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波伏娃套装:第二性1+2+形影不离

编号:
wx1202594292
销售价:
¥135.30
(市场价: ¥165.00)
赠送积分:
135
数量:
   
商品介绍

《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
◎《第二性》作者西蒙娜·德·波伏瓦生前从未公开的小说手稿首度面世

◎一部差点被萨特“判死刑”的小说,以波伏瓦少女时代挚友扎扎为原型,悼念她生命中zui刻骨铭心的友谊

◎在波伏瓦的一生中,有两次失去对她影响至深,一次是丧失对上帝的信仰,一次是挚友扎扎的去世。她曾说:“我们一起与摆在我们面前的、令人厌恶的命运抗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相信她的死就是我为自己的自由付出的代价。”

◎波伏瓦文学遗产继承人、其养女希尔维·勒邦·德·波伏瓦作序,收录波伏瓦珍贵影像资料、手稿及信件

◎《形影不离》写于《第二性》出版后第五年,波伏瓦生前毁掉了许多从未发表的作品,却始终没有毁掉这一部。她曾表示,她之所以写那些后来让她成名的书,是为了有机会讲述她的少女时代

◎两位特立独行、内心叛逆的女孩纠缠一生的友谊,只有女性懂得女性的挣扎与苦楚,女性是女性最坚不可摧的精神同盟

◎南京大学法语语言文学博士、第五届傅雷翻译奖新人奖获得者曹冬雪用心翻译,译文准确、优美

◎读这本书吧,尽情哭吧,亲爱的读者。因为起初它也浸染了作者的眼泪:故事就是这么开始的,从哭泣开始。看起来,尽管外表严肃冷峻,波伏瓦心中从未停止哭泣,因为失去扎扎。也许她如此勤奋地工作,以成为后来的她,是某种形式的纪念:她必须竭尽全力表达自己,因为扎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使女的故事》作者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

《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
《第二性》作者波伏瓦生前从未公开的小说手稿首度面世,以少女时代挚友扎扎为原型,悼念她生命中刻骨铭心的友谊。九岁那年,希尔维初次遇见与她同岁的女孩安德蕾。她从未见过如此酷的女孩。与乖顺的“好学生”希尔维不同,安德蕾聪慧却叛逆,对一切若即若离。她经历过可怕的烧伤,身上带着火的印记。为了拒绝参加社交活动,她不惜用斧头砍伤自己。她们变得形影不离。这感情炽烈、深入灵魂。从一起违抗学校秩序开始,循规蹈矩的希尔维一步步走向自由;生而不羁的安德蕾,却在家庭和礼法的约束下,步步挣扎,逐渐成为困兽。
《第二性 1》
本书副标题为“事实与神话”,作者从生物学、精神分析学和历史唯物主义关于女性的观点出发,剖析女人变成“他者”的原因;随后,通过对人类历史的梳理,深刻地揭示了从原始社会到现今女性的命运;最后,本书以蒙泰朗、劳伦斯、克洛岱尔、布勒东和司汤达五位有名作家为例,对男性制造的“女性神话”进行分析,探讨男人眼中的女性形象及其体现的思想。
......
《第二性 2》
本书副标题为“实际体验”,从存在主义的哲学理论出发,对女人一生中的不同时期(童年、青春期、性启蒙时期、婚后、为人母和步入老年后)进行正面考察,同时对她一生可能遇到的经历(同性恋、成为知识分子、明星、妓女或交际花等)作出判断和评价,深刻揭示了女性的处境及其性质。作者还分析了自恋女人、恋爱女人和虔信女人形成的过程及其背后复杂的社会原因,最后提出了女性走向解放的专享道路就是成为独立女性,也强调了只有当女性经济地位变化的同时带来精神的、社会的、文化的等等后果,只有当女性对自身的意识发生根本的改变,才有可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
《第二性 1》
《第二性 1》
本书副标题为“事实与神话”,作者从生物学、精神分析学和历史唯物主义关于女性的观点出发,剖析女人变成“他者”的原因;随后,通过对人类历史的梳理,深刻地揭示了从原始社会到现今女性的命运;最后,本书以蒙泰朗、劳伦斯、克洛岱尔、布勒东和司汤达五位有名作家为例,对男性制造的“女性神话”进行分析,探讨男人眼中的女性形象及其体现的思想。

