漱完毕,满怀期待地整装待发。结果从清晨等到天黑,才被安排上了去纽约的飞机。
这回运气好,终于降落。
飞机刚停稳,空姐又通知众人,纽约没有停机位,所有人都不能下飞机,要等机场安排。
在机场睡了整晚的一群人,继续在飞机上蒙头大睡。
一睡六小时,被广播叫醒,红着眼、耷拉着脑袋排队下飞机。
下飞机后,殷果坐在手推车上,等行李等得再次睡着,到黄昏,行李终于被传送带送了出来。她以为见到了曙光,结果酒店来了电话:由于没有准时入住,两个房间都取消了。
彼时,她站在入境口,差点哭出来。
万幸的是,一起在芝加哥睡机场的一个华裔女孩在出关后叫住她,说自己是家人开车来接的。对方告诉殷果,这样的暴雪,想打车比登天还难。她建议殷果先蹭她的车离开机场,去曼哈顿,总比留在机场好。
靠着好心人的帮助,殷果和表弟被送到这里。
尽管户外暴雪不断,起码有了酒和食物。
身后有人推开结冰的玻璃门。
冷风毫不留情地吹过她的后脖颈,殷果打了个哆嗦,拉高羽绒服的领口。
孟晓天也裹紧大衣:“真够操蛋的,还以为穿越进《后天》了。”
还别说,真像。
《后天》取景就是纽约,被冻住的自由像,海上冲上来的游轮,还有拯救众人的图书馆……殷果很喜欢看灾难片,把这个电影看了十七八遍,没想到很后竟原景重现了。
此刻,手机显示室外是零下25℃,寒风效果加持,体感温度已经是零下40℃。
他们穿了很厚的羽绒服来的,这样的天气在户外接近扛不住。
刚刚只是搬着行李下车,就快要冻疯了。
殷果把手机摆在面前,让孟晓天盯着,别错过郑艺的消息。交代完毕,她把羽绒服帽子戴上,两手搭在吧台边沿,头枕在上边,闭目养神。
“真的好冷。”孟晓天在她身边跟念经一样。
殷果迷糊着,闻着面前烤鸡翅的味道,想吃,懒得动。
台上的乐队唱起了一首老歌,音调悠扬,像烈日,像晴天,像所有和夏日有关的画面。主唱在乐曲间隙,低声用英文说,他在弹唱给自己爱慕着的女孩,他被她深深吸引,不能自拔,神魂颠倒,已深深爱恋,却胆怯羞涩,徘徊止步,不知该如何靠——
是《Yellow》。
“姐。”孟晓天叫她。
“嗯。”殷果答应着。
“小果。”孟晓天拍她,好像是真有事。
殷果用尽很后一丝力气,抬头,睁开眼。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是一杯酒。
当然,还有酒杯后的男人。
是个年轻男人。上半身穿着黑色底色的防寒服,黑帽子,看不出头发有多长,反正不是长发。瞳孔漆黑,皮肤偏白,脸瘦,下巴尖,鼻梁不如欧美人的高,但也算是高了。
亚洲人?像是。
中国人?不敢肯定,他还没说话。
“请你的。”男人说。
欸?中国人?
殷果摘下羽绒服的帽子,坐直身子,刚要开口,一个同样是华人面孔的眼镜男也靠过来,把第二杯酒放到了孟晓天面前:“这杯你的。”
“这多不好意思。”孟晓天嘿嘿傻笑。
“别客气,”眼镜男说,“同胞嘛。”
孟晓天马上给他们介绍殷果:“这我姐。”
他们认识?怎么可能?孟晓天是次到纽约。
殷果看表弟。
“刚你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进来的,就在我隔壁桌,”孟晓天对她解释,“我听他们说中文,就随口问了句这里什么酒好喝。”
殷果明白过来。
眼镜男笑着问:“你们俩是没找到酒店,被困在这儿了?”
这种天气,没人会有心情带着三个粘贴新鲜标签的大行李箱专门来酒吧消遣,合理推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楔子
     这一世已过去二十六载。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掠过的路牌,不感叹这好天气,没有一丝浮云的碧蓝天空,让人心情也好起来。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她下车后,手续办得亦是顺畅,却不料在安检的门内,来回走了两次,都警报声大作。
     很令人烦躁的是,隔壁的警报声也响个不停,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和她一样,遇到不讲理的安检门。
     “小姐,麻烦你把鞋子脱下来,我们需要再检查一遍。”她点点头,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来,低头脱掉鞋的瞬间,她看到隔壁那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背脊挺直。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
     安检门的另一侧,长队如龙。
     而这一侧,却只有他们两个在接受检查。
     “周生辰先生?”安检口的男人拿起他遗落的护照,“你忘了护照。”
     “谢谢。”他回过头来。
     他留意到她的目光,抬眼看过来。
     那一瞬的对视,压下了周遭所有的纷扰吵闹。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系。时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她想笑,又想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哪怕是半个字。
     你终究还是来了。
     周生辰,你终究还是来了。
     章 看不穿前尘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着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边用手机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弄完吧。”
     时宜笑着提醒她。一旁的小摄像师原本在摆弄摄影机,闻言也笑了。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儿的老公,一个一脸憨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是随便闲聊。”宏晓誉和善地笑笑,示意男人坐到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澄澄的一盏灯,放在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很好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了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却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故事,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了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真正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凉。
     幸好采访已到尾声。很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担心他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去了米家泡馍,很好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生意却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发现竟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空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时宜扑哧笑了一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一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声音含糊:“他的大学很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得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地看着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无奈地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时宜感到肩上微微一沉,一只男人的手搭了上来。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啊,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英俊,难以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常见的实验者专属白大褂,却没有系纽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很好整洁,没有任何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汤,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很好好,不会有太多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保证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而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她的眼睛很亮。当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你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非是浑浊不堪的。
     很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很好传统的美女,简直是罕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根筷子放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像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着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玻璃上的人影是半透明的,轻摇摆着。
室内的光线昏暗,从玻璃窗打出去,勉强照亮了半条街。她借着光,看到路对面一个巨大的黑影落下来,砸上了一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蜜汁炖鱿鱼》
  
