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中考 高考 考试 开卷17
服务电话 024-96192/23945006
 

夹竹桃传奇(精)

编号:
wx1202658474
销售价:
¥26.56
(市场价: ¥32.00)
赠送积分:
27
数量:
   
商品介绍

台上,演绎着跌宕起伏的剧情,台下,经营着柴米油盐的生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小小剧团,人间百味。

京剧院外的花园里,有一片夹竹桃。红白辉映的花朵,色泽美艳且迷人,其汁液却有剧毒。
作为常见的观赏植物,人们对它并不陌生,而它“美而毒”的特性却鲜有人了解,唯有剧院院长从中悟出了深刻的哲理。
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院长组织大家在花海里徜徉,以夹竹桃为切入点,谈及“两点论”的思考:花香四溢,可能是为矫饰肤浅的鄙俗;平平无奇,或许是为掩盖内里的波澜……
由此,京剧院进一步修饰该花园,将其打造为城内一处知名的江南园林;院长也以“两点论”循循善诱,指导工作。“夹竹桃两点论”则成为京剧院的重要方法依据流传至今。

谭慕平,1932年7月生于江苏海安,1948年于泰兴参加革命。历任文化馆股长,省文化局科员、秘书,《文化新闻》报社编委。1961年调至苏昆剧团任书记兼团长,后转调至省京剧院、省昆剧院任副院长、院长。1988年起任省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直至 1993年离休,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创作生涯始于1959年,与人共同创作并公演了话剧《鸡毛飞上天》,1979年后创作涉及散文、小说、杂文等文体。著有散文《寻枫记》《访美记》,小说《江南春早》《文村茶馆》《文庙夕照》《里程碑前》,杂文《雕塑疯僧的启示》等。作品曾发表于《新华日报》《人民文学》《雨花》等报刊。

《夹竹桃传奇(精)》无目录

     六
当时,文化厅正要办京剧院,将省团、市团和在北京戏校学习的青年组成的青年团,三团合一,是为京剧院。
厅长托一省长喜爱的杨派王姓老生跟省长诉说办院困难和请求,省长竟同意了,连同“夹竹桃园林”也交给了京剧院。
提议让我去京剧院当院长的处长为人实在,办事从严,培养后人很尽心尽意,我受过他一次当着众人面的评论,实为严训。他把一篇稿子改得不成样子,画横线,打××,删句子,加文字,改错字,教训很深刻,但我因祸得福,从此苦学苦读,坏事变成好事,竟学写起小说来,题名《夹竹桃传奇》。我认为夹竹桃具有两点论,很有哲理。写作时,好友老仇见我写了“夹竹桃传奇”这个书名,大为不满,用讽刺语调说道:“这么不见经传的东西,你也用作书名!”
我反问道:“你说呢?”
他说:“桃花有《桃花源》。说起其他花,有《桂花菀》《牡丹亭》《红莲寺》,哪一样人不抢着用?”
我道:“这夹竹桃也成过书名啊。”
他惊奇:“你说说。”
“明代有位浮白主人,搜集、写作了一百二十三首民歌、山歌,编辑成册,书名是《夹竹桃顶针千家诗山歌》,据说,这作者就是冯梦龙。”
老仇大惊:“竟有这样的事,你还加了‘传奇’二字。”