《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
曹冬雪
南京大学法语系博士生,凭借《论美国的民主》荣获第五届“傅雷翻译出版奖”新人奖。译有《婚礼蛋糕》、《战斗的海狸:两蒙娜·德·波伏瓦评传》(合译)等。
《第二性 1》
西蒙娜·德·波伏瓦(1908—1986),法国二十世纪重要的文学家和思想家。她于1908年出生于巴黎,1929年或巴黎大学哲学学位,并通过法国哲学教师资格考试。1945年她与让-保罗·萨特、莫里斯·梅洛-庞蒂共同创办《现代》杂志,致力于推介存在主义观点。1949年出版的《第二性》,在思想界引起极大反响,称为女性主义经典。1954年凭小说《名士风流》获龚古尔文学奖。
......
《第二性 2》
西蒙娜·德·波伏瓦(1908—1986),法国二十世纪重要的文学家和思想家。她于1908年出生于巴黎,1929年或巴黎大学哲学学位,并通过法国哲学教师资格考试。1945年她与让-保罗·萨特、莫里斯·梅洛-庞蒂共同创办《现代》杂志,致力于推介存在主义观点。1949年出版的《第二性》,在思想界引起极大反响,称为女性主义经典。1954年凭小说《名士风流》获龚古尔文学奖。
《第二性 1》
《第二性 1》
西蒙娜·德·波伏瓦(1908—1986),法国二十世纪重要的文学家和思想家。她于1908年出生于巴黎,1929年或巴黎大学哲学学位,并通过法国哲学教师资格考试。1945年她与让-保罗·萨特、莫里斯·梅洛-庞蒂共同创办《现代》杂志,致力于推介存在主义观点。1949年出版的《第二性》,在思想界引起极大反响,称为女性主义经典。1954年凭小说《名士风流》获龚古尔文学奖。