《一生一世美人骨》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江南老》
沈策,昭昭。提起来这两个名字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浓厚的暖流。江南有情,人亦暖。——知乎读者

墨宝一生一世系列我全都看过了。《一生一世江南老》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属于同期。作者文笔细腻得像江南烟雨一样,书中描写两人的缠绵悱恻、旖旎深情太动人了。——微博读者

这本写亲密戏写得很好撩人,缠绵悱恻都能拉出丝来,明明没什么露骨的内容却看得我脸红心跳。——微博读者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沈策,昭昭。提起来这两个名字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浓厚的暖流。江南有情,人亦暖。——知乎读者

墨宝一生一世系列我全都看过了。《一生一世江南老》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属于同期。作者文笔细腻得像江南烟雨一样,书中描写两人的缠绵悱恻、旖旎深情太动人了。——微博读者

这本写亲密戏写得很好撩人,缠绵悱恻都能拉出丝来,明明没什么露骨的内容却看得我脸红心跳。——微博读者
《至此终年》
好上头,这个故事总让我回忆起大学时那场心动。一眼便忘不了,再一眼便喜欢,然后爱到至此终年。——豆瓣读者

墨宝作品中推荐阅读的一部作品。顾老师太完美,温习全文时,半夜在床上忍不住偷笑,太甜了。这种彼此疼惜、信任,有问题一起服的感情,平和又温柔,令人心动。——豆瓣读者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一生一世江南老》
沈策,昭昭。提起来这两个名字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浓厚的暖流。江南有情,人亦暖。——知乎读者

墨宝一生一世系列我全都看过了。《一生一世江南老》与《一生一世美人骨》属于同期。作者文笔细腻得像江南烟雨一样,书中描写两人的缠绵悱恻、旖旎深情太动人了。——微博读者

这本写亲密戏写得很好撩人,缠绵悱恻都能拉出丝来,明明没什么露骨的内容却看得我脸红心跳。——微博读者
《至此终年》
《至此终年》
好上头,这个故事总让我回忆起大学时那场心动。一眼便忘不了,再一眼便喜欢,然后爱到至此终年。——豆瓣读者

墨宝作品中推荐阅读的一部作品。顾老师太完美,温习全文时,半夜在床上忍不住偷笑,太甜了。这种彼此疼惜、信任,有问题一起服的感情,平和又温柔,令人心动。——豆瓣读者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等
ISBN 9787559431240
条码 9787559431240
编者 墨宝非宝
译者
出版年月 2019-03-01 00:00:00.0
开本 其他
装帧 平装
页数 0
字数
版次 1
印次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