星期日,反正没正式上任,有空就四处走走。来到王名丑家旁,听见搓麻将声从里面传来,十分欢笑喜人,只听一个青年人说:“叔,观众怎么一见到你就笑。”
“一脸横肉,怎能不笑,不笑就号啕。”
“没这张牌,可唱牌儿经?”
“有口北风吹,婴儿哭号啕。”
“呀,是北风。碰,碰什么?”
“横吹笛子竖吹箫呀!”
“二条,好。呀,鸟儿飞不高。一条,不要。”
“红头绳,系裤腰。”
“九条,要不要?”
“不要。七七事变卢沟桥,七筒不要。”
听了一会儿,很起兴趣,押韵形象,有的句子含有故事,这是智慧特长,能不能用于正题的艺术创造上?再听听。
牌儿经又响了,只听“麻虽麻,麻得俊俏”。
“九筒,碰。” 我一跺脚,觉得这个词用得好,再听。
“乌洞洞看不见,跑?五筒。”
“不要。私通外国你把兵招,四筒,碰。”
“膏药一贴就能跑,吃。来,自打棺材自己瞧。”
“八筒,和和和。哈哈。”
又一牌到尾了,有人出牌,“西门庆武松杀嫂”。
“西风碰,寿比南山松不老。”
“南风,不要。太阳出处路遥遥。”
“东风,和。”
王名丑来第三牌了,唱道:“伍子胥昭关难逃,嗐,不行。”
青年问道:“叔,你怎又打哈哈。”
“哈哈,让他染了胡须乐逍遥。”
“他是愁出来的,那时哪有染发的。”
“小子,你不懂,这是打麻将,不是研究理论。”
“唔,是,是,是。”
“能,我就演过。好好化妆,改正体形,白胡子一戴,就是伍子胥。要不我怎么成了名丑。”
“丑美,丑美,这么说,伍子胥白胡,哈哈,跛脚,拿铁锹,能演出来。”
“那时一夜不能愁出灰白发,顶多少数胡子灰白了。”
“那伍员能怎么办?”
“这么说,你的情节不一样?”
“对,我演过这戏,是假扮驼背、脚跛、一脸横肉,喜欢闹着玩,整天城门口玩,和当兵的闹着玩。当兵的常常叫伍子胥拿肉酒请他们吃,还常常鞭打伍子胥,卫兵同情又玩弄伍员,伍员假意要逃。”王哈哈欢笑着。
“有一次,叫伍员拿肉拿酒来,不拿就鞭打。又叫伍员拿锹来掏阴沟,伍员不肯,被鞭呼痛,只好掏阴沟。门卫只顾瞎说、喝酒,伍员趁门卫酒醉昏昏,掏阴沟后出城逃走。”
我忍不住,走近屋时便道:“呀,这不是一出新戏?有没牌儿经?”
王名丑:“有,伍子胥过关不烦恼。”
这时,我走进屋子,众人起立:“今天星期日,院长——”
“别怕。牌儿经是民间艺术,顺口押韵,有故事,你们三人把牌儿经录在纸上交给我,不罚你们。哈哈,将故事编成折子戏,剧目组同意,就公演,创造一出名丑戏。”
王名丑打着哈哈:“来,来四圈。”
“好,来几牌。”
我抚着牌:“今日玩一次,以后不玩。要创新,别把时间浪费了。牌儿经那句七仙女搭桥,这里面有故事可编排,可创新,大伙儿想想。”
众人点头:“院长都是着眼于艺术创作,我们跟着办。”
此后一段时间里,王名丑刻苦追求,对自己严加要求,私下请人指点,终于搞出一台丑角戏,《过昭关》《颂隗顺》《疯僧扫秦》,经过草排、响排、彩排,大家畅所欲言,反复加工提炼,终于通过了。
京剧院剧场大门前贴上十分红火的海报,说名丑专场。负责票务的羊票务更是兴奋,他原来也是学丑行的,这一来更来劲。演了三场,场场满座,大家共欢乐,同鼓掌。王名丑一个钱不要,分配自己的经费拿来买酒买肉全院大嗨一顿,酒醉饭饱。最后,他唱道:“《牌儿经》是黄金,别打牌,艺术要创新,路途遥,黄金一条条。”
有人喊道:“横吹笛子竖吹箫哇。”
许多人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ISBN 9787521218893
条码 9787521218893
编者 谭慕平
译者 --
出版年月 2022-06-01 00:00:00.0
开本 32开
装帧 精装
页数 139
字数 52000
版次 1
印次 1
纸张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