《第二性 2》
《第二性 1》
《形影不离》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
     九岁那年,我是个乖顺的小女孩。要知道,我并非一向如此。在更小的时候,我经常因受不了大人们的严厉管教而大哭大闹。有一天,一位婶婶忍不住郑重其事地说:“希尔维被魔鬼附体了。”是战争和宗教制服了我。怀着一颗炽热的爱国心,我把一个“德国制造”的塑料玩偶在地上踩了又踩,不过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个玩偶。别人告诉我:只有我品行良好,虔诚敬主,上帝才会救法国。我可不能逃避责任。在圣心大教堂,我和其他小女孩一起,边挥舞着小旗边唱颂歌。我开始经常做祷告并乐在其中。多米尼克神父一再鼓舞我,他当时是阿德莱德学校的指导神父,在他的谆谆教诲之下,我的宗教热情愈加高涨了。有一天,我穿着罗纱裙,戴着爱尔兰花边软帽,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领圣体仪式。从此以后,在大家的言谈之中,我俨然成了两个妹妹的榜样。我祈求上帝让父亲被分到战争部——因为他患有心力衰竭——结果如愿以偿。
一天清晨,我兴奋不已,因为那天开学,我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学校。平时上课的时候,教室仿佛做着弥撒的教堂一般,给人一种神圣庄严的感觉。走廊里静悄悄的,老师们见到我们便露出温柔甜美的微笑。她们平时穿长裙,衣领很高。自从校舍的一部分被改造成医院之后,她们经常换一身护士服,白色头巾上印着红十字,看上去就像圣女一般。每当她们把我搂在胸前,我觉得心都要融化了。那天我三两口吞下汤和粗粮面包——要是在战前,吃的可是巧克力和鸡蛋黄油面包——然后不耐烦地等着妈妈给妹妹们梳洗穿衣。我们三个人都穿一身军蓝色大衣,是用真正的军装布料裁剪出来的,款式也跟军大衣一模一样。
“看,后面还有根小腰带!”妈妈对女友们说道,她们一个个流露出赞赏或惊讶的表情。妈妈牵着两个妹妹的手,带着我们从楼里走出来。经过圆亭咖啡馆-的时候,我们有些忧伤。这家咖啡馆刚开业,热热闹闹的,就开在我家楼下,爸爸说它是失败主义者的老巢。“失败主义者”这个词对我来说太新奇了,爸爸解释说:“这些人相信法国一定会战败。”“该把这些人都枪毙。”我不理解。人们相信一些东西,但不是故意要去相信的,只不过因为头脑中出现一些念头就要被惩罚吗?那些给孩子们发毒糖果的间谍、在地铁里用扎法国妇女的人当然该死,但是对于失败主义者,我不是很确定。我才不想去问妈妈,她总是跟爸爸回答同样的话。
妹妹们走起路来慢吞吞的,卢森堡公园的栅栏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我赶紧爬上楼,书包里鼓鼓囊囊地塞着新书,随着我的脚步欢快摇摆。走廊刚上过蜡,蜡味中混着一丝疾病的气息。学监小姐们拥抱了我。在衣帽间,我见到了上一年的小伙伴们,她们当中没有谁跟我特别亲密,但我很喜欢大家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样子。我在大厅逗留了一会儿,盯着橱窗里那些老旧物件,这些死去的东西已经又死了一回:塞满麦秸的鸟类标本的羽毛开始脱落,干枯的植物露出裂纹,贝壳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钟声响起,我走进圣玛格丽特教室。每间教室的模样都大同小异。在老师的主持下,学生们围坐在一张椭圆形的桌旁,桌上铺着一层黑色的仿皮漆布。母亲们坐在各自的孩子身后,一边看着孩子,一边织风雪帽。我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邻座坐着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她有着棕色的头发。,面庞清瘦,看上去比我小很多。她用幽深的眼眸紧盯着我,目光清澈透亮。
“班上优选的学生就是您吗?”
“我叫希尔维·勒巴热,”我说,“您呢?”
“安德蕾·卡拉尔,今年九岁。我看上去是不是有点小?我之前被烧伤过,耽误了长个儿。有一整年我都没有学习,妈妈想让我把落下的功课补上。您能把去年的课堂笔记借我吗?”
“可以的。”我说。
安德蕾说话时显得成熟稳重,语速很快,毫不含混,这让我感到几分惊讶。她以一种将信将疑的目光打量着我。
“旁边的同学告诉我,您是班里优选的学生”,她边说边侧头看了一眼丽赛特,“这是真的吗?”
“我也不是每次都考名。”我谦虚地回答。
我盯着安德蕾:她一头黑发直直地垂落在脸颊旁,下巴上沾了一点墨汁。一个活生生被烧伤过的小女孩,这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我真想问她一堆问题,可这时杜布瓦小姐进来了。她穿着长裙,裙摆拖曳在地板上。她长着一层绒绒的“小胡子”,总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模样,我一向很尊敬她。坐定之后,杜布瓦小姐开始点名,点到安德蕾时,她抬头看了她一眼。
“还好吗,我的小姑娘?不害怕吧?”P2-6
《第二性 1》
     第一章 生物学论据
女人吗?这很简单,喜欢简化公式的人这样说:女人是一个子宫、一个卵巢;她是雌的:这个词足以界定她。在男人嘴里,形容词“雌的”像侮辱一样震响;然而,他对自己的动物性并不感到羞耻,相反,如果有人谈到他时说:“这是雄性!”他会很骄傲。“雌的”一词是贬义的,并非因为它把女人植根于自然中,而是因为它把女人禁锢在她的性别中;如果男人觉得这性别是可鄙的,甚至在无辜的动物身上也是有敌意的,显然是由于女人在男人身上引起不安和敌意,可是,男人想在生物学中为这种感觉找到辩解。“雌的”这个词在男人身上产生纷至沓来的意象:一个巨大的圆形卵子突然咬住和阉割灵活的精子;可怕的白蚁蚁后,给填得饱饱的,统治着受奴役的雄性;雌螳螂、发情期的雌蜘蛛要嚼碎其同伴,吞吃掉;发情的母狗在小巷中奔跑,身后留下反常气味的轨迹;雌猴无耻地展露自己,怀着伪善的献媚躲在一边;那些最健美的雌性猛兽,母虎、牝狮、雌豹,在雄兽威严的挤压下柔顺地躺着。无生气的、不耐烦的、狡猾的、愚蠢的、不敏感的、淫荡的、凶狠的、卑下的,男人把一切雌性动物同时投射到女人身上。事实是,女人是雌的。但是,如果考虑这个问题时不再老生常谈,那么有两个问题立马摆在面前:在动物界,雌性代表着什么?在女人身上,表现的是何种特殊类型的雌性?
雄性和雌性是一个物种中出于繁殖目的彼此相异的两类个体,人们只能相应地界定它们。不过,首先必须指出,两性的物种分科意义本身并不明晰。
在自然界中,分科没有普遍实现。仅以动物来说,众所周知,单细胞生物,如纤毛虫、变形虫、杆菌等,其繁殖与有性生殖接近不同,细胞靠自身分裂和再分裂进行繁殖。某些后生动物是通过裂配生殖,就是说分段进行繁殖的,这种个体其起源也是无性的,或者是通过芽生的,就是说,个体分段繁殖是通过无性生殖现象自动产生的:在淡水水螅、腔肠动物、海绵动物、蠕虫、被囊动物那里观察到的芽生和分裂现象,都是很好有名的例子。在单性生殖的现象中,卵细胞是在没有雄性的参与下在胚胎中发育的,雄性不起任何作用,或者仅仅起次要作用:蜜蜂没有受精的卵子自动分裂,产生雄蜂;如果蚜虫有好几代缺乏雄性,没有受精的卵子产生雌性。人们用海胆、海星、蟾蜍进行人工无性生殖。但是,原生动物会出现两个细胞融合,形成所谓的合子;蜜蜂的卵子要产生雌性、蚜虫的卵子要产生雄性,则必须受精。某些生物学家得出结论,即使在能够单方面延续的物种中,通过外来染色体的杂交再生种质,对后代的更新和注入活力仍大有裨益;因此,人们明白,在生命最复杂的形式中,性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唯有最初级的机体才会无性繁殖,而且这样还会穷尽其生命力。但这个假设今日被看做属于伪科学;观察证明,无性繁殖可以没完没了地进行,而不会发生任何退化;在杆菌中观察到的事实令人印象特别深刻;单性生殖的实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胆,许多物种的雄性看来根本是无用的。再者,即使细胞间的交换被证明是有用的,但这种有用本身却显得像是无根据的纯粹事实。生物学注意到性别的划分,但即使它有目的性,还是既不能从细胞的结构中、不能从细胞繁殖的规律中,也不能从任何基本现象中得出这种划分的原因。
异质的配子的存在不足以界定两性;事实上,往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生殖细胞的分化并不导致物种分裂成两种类型,生殖细胞分成的两者可以属于同一个体。这是雌雄同体物种的情况,雌雄同体在植物中很好多,在大量低等动物中也可以遇到,其中有环节动物和软体动物。繁殖要么是通过自体受精进行,要么通过异体受精进行。关于这一点,有些生物学家仍然认为现有的分类是合理的。他们把雌雄异体,也就是不同的生殖腺属于不同个体的系统,看作雌雄同体通过进化实现的较完善的形态;但相反,另外一些生物学家把雌雄异体看做原始形态,雌雄同体则是其退化。无论如何,一个系统高于另一系统的概念,牵涉到进化论,便导致最不可靠的理论。能够信心十足地断定的是,这两种繁殖方式在自然界存,两者实现了物种的延续,就像配子的异质性一样,有生殖腺的机体的异质性也像是偶然的。因此,个体分成雌雄两性,表现为不可变更的、偶然的事实。
P27-29
......
《第二性 2》
     第一章 童年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任何生理的、心理的、经济的命运都界定不了女人在社会内部具有的形象,是整个文明设计出这种介于男性和被去势者之间的、被称为女性的中介产物。唯有另一个人作为中介,才能使一个人确立为他者。只要孩子是自为存在的,他就不会看出自己在性的方面有什么不同。在女孩和男孩身上,身体首先是主体性的辐射和理解世界的工具:他们理解世界,是通过眼睛和手,而不是通过性器官。出生和断奶这两出戏,对于男女婴儿,是以同样方式进行的;他们有同样的兴趣和同样的快感,吮吸首先是优选陕感的来源;其次,他们经历肛门期,从共有的排泄功能获得优选满足;他们的生殖器的发育是相同的;他们以同样的好奇和同样的冷漠,去探索自己的身体;他们从阴蒂和阴茎获得同样朦胧的快感;当他们的感受发展到需要一个客体时,便转向母亲:女陛柔软的、光滑的、富有性的肉体激起了性的欲望,而这些欲望是要攫取;女孩和男孩一样,以攻击性的方式去拥抱母亲,触摸她,爱抚她;如果又有一个孩子出生了,他们表现出同样的嫉妒;他们以同样的行为表现这种嫉妒:愤怒、赌气、乱撒尿;他们用同样的撒娇,去讨大人的欢心。直到十二岁,小姑娘像她的兄弟们一样强壮,表现出同样的智力;没有任何一个方面她不与他们相匹敌。如果在我们看来,她在青春期之前,有时甚至从幼小的时候起,仿佛已经在性的方面显露不同,并非是神秘的本能直接地注定她是被动的,爱撒娇的,富于母性;而是因为他人一开始就介入孩子的生活,从早年起,她的使命就蛮横地注入她体内。
世界最初只是以内在感受的形象向婴儿呈现的;他还淹没在一切内部,就像他呆在肚子的黑暗中一样;不管他是吃母乳,还是靠奶瓶长大,他都被母体的温暖所包围。他逐渐学会感受到事物与自身不同:他把它们与自身区别开来;同时,他以多少有些突兀的方式脱离抚育他的母体;有时,他以强烈的情绪宣泄对这种分离做出反应;无论如何,大约是在六个月大的时候,婴儿断奶了,他开始在模仿动作中表现出吸引他人的愿望,这种模仿动作随后变成真正的炫耀。当然,这种态度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确定的;但不需要设想一种处境来让它存在。婴儿以一种直接的方式看到一切生存者最初的戏剧,这是他与他者关系的戏剧。人正是在焦虑中感受到自己被遗弃。他逃避自己的自由和主体性,想消失在一切之中:这就是他宇宙的、泛神论的梦想之根源,是他渴望遗忘、睡眠、迷醉、死亡之根源。他永远不能取消被分隔开的自我:至少他希望达到自在的稳固,石化而成为物;尤其当他人注视着他时,他显得像是一个存在。正是必须以这种观点去阐释儿童的行为:他在肉体的形式下发现有限、孤独、在一个陌生的世界上孤立无援;他力图将自己的存在异化在一个映像中,补偿这个灾难;他人将确立这个映像的现实和价值。似乎正是从他在镜子中认出自己的映像时起——这一刻与他断奶的时间相吻合一他开始确定自己的身份:他的自我与这个映像浑然一体,以至他仅是在自我异化中形成。不论严格意义上的镜子起着多少重要的作用,可以肯定的是,孩子在将近六个月时开始明白他的双亲的模仿动作,并在他们的目光下把自己看做客体。他已经是一个自主的主体,向世界超越:但他只是在一个异化的形象中遇到自身。
当孩子长大时,他以两种方式对抗最初的遗弃。他力图否认分离:他蜷缩在母亲怀里,寻找她暖人的热量,要求她的爱抚。他力图通过他人的赞同,让自己得到确认。在他看来,成年人是天神:他们有能力给予他存在。他感受到目光的魔力,这目光时而把他变成美妙的小天使,时而把他变成怪物。这两种自卫方式互不排斥:相反,它们互为补充,互相渗透。一旦引诱成功,自身存在的合理性便在获得的亲吻和爱抚中得到证实:孩子在母亲怀中和慈爱的目光下,体验到的是同样幸福的被动性。在最初的三四年中,女孩和男孩的态度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竭力延长断奶以前的幸福状态;在男孩和女孩身上,都可以看到诱惑和炫耀的行为:他们同自己的姐妹一样,期待讨人喜欢,博得微笑,令人赞赏。 P9-11
《第二性 1》
《第二性 1》
     第一章 生物学论据
女人吗?这很简单,喜欢简化公式的人这样说:女人是一个子宫、一个卵巢;她是雌的:这个词足以界定她。在男人嘴里,形容词“雌的”像侮辱一样震响;然而,他对自己的动物性并不感到羞耻,相反,如果有人谈到他时说:“这是雄性!”他会很骄傲。“雌的”一词是贬义的,并非因为它把女人植根于自然中,而是因为它把女人禁锢在她的性别中;如果男人觉得这性别是可鄙的,甚至在无辜的动物身上也是有敌意的,显然是由于女人在男人身上引起不安和敌意,可是,男人想在生物学中为这种感觉找到辩解。“雌的”这个词在男人身上产生纷至沓来的意象:一个巨大的圆形卵子突然咬住和阉割灵活的精子;可怕的白蚁蚁后,给填得饱饱的,统治着受奴役的雄性;雌螳螂、发情期的雌蜘蛛要嚼碎其同伴,吞吃掉;发情的母狗在小巷中奔跑,身后留下反常气味的轨迹;雌猴无耻地展露自己,怀着伪善的献媚躲在一边;那些最健美的雌性猛兽,母虎、牝狮、雌豹,在雄兽威严的挤压下柔顺地躺着。无生气的、不耐烦的、狡猾的、愚蠢的、不敏感的、淫荡的、凶狠的、卑下的,男人把一切雌性动物同时投射到女人身上。事实是,女人是雌的。但是,如果考虑这个问题时不再老生常谈,那么有两个问题立马摆在面前:在动物界,雌性代表着什么?在女人身上,表现的是何种特殊类型的雌性?
雄性和雌性是一个物种中出于繁殖目的彼此相异的两类个体,人们只能相应地界定它们。不过,首先必须指出,两性的物种分科意义本身并不明晰。
在自然界中,分科没有普遍实现。仅以动物来说,众所周知,单细胞生物,如纤毛虫、变形虫、杆菌等,其繁殖与有性生殖接近不同,细胞靠自身分裂和再分裂进行繁殖。某些后生动物是通过裂配生殖,就是说分段进行繁殖的,这种个体其起源也是无性的,或者是通过芽生的,就是说,个体分段繁殖是通过无性生殖现象自动产生的:在淡水水螅、腔肠动物、海绵动物、蠕虫、被囊动物那里观察到的芽生和分裂现象,都是很好有名的例子。在单性生殖的现象中,卵细胞是在没有雄性的参与下在胚胎中发育的,雄性不起任何作用,或者仅仅起次要作用:蜜蜂没有受精的卵子自动分裂,产生雄蜂;如果蚜虫有好几代缺乏雄性,没有受精的卵子产生雌性。人们用海胆、海星、蟾蜍进行人工无性生殖。但是,原生动物会出现两个细胞融合,形成所谓的合子;蜜蜂的卵子要产生雌性、蚜虫的卵子要产生雄性,则必须受精。某些生物学家得出结论,即使在能够单方面延续的物种中,通过外来染色体的杂交再生种质,对后代的更新和注入活力仍大有裨益;因此,人们明白,在生命最复杂的形式中,性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唯有最初级的机体才会无性繁殖,而且这样还会穷尽其生命力。但这个假设今日被看做属于伪科学;观察证明,无性繁殖可以没完没了地进行,而不会发生任何退化;在杆菌中观察到的事实令人印象特别深刻;单性生殖的实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胆,许多物种的雄性看来根本是无用的。再者,即使细胞间的交换被证明是有用的,但这种有用本身却显得像是无根据的纯粹事实。生物学注意到性别的划分,但即使它有目的性,还是既不能从细胞的结构中、不能从细胞繁殖的规律中,也不能从任何基本现象中得出这种划分的原因。
异质的配子的存在不足以界定两性;事实上,往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生殖细胞的分化并不导致物种分裂成两种类型,生殖细胞分成的两者可以属于同一个体。这是雌雄同体物种的情况,雌雄同体在植物中很好多,在大量低等动物中也可以遇到,其中有环节动物和软体动物。繁殖要么是通过自体受精进行,要么通过异体受精进行。关于这一点,有些生物学家仍然认为现有的分类是合理的。他们把雌雄异体,也就是不同的生殖腺属于不同个体的系统,看作雌雄同体通过进化实现的较完善的形态;但相反,另外一些生物学家把雌雄异体看做原始形态,雌雄同体则是其退化。无论如何,一个系统高于另一系统的概念,牵涉到进化论,便导致最不可靠的理论。能够信心十足地断定的是,这两种繁殖方式在自然界存,两者实现了物种的延续,就像配子的异质性一样,有生殖腺的机体的异质性也像是偶然的。因此,个体分成雌雄两性,表现为不可变更的、偶然的事实。
P27-29

《形影不离》
《形影不离》
从《形影不离》来看,波伏瓦青年时期对她影响至深的关系不是和萨特的。没有扎扎,可能就不会有《第二性》。至少,西蒙娜,因此没有自我牺牲于传统和家庭的祭坛上。——《纽约时报书评》

《形影不离》展示了西蒙娜·德·波伏娃的另一面——来自伟大的法国传统中的浪漫主义。对我来说,令人惊喜的是波伏瓦写小说的天分。温柔,亦有些调皮,波伏瓦使用了丰富的元素:自然、家庭、贫穷和富有,以及来自物质世界的一切——衣服、饰品、锅碗瓢盆。波伏瓦以她的艺术为抵押,承诺有一天扎扎将复活。这部最后的、未发表的小说像一个奇迹,从冰冷的记忆中唤醒了死者,唤醒了青春的率真,唤醒了全部的爱与失去。波伏娃闪亮的文字通过回忆往昔来回报今天的我们。——《华尔街日报》

随着希尔维的脚步,我们作为读者,时而驻足,时而停留,见证了崇敬之情涌现。这是一种细密的、并不私密的爱,引人遐想,但永远说不清,也无法界定,人的心灵无限宽广……在《形影不离》中,朋友与恋人、异性之爱与同性之爱之间的区别,在生者对自己死去的朋友的爱面前,显得微不足道。——《纽约客》

读这本书吧,尽情哭吧,亲爱的读者。因为起初它也浸染了作者的眼泪:故事就是这么开始的,从哭泣开始。看起来,尽管外表严肃冷峻,波伏瓦心中从未停止哭泣,因为失去扎扎。也许她如此勤奋地工作,以成为后来的她,是某种形式的纪念:她必须竭尽全力表达自己,因为扎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使女的故事》作者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形影不离》就像许多注定是悲剧的爱情故事一样,痛苦和甜蜜都很炽烈。短暂而热烈。本书扩大了我们对这位二十世纪女权泰斗的认知,以出人意料的温柔、不设防的方式展现了她。除此之外,这还是一本令人触动的女性成长小说。——《哈珀杂志》

这本小说精彩绝伦、充满智性、满怀激情,在很多方面都仿佛费兰特《我的天才女友》这样当代作品的前兆之作。——《奥普拉日报》

对女性友谊、自我和失去的描写感人至深。——《柯克斯评论》

这位女权先锋写出了女性友谊的复杂性,令人耳目一新。波伏瓦在对小说的驾驭能力进一步展示了她的精湛技艺。——《出版人周刊》
......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浙江教育出版社等
ISBN 9787572225420
条码 9787572225420
编者 (法)西蒙娜·德·波伏瓦
译者
出版年月 2021-12-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平装
页数 208
字数 100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